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六都的宜蘭縣,行政資源較為匱乏,動植物防疫所的股長劉必揚說:「收支平衡不是只財務啦!而是收進來的犬貓(棄養/通報捕捉),跟出去的犬貓(送養/領養),希望至少能夠平衡,讓我們能夠好好照顧這些毛小孩。」

 

過去學習領域在經濟動物的劉必揚獸醫師,進入公職體系後也以經濟動物的病理解剖為主要職務,覺得專業技術上並無太多的困難或挑戰,反而是從獸醫身份變成公務員身份時,對於處理公務的「程序化」覺得是最花時間適應,而在程序之間,需面臨各種人事的溝通與應對進退,著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後來單位調動,來到宜蘭縣動植物防治所,一呆就是十幾年的光景,「動保法只是規範人對動物該有的最基本的道德基礎,其實整份條文的訂定都是相當落後的,直到這幾年開始修法才改善。」流浪動物的問題,其實反映著社會整體的道德價值觀,宜蘭縣十年來從過去每年3500隻狗近所收容,一直到三年前降至2000隻。

 

劉認為社會氛圍佔了相當重要的因素,紀錄片十二夜上映後,多數民眾開始關心流浪動物,的確帶來收容所棄養的民眾變少了,劉也表示防疫所配合「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落實三合一計畫,獲得很好的成效。

 

三合一計畫為「下鄉絕育」、「寵物登記」、「施打疫苗」的做法,由民間團體(台灣之心)執行計畫,而防疫所除了向中央爭取資源外,更要協調人力、場地、以及向各村里宣導,讓計畫可以順利進行,經過計畫的推動,劉認為今年有望入所的犬隻能降到1000隻以內。

 

困難與衝突一直在,只能盡力找出更好的運作模式

 

沒人希望動物流落街頭、也沒人希望動物進收容所、更沒人希望牠們被安樂死,然而在每個計畫/政策的推行時,必然都會受到不同的聲音甚至攻擊,就是有民眾不希望有任何犬貓出現在街頭,也有民眾希望讓他們在原生地餵養並終老,還有放養、半放養、亂養各種該責任歸屬卻難以落實飼主責任的情況,而公部門成了民眾情緒宣洩的出口,劉股長嘆道:「就像收容所一樣,目前我們也都只能照單全收......」

 

 

除了三合一計畫之外,為了能夠積極送養,防治所也跟動保團體(流浪動物花園、中華民國動物保護協會)合作,由防治所進行犬隻的照顧、醫療、並且施打預防針及晶片,經過挑選後再後送動保團體安排認養,一來解緩了收容的壓力,二來也讓犬隻更有機會到新的家庭。「我認為這是很好的模式,而且這個合作計畫走了五年,每年都送養了將近300隻狗狗呢!」

 

迎接即將到來的零安樂死,源頭的管理越顯重要,源頭是大量絕育?是飼主責任?是送養領養?是法規與執行?還是什麼?歡迎您來8/27,28的講座,聽聽劉股長的經驗跟願景吧!

  


 

banner

 

|講座:流浪犬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

|日期:2016/8/27-28(六、日) 13:00-17:30

|地點:濕地 venue (台北市林森北路107巷10號 B1) 

|報名網址:http://www.accupass.com/go/s01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