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窩抱報新刊第七期發行的同時,雖然欣喜卻也擔憂,能不能有下一刊窩抱報已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嚴峻挑戰了,生死存亡之際,我們全力以赴,因此,誠摯邀請您參與窩窩全新的「訂閱募資」方案的調查計畫!

 

 

我是窩總編,一位任性的創辦人,想起當初跟幾位以「實習生」為名行「血汗勞工」之實的光景仍歷歷在目,哪天他們回過頭來「吉」我壓榨勞工,我可一點都閃躲不了。

 

但窩窩的確就是在一片懵懂與混亂之中給生了出來的孩子,猶記得從早期做流浪動物領養的媒合平台、串政府開放資料做出收容所安樂死的倒數計時器、逼自己的學弟妹帶著狗頭套、貓頭套到街上與陌生人 Free Hug衝粉專流量、逼實習生每週到淡水偏遠山區的收容所裡當志工刷存在感、凹了好多位插畫家以流浪為題辦了幾次免費展覽,慕然回首,已是三年光景。

 

然後去年不曉得哪根筋不對勁境兒——辦了雜誌「窩抱報」,公司不給錢,於是大張旗鼓地在募資平台籌了二十來萬,殊不知在雜誌第二期就給花個精光,為了撐下去,把原本「錢」程似錦的設計公司給拖了下水,通通來做窩抱報,牧貓設計遂於2016年全面轉型為窩窩。

 

瘋了!也可一字以蔽之「狂!」


「事情絕對不是憨人所想像的那樣簡單(請快速地用台語發音)」這是鐵獅玉玲瓏許效舜經常拿來嘲諷彭恰恰的酸言,也是近年來我自己時不時會對自己講的話。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