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明星爭寵傳:林旺與馬蘭篇

象長長的鼻子正昂揚,全世界都舉起了希望。」——〈快樂天堂〉

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台灣經濟蕭條與起飛,林旺的一生可說是台灣歷史的縮影,同時,也是好幾輩人的時代記憶。在牠去世10年後,時代雜誌2013年將牠列入人類歷史上15隻最具影響力動物的榜首。牠的故事,至今依然流傳著。

枕頭山上的八十年歲月:和城市一起長大的新竹動物園

新竹動物園是全台灣現址最老的動物園,台灣另外兩座動物園都曾經歷搬遷,唯有新竹動物園始終在城市近郊的枕頭山上,度過八十個年頭。新竹動物園最早的歷史可追溯到日治時期,當時建設的公二公園(新竹第二號公有公園,今新竹公園)其中附設有觀賞用的獸籠,成為新竹動物園的濫觴。不過只從時間的角度來,還不足以描繪出這座園區完整的生命故事。

「要不要去動物園?」重獲新生的日本人氣第一動物園

關於「動物園裡的笑容」,一般人想起的都會是孩童看見珍奇異獸時的驚喜表情,面對玻璃帷幕的另一側,有多少人關注著動物臉上的微笑與哀愁?在日本最北端的北海道旭山動物園,正是一座以「讓動物幸福」為出發的動物園,即便一年有4個月的嚴冬,仍吸引每年超過300萬人次的遊客,成為日本人票選「一輩子一定要去一次的動物園」,人氣指數高過東京近郊的「上野動物園」。

要永續經營環境,我們需要的是更精確的規範。

以現行法規來看,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在一定的條件下,原住民族可基於傳統文化進行狩獵活動。但事實上,所謂傳統文化的意義為何?無論是原住民族、其他民間團體、專家學者、政府甚至法官,雙方都是在各說各話,缺乏趨於一致的觀點。

一生懸命20年——服務中心櫃檯阿年姊

阿年姊是在壽山動物園最容易被大家看到的人,她的工作地點就在動物園入口進去以後的服務中心,那是ㄧ間很小的空間,無論你在動物園內遇到什麼大小問題都可以去找她,也許是受傷擦藥、問路、借嬰兒車、拿DM、小孩走失需要廣播,總之在動物園裡面,每個人遇到各種大大小小的事情找她都能得到最好的解決。

爐主說,談談首屆的獨立雜誌聯名計畫吧!

 

有感於紙媒蕭條,但獨立雜誌仍如雨後春筍般地奮力一搏的冒出,表示仍有一群傻子持續在這個領域創作著、堅持著,但同時雜誌社彼此卻少有合作的機會,最多僅有偶爾講座上的交流。原因推測一來雜誌出刊時程的壓力,無不總是被截稿時間追著跑,二來營運人事的精簡,致使難以有其他合作業務的推展。

壽山動物園的動物的守護者——保育員小白

跟著身形魁武的保育員小白走進充滿柵欄的工作區,他用水管沖洗三個紅色的塑膠箱以後,將一車又一車剛運來的蔬菜和雜糧推到屋簷底下,然後抱起一大捆牧草丟到機器裡面切碎,準備把食物送去給大羚羊還有大象吃。他是屏東科技大學農園生產系畢業的小白,他的生活每天都在陪伴動物,也是這些動物唯一可以信賴的朋友。

核心是原住民自己希望與野生動物維持什麼樣的關係?

這個議題在原民社會與動保團體之間造成衝突已久,但一直缺乏對話的機會。其實,原住民對於動物的權益與福利並非毫不關心,動保人士也深知原民狩獵權對動物可能造成的傷害相對而言非常有限,所以目前這種隔閡而僵持的狀態並沒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