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ao奶奶和Fukumaru的田園生活

2016年3月16日,攝影師伊原美代子卻在臉書公布了一個令人難過的消息,Fukumaru已經於去年2月22日因為腎衰竭過世了,享年十一歲。那些Misao奶奶和Fukumaru相處的畫面,如今只能在照片中追念了。

【送養中】忘記眼淚的蒲公英天使-漿將

(漿將肖像/溫牧老師贈) 

 

我已忘了地球怎麼失去引力的那天,

風使勁的將我帶離原本的破碎空洞,

像蒲公英般在熠熠生輝處尋找靠岸,

 

人說我是雪天使,

從無黑色素攪染我愛笑的心,

人說我是蒲公英,

沿街總有我灑落的雪白毛髮,

無處產卵──海龜媽媽的悲鳴

愛知縣東南方的表浜海岸,是許多釣客和熱愛衝浪者時常造訪的景點之一,同時也是許多海龜產卵、繁衍的土地。然而由於海岸人工化,設置在海灘上的消波塊阻礙了海龜媽媽到達內陸。即使順利的到達內陸,也仍有許多無法再回到海洋中,終致死亡的案例。 

你還記得阿河嗎?── 展演動物的傷與殤

河馬阿河墜落死亡事件至今已過了半年多,你是否還記得當初在媒體所拍攝的照片內,看到了阿河流下的眼淚?當初相關議題吵得沸沸揚揚,令人不禁想著,那現在的情況如何了呢?

文明的野蠻- 動物表演,舊金山喊卡

來自美國的「玲玲馬戲團」表演 (phtoto from PETA) 

文明的野蠻-血腥馬戲團

「大象穿起小丑裝,群起搖鼻擺臀的跳舞、猴子聰明絕頂,單手騎車沒問題、小豬ㄧ改怕火天性,勇猛縱身飛越火圈...」這是你我所熟悉的動物表演嗎? 至羅馬帝國時代開始,圓形競技場就上演著ㄧ齣齣人獸搏鬥的精彩表演,歡樂節慶,珍奇異獸在街頭巷尾裡巡迴演出,幾百年過後,馬戲團延續著這樣的「精神」,在全世界各地兜售著票卷,當然時代進步了,秀場裡的表演總得求新求變,每張入場門票裡運作著龐大的圖利機制,先是從荒野叢林裡不擇手段的拘捕動物,當然小幼崽絕對是首選,儘管從小斷葉離根,但對商人、馴獸師來說卻最容易訓練。

破解品種迷思,就從品種行銷開始!

動保人士總是振臂疾呼的希望民眾不要有品種迷思,而大眾對於品種犬貓的愛好,就如同對品牌的喜愛一樣總難以屈服,於是乎即便在收容所有著爆滿的流浪動物等待認養的同時,寵物店櫥窗內一隻隻惹人憐愛的品種犬貓仍供不應求的持續售出。

 

這樣的平行世界,有沒有可能有交集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