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永續經營環境,我們需要的是更精確的規範。

以現行法規來看,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在一定的條件下,原住民族可基於傳統文化進行狩獵活動。但事實上,所謂傳統文化的意義為何?無論是原住民族、其他民間團體、專家學者、政府甚至法官,雙方都是在各說各話,缺乏趨於一致的觀點。

公共政策的討論需要細緻,不能淪為政治角力的表面工具。

「作為一個公共政策的研究者,其實至今我都對所謂公共政策的『品質』感到憂心」本次活動的主辦人吳宗憲表示,目前公共政策的討論往往都淪為政治角力的工具,前日動保法修正案遭立委以爭取原民狩獵為由而阻擋的困境正是一例(新聞連結)。

核心是原住民自己希望與野生動物維持什麼樣的關係?

這個議題在原民社會與動保團體之間造成衝突已久,但一直缺乏對話的機會。其實,原住民對於動物的權益與福利並非毫不關心,動保人士也深知原民狩獵權對動物可能造成的傷害相對而言非常有限,所以目前這種隔閡而僵持的狀態並沒有必要。

有權利,相對就有義務,狩獵活動絕不是濫捕

「在傳統上,我們透過狩獵、透過訴說自己的故事來榮耀自己,同時與山林和平共處。」談起原住民的狩獵文化,胡進德常務理事提到,其實雖然都是狩獵行為,但其實各族、各地都會順應文化發展出自己的一套與傳統領域相處的模式,像是狩獵的時間就隨生命禮儀、歲時收穫祭儀而有不同,這其實就是生活的一部份,很難被規範所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