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養貓,然後做中途,從10隻一直到30隻,從5坪的套房搬到30坪的住家,但一直在反思一件事,我們這樣救貓養貓找家庭,究竟真是展開全新的幸福貓生,還是我們本位主義的一廂情願而已?」by 窩編 / 酥酥


大學時期從卡在機車後輪內救出的一隻小貓,名為小歐,年幼帶回鄉下,終日徜徉在山野林間,過著無憂慮的生活,卻在回到台北後開始生病,且是一連串的病,連致命的傳染性腹膜炎、貓瘟等都曾疑似在小歐身上被檢驗出來,跑遍各家醫院,進行各種支持療法,都不見起色。直到重回鄉下,回到他熟悉的空氣、樹與泥土地,不藥而癒。

然而,沒有全然美好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都可能犧牲另一面的條件,亦如在外恣意生活的動物們,享受自由享受陽光,但也通常面臨食物困乏以及外部條件(例如車禍)的風險。

 

往返都市與鄉下多年,也一直在兩地掙扎。最後某天,小歐隱沒山林,沒再回頭。留下惆悵的我們。

 

---

 

飼養的行為,來自人類對於生活的想像,或者說是慾望使然,但我們是否真能從動物的眼看世界,如何了解牠們的需求,一直都是個常被忽略的重要課題。有人說,動物的思想是直觀的,只要能滿足眼前這一餐,生活就是美好。但是當人與動物,動物與動物之間串起情感的漣漪,便無法這麼斬釘截鐵地認為只要滿足「生理需求」即可,於是我們上升至馬斯洛需求理論的Love and Belonging 層次,嘗試去追尋,愛。我們的飼養,是溫暖的避風港,還是不存在的獸欄?

 

photo credit 比比酥貓中途 BeBe & SuSu

 

---

 

嚴正補充說明:此為個案心得分享,窩窩堅決反對棄養,以及斷章取義作為棄養之合理化行為。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