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保人普遍的柔情與悲憫,讓流落街頭的動物得已一定程度的溫飽,也讓社會多了許多溫情,然而理性來看,街頭餵養及照顧所需付出的社會成本(空間、食物、於是通常需要募款)以及社會代價(如人犬衝突、犬貓衝突、野生動物衝突、下毒、虐殺)遠遠超過了落實動保法執法所需的資源,但我們總錯置。

 

以採訪基隆防疫所所長的經驗來說,重點就是落實執法,簡單來說請動保員會同稽查,要求飼主落實飼主責任(植晶片、絕育、不放養、維持動物福利),經勸導不改善便開罰,才能真正讓所以大家氣得牙癢癢地不負責任的飼主能有機會被改善。

是的,可能跟鄰居交惡、然後議員會去電官員、官員可能怕事而收手;但多年以來動保人正總是鄉愿地在看待放養犬的街頭生殤,只期許飽餐一頓的情懷,卻種下更多社會問題的因。

如長期要求動保機關協同稽查繁殖場的桃協理事所說,現在的重點根本不是修法,而是民眾必須去要求地方政府機關(動保處、防疫所)去履行該執行的任務,做該做的事,並予以協助跟支持。

而不是永遠在同溫層裡傳頌著感人的街頭浪浪故事,抑或是一次又一次地發起募資、餵養的各種活動,然後當衝突重演時,兩造對立獵殺女巫,最終仍流於喧囂謾罵,受苦的仍是動物。

飼主教育緩不濟急,但依照動保法去要求落實其責任是此時此刻就可以去做的事情,動保人切莫再以給牠一個生存空間作為情感宣言,而忘卻源頭管理才是最急迫要去努力的。

 

 


窩抱報專題報導:

《十二夜之後—零撲殺》https://goo.gl/IaVDIt

《TNVR是流浪動物救命丹嗎?》https://goo.gl/dteodS

《源頭管理策略探討》https://goo.gl/fMdMyB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