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TSPCA兩年左右的黃稚惠,談起當初起心動念想從事動保工作,但喜歡動物的她,希望可以沒有分別心的去照顧到不同的物種,因此加入了國際性組織SPCA(防止虐待動物協會)的台灣分會,從野生動物、經濟動物、展演動物到寵物都有著層出不窮的虐養或不當飼養的案件,希望能發揮自己的力量,幫助動物們多爭取一些權益。

 

目前身處「調查部門」的稚惠,主要任務就是各種虐待案件的蒐證調查,2015一整年TSPCA就接獲了七百多件的通報,其中有進八成的比例都是不當飼養/精神虐待的狀況,然而,無論是動物救援、虐養蒐證、繁殖場稽查、從勸導到開罰等,都需要公部門的介入,才能真正落實執法。

 

因此,稚惠的重要任務就是與政府單位協力,讓案件的稽查得以順利推展,並且落實後續的追蹤,兩年下來的心得:「問題都出在人身上啊!」動物們只是遭受人們圈養飼養、棲地破壞、或經濟利益考量下的犧牲品,即便是「寵物」,也不如字面的「寵」得到完善的照顧,從每一次的繁殖場稽查案件,那水深火熱的牢籠中圈養著、繁殖著成為我們「家寵」的動物,連動物福利的基本標準都沒有,更晃論動物權,稚惠嘆了口氣。

 

而在政府資源有限的情況,民間的熱血要怎麼協助政府單位來落實稽查、勸導、教育、罰責,「通通抓去關?」「通通可教化?」這種大是大非不可能存在於現實社會中,而是面對百百種的飼主情境時,如何應對進退讓動物能真正的獲得該有的照顧,是這份工作最有挑戰性的部分。

 

「當你看到原本不當飼養的飼主真的改善了,又或是救援的犬貓找到家庭了,你就會覺得很有成就感。」這也是推動稚慧願意持續投入工作的驅力,從2014年天馬牧場阿河之死(河馬),到2016動物園宵久之死(長頸鹿),我們的社會進步了些什麼?我們人類學會了些什麼?動物們獲得了哪寫改善?政府扮演的角色又是什麼?而民間團體又該怎麼往下一步走?

 

請來8/28「流浪犬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講座,聽聽稚惠的經驗分享!

 


 

banner

 

|講座:流浪犬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

|日期:2016/8/27-28(六、日) 13:00-17:30

|地點:濕地 venue (台北市林森北路107巷10號 B1) 

|報名網址:http://www.accupass.com/go/s01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