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提出犬隻管理辦法的是1972年的台北市的畜犬管理辦法,然後1986年擴及至中央的台灣省畜犬管理辦法,接著才是1998的動物保護法,其實台北市針對寵物的管理是走在非常前面的!」台北市動物保護處處長嚴一峰表示。

 

面對2017即將到來的「零安樂死」條款,嚴一峰認為並沒有真正的「零安樂死」,因為法令上還是有一定的緩衝空間,例如重症的動物,經醫師評估仍會予以人道處置,「真正的重點在於『零撲殺 (No Kill)』的落實。」嚴一峰說。 

 

「若要落實『零撲殺』,犬貓的『戶口管理』是很重要的事。」,以台北市為例,寵物登記的實際的數據犬隻約70-80%,貓咪約40-50%。」但從系統數據的顯示卻已經超過100%,這是因為累計計算以及沒有除戶的概念,例如出生、死亡、轉讓等等都沒有登記管理的制度,且現行規範為滿三個月後業者或飼主須自行辦理登記,等等狀況致使重複計算就超過了百分之百的登記率,凸顯了犬貓的戶口管理制度上的不完善。

 

「而即便是農委會每兩年委託台大獸醫進行的家犬家貓數量,在抽樣與統計上也有相當的誤差。」有太多的外部因素如野犬、放養犬、TNR的犬貓等等,都讓所謂的「狗口、貓口」數據無法精準,而若無法精準就有礙於法令跟制度的推行。

 

「其實2007台北市就曾提出寵物入戶籍的修法,但一直躺在立院至今未果。」

 5 3

 
新聞來源:蘋果日報 - 首例 北市研擬犬貓入戶籍

 

 

嚴一峰列舉了國外的案例,日本由衛生單位配合狂犬病防疫來進行犬隻管理、德國直接由警局管理,並且飼養犬隻不僅要賦稅更要保險(類似第三責任險的概念),若飼養特定犬種更要透過考試檢核才能取得飼養資格,而英國及新加坡則由農政單位管理,同樣有著證照以及各種費用(Fee)的規範。

 

反觀台灣,目前的寵物戶口管理僅有晶片登記的制度,並交由地方動保處或防治所推行,再交由獸醫院執行晶片的施打任務,多重結構的混亂與資源不均,加上各種民情的「道德問題」,都讓執行成效不彰,嚴一峰認為在系統技術上,以台灣的現況都能夠做到很完美,但在資源上、人力上要能整合且有效落實執行,反而是相當困難的。

 

嚴一峰將在8/27講座上分享的「台北市雙軌制度」,第一軌是將去年已經完成的北市寵物登記系統與戶政系統串接,讓資料可以互相溝通,希望寵物跟飼主能夠在資料上同步,第二軌是將寵物戶口納入戶籍,落實真正的戶籍制度,嚴一峰表示前軌已經正在執行,而後軌則需要修改戶籍法,較為困難。

 

5 2
新聞來源:民報 / 防止拋棄寵物家人 曹啟鴻建議納入戶口管理 http://goo.gl/XVLjaP

  

寵物戶籍制度該如何設計?如何借鏡國外的作法?也必須考量台灣的現況?台北市動保處長嚴一峰將在講座中暢談「寵物戶籍制度面面觀」,共思源頭管理的作法,讓「零撲殺」得以真正落實。

 


 

banner

 

|講座:流浪犬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

|日期:2016/8/27-28(六、日) 13:00-17:30

|地點:濕地 venue (台北市林森北路107巷10號 B1) 

|報名網址:http://www.accupass.com/go/s01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