【山夢嫻專欄】有「愛」無礙,協助走在左邊的天使

這是在2017.8.2下午發生的事。我在要往頂溪捷運站的路上,看到路口有一位女性導盲犬使用者,帶著導盲犬在路口等待,有趣的是周圍有三三兩兩的居民,在一旁討論著狗兒,像是:「這狗真乖、不知道是什麼品種? 背上那不知道是什麼用的之類......」

只希望替每位病苦或抑鬱的毛孩找到出口——許可琪專訪

如果可以堅持一件事且熱情永不退燒,對於Claire 而言就是投身公益了,談到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經驗,是小學三年級時偷了家裡的衛生紙然後捐出去,「我知道這是不對的,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小時家裡也曾經很苦,所以覺得只要有機會,就要盡力付出吧!」Claire 笑談兒時記趣,時至今日,仍堅持將公司盈餘捐作公益。

「有一種力量,叫做陪伴。」台灣狗醫生微電影發表

「有一種力量,叫作陪伴。」微電影放映後,第一句映入眼簾的是這句話。

這不是一部灑狗血轉人熱淚的影片,卻是捕捉了抗癌鬥士馬大姐和狗醫生寶寶間最真誠的互動,讓人在生活片段中,看見人與狗之間的牽絆。

因一隻狗無法善終,而種下整片山林——專訪園長玉枝姊

在十公頃偌大的山頭,種下上萬棵的樹木,希望成為毛小孩終老後回歸塵土的歸宿,得以善終,並成為滋養土地與樹林的養分,延續生命的意義。大家稱她「玉枝姊」,是深耕寵物森林的園長,同時也是位單親媽媽,隻身奮鬥了三、四十年,本替退休生活規劃而相中山中的土地,未料卻因一隻狗意外離世沒能善終,而決心種下整片的山林。

剽悍如獸,情柔似海 — 專訪動保巨獸 李火山

李火山,一位如電影中高壇市的夜行英雄蝙蝠俠般,但是是胖了點的那種。舉凡動物虐養、移工吃狗、惡性繁殖場揭露與查緝等工作,在過去這幾年幾乎與他畫上等號,正因為政府的辦事不彰與法規的灰色地帶,使得在不公不義的社會中,出現了這號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