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養中】忘記眼淚的蒲公英天使-漿將

(漿將肖像/溫牧老師贈) 

 

我已忘了地球怎麼失去引力的那天,

風使勁的將我帶離原本的破碎空洞,

像蒲公英般在熠熠生輝處尋找靠岸,

 

人說我是雪天使,

從無黑色素攪染我愛笑的心,

人說我是蒲公英,

沿街總有我灑落的雪白毛髮,

無處產卵──海龜媽媽的悲鳴

愛知縣東南方的表浜海岸,是許多釣客和熱愛衝浪者時常造訪的景點之一,同時也是許多海龜產卵、繁衍的土地。然而由於海岸人工化,設置在海灘上的消波塊阻礙了海龜媽媽到達內陸。即使順利的到達內陸,也仍有許多無法再回到海洋中,終致死亡的案例。 

你還記得阿河嗎?── 展演動物的傷與殤

河馬阿河墜落死亡事件至今已過了半年多,你是否還記得當初在媒體所拍攝的照片內,看到了阿河流下的眼淚?當初相關議題吵得沸沸揚揚,令人不禁想著,那現在的情況如何了呢?

【窩時事】校園友善犬計畫,從生命教育開始

 

 

在校園內,常常會看見懶洋洋的曬著太陽的狗狗們,他們就像是學校的一份子,只是常愛翹課而已。通常校園內的狗狗是民眾棄養或者浪浪留置下來的,因此有些教職人員與家長擔心浪浪會有傷人與衛生問題,不希望造成不必要的爭端,而請捕狗大隊將狗狗們抓走。

破解品種迷思,就從品種行銷開始!

動保人士總是振臂疾呼的希望民眾不要有品種迷思,而大眾對於品種犬貓的愛好,就如同對品牌的喜愛一樣總難以屈服,於是乎即便在收容所有著爆滿的流浪動物等待認養的同時,寵物店櫥窗內一隻隻惹人憐愛的品種犬貓仍供不應求的持續售出。

 

這樣的平行世界,有沒有可能有交集的一天?

【窩報導】收容所將犬隻大量送養至狗場安置適切與否

五月時蘋果日報指出,赤慶法王向板橋、內湖動物之家領養296隻狗,送進屏東田媽媽狗園。根據志工透露,從2月直至9月動物之家皆向「大戶」大量出狗的情形(即以認養之名義將狗送至狗場安置),一至兩個月就送出了將近60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