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安樂死在2017即將上路:沒有了十二夜之後,怎麼辦? 』


不知道你是否也跟窩編一樣有這些問題呢?

常常很多人問我,我想養貓咪,我該去哪裡認養?我總是跟他們說,哪裡都好,不是收容所就好,他們有太多問題了。身邊有三四個朋友去收容所認養了貓咪,都碰到一樣的問題:帶回來的貓咪都染上了貓瘟。感情還沒來的及培養,就先是面對一筆龐雜的醫藥費以及生命的別離。這對很多第一次準備承擔新生命的朋友是一種傷也是一種衝擊,讓他們怯步,甚至不敢再嘗試。我知道這樣的講法不盡公平,但對於身邊的朋友,根據以往的經驗我仍然選擇這樣告訴他們。

 

再一年,零安樂就要正式上路。

 

乘載著電影《十二夜》的淚水,2017年2月全台動物收容所零安樂死即將正式上路。陽光「似乎」照亮了收容所,希望冉冉升起。但我卻不禁想問十二夜之後天真的光明了嗎?十二夜沒有了,曾經陰暗角落開始被看見,動保問題開始被重視,同時卻也牽出更多相關問題。

 

零安樂,又被稱作「十二夜條款」。十二夜導演Raye卻是激動又自責「我是不是害了在收容所的毛小孩?」政府推動了「零安樂」卻沒有足夠因應的配套措施,零安樂卻反向成了牠們的無期徒刑。收容所空間不足、疾病傳播及動物之間交互攻擊、殘疾病痛的動物們怎麼辦?減少安樂死,是直接減少了生命的逝去,但未必等於減少了動物的痛苦。

 

然收容所也好,零安樂也好。這些其實都是所有流浪動物問題的末端。在面對問題的同時,更多的我們應該要關注在問題的源頭-流浪動物哪裡來?飼主責任、生命教育、繁殖業者等等等,在這些問題解決以前動物只會不斷持續被丟上街頭。想說的是:十二夜之後,我們還有更多更多應該看到的、改變的。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