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2017.8.2下午發生的事。我在要往頂溪捷運站的路上,看到路口有一位女性導盲犬使用者,帶著導盲犬在路口等待,有趣的是周圍有三三兩兩的居民,在一旁討論著狗兒,像是:「這狗真乖、不知道是什麼品種? 背上那不知道是什麼用的之類......」

我想說居民還算友善,於是就慢速的經過,接著聽到使用者的手機響了。這時心裡突然有個聲音:「立刻回去。」於是迅速走回路口,發現使用者正朝著另一個方向講電話,緊接的是正在靠邊停的計程車。我立刻站到使用者右手邊詢問:「需要幫忙嗎?」她微笑回應:「請帶我到車門口。」接著我將她的手引導到我左手臂的肘彎上端,一起慢慢走過去。補充說明一下,通常視障者答應你的協助後,有些會直接扶上你的肩膀或手臂,所以不要被嚇到囉!詳細如何幫助視障朋友請見《如何與視障者相處》。

打開車門後,司機大哥第一個動作是搖頭,表現出「怎麼會有狗?」好像白跑一趟的感覺,接著說:「小姐妳叫錯車了,我不載狗的。」只見使用者快速回答:「可是牠是導盲犬!」司機大哥還是回應著不載狗。我在一旁聽著使用者重覆著「牠是導盲犬!」這句話 (大約3-4遍),並觀察到司機大哥有微微動搖,趕快開口:「大哥,拜託拜託啦~」在使用者順利上車後,我不停的說:「大哥,你真有善心。」祝福她們能順利抵達目的地,也希望這位司機大哥,會因這次載導盲犬的經驗,對其改觀。

 

31274845490 80ecc9c396 k

導盲犬從幼年社會化訓練到成年的學校專業訓練,都要不斷地去適應各種交通工具,也會遇到各種友善或不友善的應對,都是需要克服的問題。

 

看著計程車從我面前離開,回過身才發現周圍居民的討論,變得更加熱絡了說,而且都還看著我。其中有位大哥問:「那女生是瞎子嗎?」我笑著回應:「應該說是視力有障礙的人,而背上有支架(導盲鞍)的狗兒稱為導盲犬,是為她指路的。導盲犬在台灣目前不到50隻,所以大家會比較陌生。」這時大家又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聊到這位使用者就住附近,有人還以為她是來幫人按摩的…聽到這邊我就開始插話:「其實我先前有去上過課,才知道原來導盲犬培育很不簡單,所以剛剛經過了,才又走回頭看看是否需要幫忙。」接著大家就交流一下想法。有關導盲犬的培育過程,請大家瀏覽窩窩的精心採訪報導吧 (笑) 

 

我還記得當時有位大哥聽完導盲犬的培育後,有感而發:「原來這狗這麼珍貴啊!」我想「珍貴」兩字,還真是道盡了導盲犬的獨特性。離開前,有位居民向我道謝。她說:「妳不說我們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要幫什麼,只能在一旁看,謝謝啦~」這個經驗真是非常難得,因為這讓我深刻體會到,導盲犬使用者平時需要獨自面對的難題,同時有感:「原來助人是非常需要勇氣的,助人也是發自內心的愛。」因為我從沒想過,會有勇氣在大家的關注下走向使用者,也沒想到之後還會留下來向大家說明。我想跨出那一步,除了心疼導盲犬與使用者的處境外,還有著對自己的省思與期許:「如果當下沒有挺身而出,那這些年來的關懷與投入,不就只是個形式嗎? 因為我一直相信著,關懷應是一種行動,很開心最後沒有遺憾的,盡了最大的努力。」

而在回家的途中,腦海不時出現,當時使用者在被司機大哥拒絕時,不斷重覆著那句「牠是導盲犬!」天啊!!! 我終於聽懂這句話背後的辛酸。然後想起窩抱報專門報導「導盲犬」的那期雜誌,裡面有採訪視障朋友的一段內容。回到家後,趕快找出那個小節,標題是《呼嘯而過的公車》:

有一次我要搭一輛小型巴士,司機和裡面的乘客都不讓我和導盲犬上車,我白天其實還看得到一點點,我看到裡面乘客一直搖頭對我說不行。我很傷心,我就貼著門,一直拍著車門說「你要讓我上去!」
那條路很小,如果我不走後面的車流會堵住,司機才勉牆讓我上車,我一上車司機就說:「大狗不能上車」,我跟司機說:「牠是導盲犬,你們不能拒絕牠」,後面民眾就說:「狗那麼大,等等咬我怎麼辦 ?!」
我坐在後面的位子哭了,導盲犬就把頭靠在我腳上看著我,我就輕輕跟牠說:「沒事,你很乖,你是我最棒的寶貝,他們不該用外型去霸凌別人。」但我覺得牠在告訴我:「媽媽你不要哭,你很勇敢,你剛剛告訴大家我是安全的。」

 

30719723683 72df95b762 k

成為你的眼,日復一日地陪伴著視障朋友走過大街小巷,安全地抵達目的地。

 

因為導盲犬是視障朋友的眼睛,也是心靈伴侶與家人,導盲犬就像是融入視障朋友骨血裡的存在。雖說《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 60 條有明文規定,合格導盲犬或導盲犬專業訓練人員於執行訓練時帶同幼犬,得自由出入公共場所、公共建築物、營業場所、大眾運輸工具及其他公共設施,且不得拒絕其自由出入或附加其他出入條件 (如:額外收費)。值得思考的是:「當視障朋友遇到不友善的情境時,說出這些法律真的有用嗎? 」

 

如今想起那無助的語氣,還是讓我不禁紅了眼眶,也讓我想起初為教職新鮮人時,發展導盲犬服務學習課程的初衷:「以關懷不同形式的生命,作為教育理念,發展目前生命教育較少著墨的動物部分。」感謝冥冥中的安排,讓當時在發想階段的我,有幸參加2010年惠光導盲犬學校舉辦的 導盲犬寄養家庭說明會,讓我找到了連結人與動物的深刻羈絆(相關課程發展歷程。)個人認為「接納」這件事,不僅對視障朋友跟導盲犬很重要外,其實也適用於每個人的生活。例如:當我們在面對不同於自己價值觀的人事物時,可以選擇不「接受」,卻也可以用 「接納、包容、欣賞、尊重」,這些友善的應對態度。這不就是生命教育的核心精神嗎? 不就是情感教育裡,提到「愛」所具備的本質嗎? 

 

31639187495 cc97833ac2 k

不論是腳踏車為了安全而騎上人行道、摩托車為一時方便阻隔了道路,這些因一己之便而忽略他人感受的行為,影響到的不僅是視障朋友,其實這些情形也不時地發生在你我的生活中,然而這些習以為常的不友善,卻也常常被我們忽視。

 

最後,一定要分享遇到視障朋友及導盲犬時,正確的協助方式。當我們在路上看到導盲犬 (配戴導盲鞍或訓練背心),牠們可能是在為視障朋友引路或在訓練中,請大家不要干擾正在工作的牠喔!並請記得四不一問:「不撫摸、不呼叫、不餵食、不拒絕,並主動詢問視障朋友需要協助的地方。」

 

  • 不要撫摸導盲犬---因為你可能會嚇到正在專心工作的牠
  • 不要呼叫導盲犬---因為你可能會讓專心工作的牠分散注意力
  • 不要餵食導盲犬---因為你可能會耽誤到牠的工作甚至讓牠吃壞肚子
  • 不要拒絕導盲犬---請不要拒絕導盲犬進入任何場所
  • 以及主動詢問盲人是否需要幫忙可採用詢問/輕拍/指引/報路的方式告知

 

補充說明:目前國內與導盲犬相關的機構,分別是惠光導盲犬學校及台灣導盲犬協會,前者宣導為「不餵食、不撫摸、不呼叫、不拒絕、主動詢問」的四不一問,後者宣導為「不餵食、不干擾、不拒絕、主動詢問」的三不一問。從此可發現兩者推廣的概念是一致的。因為惠光導盲犬學校提到的「不撫摸、不呼叫」,可呼應到台灣導盲犬協會的「不干擾」。

 

由窩抱報所拍攝的導盲犬影片《環境友善篇》

 


延伸閱讀:

 

山夢嫻
Author: 山夢嫻
學校教育工作者、都市生態紀錄者、環境教育專業人員,將推廣都市生態與生命關懷視為畢生職志。2016年新北市生命教育深耕評選New Life教師,現為關懷流浪動物的流浪教師。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