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派翠克爺爺的離世,而想起2013年的這張照片,至今仍不斷被瘋傳「無尾熊回到家裡發現已被砍伐殆盡而不知出去」,經窩編向澳洲野生動物救援團體WIRES 求證後,這裡並非這隻無尾熊原本的家,但她又是怎麼來到這裡?

 

被砍伐的針葉林是真的,無尾熊呆坐在這兒也是真的,伐木工人發現他坐在這片荒地上超過一個小時,於是打了電話給WIRES通報,志工Louise O’Brien 趕到現場並將無尾熊帶回安置,經獸醫診斷,無尾熊的眼睛遭到感染,也可能因此迷了路。

 

所幸經治療並無大礙,安養幾天後就放回合適的棲地去了。
註:本照片已取得授權,未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貼或重置編輯 Koala rescued by WIRES from a logged pine plantation ©Louise O’Brien, WIRES wires.org.au 

 

 

澳洲的無尾熊數量近10年來已減少了80%,棲地開發、砍伐、採礦、火災、氣候變化,甚至病菌的威脅,無尾熊也納入了瀕危物種(endangered)行列之中,比起域外的保種,我們更需積極地恢復域內物種原棲地的環境,否則未來只剩下人造動物園,那會是我們所樂見的動物天堂嗎?

 

復育成功就放回原生棲地啊,笨蛋!?

動物園作為「保育」機構,卻同時兼具「展示」動物之功能,始終是爭議之處。動物的展示的確較能吸引民眾的關注,進一步激發民眾、企業甚至政府投入保育工作。(像是台北市立動物園推出的動物認養計畫,鼓勵民眾一起來參與保育!)然而,以保育的長遠觀點來看,只有將物種重新引入(reintroduction),當物種在自己的自然棲地生存並得以維持時,在動物園的保育計畫(域外保育)才會真正有意義。 

 

幹嘛不在原生棲地做保育(域內保育)就好?

目前,全世界大部分的保育計畫仍是以域內保育為主,除非有困難才會考慮以域外保育。事實上,域內保育與域外保育也並非衝突,甚至有互相輔助的效果!在瀕絕物種持續增加的今天,許多的域內保護計畫其實也正是由保育團體與各動物園合作推行。不管是域外還是域內保育,終極目標都是希望野外族群增加啊!

 

 

elephant deforestation

人類,適可而止吧!

過去25年,油棕梠園和紙漿人工林的開發導致印尼蘇門答臘的熱帶雨林面積減少了近50%,再加上人為盜獵,蘇門答臘虎的數量驟降至400隻,極度瀕危。

 

而在最新出爐的IUCN分級中,包括東部大猩猩、西部大猩猩、婆羅洲猩猩以及蘇門答臘猩猩皆被列為極度瀕危,其中東部大猩猩瀕臨絕種的主因則為剛果共和國、盧安達與烏干達地區的「內戰」及「人為盜獵」。

 

若動物園不是野生動物最後的歸宿,那人類對於動物棲地的干擾、入侵及盜獵,是否也該適可而止?

 

---

《動物園的每一天》學會正確的愛動物:https://goo.gl/XFoiqF
《訂閱募資大調查》支持窩窩產出優質報導 https://goo.gl/BZjILz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