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動保人悲憫的反思_更該關注的是源頭

動保人普遍的柔情與悲憫,讓流落街頭的動物得已一定程度的溫飽,也讓社會多了許多溫情,然而理性來看,街頭餵養及照顧所需付出的社會成本(空間、食物、於是通常需要募款)以及社會代價(如人犬衝突、犬貓衝突、野生動物衝突、下毒、虐殺)遠遠超過了落實動保法執法所需的資源,但我們總錯置。

RIP 派翠克爺爺,一路好走。

1999年,第一批從澳洲庫倫賓野生保育區搭乘專機來臺的無尾熊——哈雷與派翠克進駐台北市立動物園。當時人們來動物園就是為了爭相目睹牠們可愛而慵懶的模樣,好一陣子,無尾熊館每天都有滿滿的排隊人潮。

TNVR究竟是不是流浪動物的解方?

 

昨日的公民啡啡館圓桌會議,窩編參與了其中一桌的討論,林雅哲醫師帶頭探討的街犬絕育TNVR所衍伸的問題,在控制流浪犬貓數量的前頭環節中,直觀來說有兩條路可以走:不是大撲殺便是大結紮。

學會一起變老_第九期即將絕版有感

這是窩窩最後五本的庫存,六月出刊至今半年,突然發現也要完售了(撒花)!

第九期的犬貓終老專題,應該是所有飼主都會面臨卻又最不想面對的事,但如果終將來臨,那麼提早準備與學習是更重要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