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一直是動保的模範國家,曾經人們由許多切面去看這個國家的現況,例如零安樂死、優良收容環境、動物福利的落實等等。但動保價值得以的實現背後,往往都由許多機制所共同完成,以下介紹荷蘭動保推行的主要方式。

 

 

1. 資源的整合

  荷蘭動物保護協會(The Dutch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Animals)是個非政府組織,整合了旗下80個獨立運作的動保團體,以及85間收容所。於1864年創立,迄今已經有超過一百五十年的歷史。從早期致力於改善馬的工作環境、反對針對寵物的非醫療用途手術(剪耳、剪尾、割聲帶等等),到近期鼓吹荷蘭政府修正完整的動物福利法,持續致力於動物現況的改變。

 

  動物福利與動物保護的議題往往意見分歧,導致遊說政府立法或是對民眾傳播理念時,無法達成共識與效率。然而在荷蘭,透過NGO的串聯,由基層的收容,到法制面的擬定法案,都有高度的整合與專業性,不僅影響人們的價值觀,甚至能直接遊說政府決策。另一方面,世界上第一個關注動權與動物福利的政黨也在荷蘭成立,更於2006順利進入國會,成為推行動保的一大鼓勵與影響力。

 

荷蘭動物保護協會 https://www.dierenbescherming.nl

 

 

2. 法制與動物警察的搭配

www.pawsforthenews.tv

  荷蘭針對動保的法律相當嚴密。例如對於收容所的成立有相關限制,包括規定收容空間的大小、強迫注射疫苗、登記註冊每隻動物等等。另一方面,成立寵物店也有嚴苛規範,除了最基本的營業執照外,店內寵物需要每天至少兩小時的戶外運動時間。針對飼主責任也有明確規定,一旦領養或購買寵物就必須注射疫苗與植入晶片。

 

  然而徒有白紙黑字並無法確實達成動物保護的宗旨。於是「動物警察」(National Inspection Service,NIS)便應運而生。現今荷蘭全國約有200名動物警察(但並非專職專任<延伸閱讀>)。動物警察確保荷蘭的動物能受到國內《動物福利法》所保障的對待方式,避免受到飼主或他人的虐待、捕捉或疏於照顧。在荷蘭撥打144專線,便能隨時報案,公權力將介入對違規者開罰,甚至沒收寵物。

 

  在法制面與執行面的配合之下,在荷蘭,除了健康狀況極差與嚴重行為問題的犬貓之外,沒有任何動物因為收容所空間不足而遭安樂死。而植入晶片的普及,使得收容所中被領回原家庭的狗高達七成,成效顯著。另一方面,因為對於寵物店的嚴格規範,國內目前僅有十家寵物店。

 

3. 價值觀的進步

 

  資源的分配、法律與執行等面向,固然都影響動保的發展。然而荷蘭最為可貴的是人們大多對於動物友善,認為健康的動物不當被安樂死,且收容所只是動物找到新家前的暫時居所。或許我們無法理清究竟是制度影響了價值觀,抑或價值觀建構了制度,可以確定的是,烏托邦的建立背後,有著堅定而美好的理念。

 



本文來自:窩抱報 Vol3 / 八月號《用設計擁抱毛小孩

 

 ◆ 販售通路 ◆

 

Pinkoi |讀冊博客來 |金石堂PChome  獨立書店

 

Author: Lily
繼選擇念中文系之後,理想化程度毫無長進地持續上升。況且越是跟人相處,就越喜歡狗。所以加入窩窩,但願時間終將證明我所相信的。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