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千葉縣銚子市的犬吠埼海洋公園(犬吠埼マリンパーク)於1954年開放,但因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的關係,導致觀光衰退,加上建築物年久失修等因素,於今年一月關閉。

 

 

但日前卻發現園內如雌性瓶鼻海豚「Honey」、46隻漢波德企鵝、以及其他魚類、魚類、兩棲動物還留在廢棄的水族館中,沒有被妥善照顧。千葉縣政府雖然定期都會派人調查訪談,館方亦有人員留下來每天餵食。但根據日本動保團體「PEACE」從館外拍攝園內的狀況,除了園區設備呈現廢棄狀態外,館內的企鵝則滿身灰塵,甚至海豚「Honey」獨留於狹小混濁的水池中,身上有著因長期日曬出現的傷痕,上下水的動作也十分虛弱。

 

因此日本動保團體和民眾發起「SaveHoney」活動(http://animals-peace.net/honey

,希望能給予政府、業者壓力改善,解決館內動物的生活及去向,維護牠們的動物福利。不過目前尚無水族館業者出來負責或回覆,加上因為民間企業,千葉縣政府無法直接介入,面對民眾的訴求亦十分為難。

 

此外,位於靜岡且同時有經營水族館的淡島飯店在推特上表明有意願及空間能夠收留這些動物,但業者仍未出面回應,這些動物們的去向仍不明。

窩編有感

海哺類動物的圈養於1950~1970年代達到高峰,犬吠埼海洋公園正也搭上這波熱潮成立。在人們凝視著海豚,為牠們做出各式各樣的表演姿勢鼓掌喝采之際,我們似乎很少去思考,這些海洋生物從何而來,又為何需要來到此?

 

獵捕海豚進來展示,背後除是犧牲了許多在過程中死亡的個體。進到水族館後,也宣告這些動物們再也回不去大海。以Honey的例子來說,牠正是從號稱血色海灣的太地町附近被捕獲,進而交易到了犬吠埼海洋公園。日本yahoo報導指出,原先消息是由鴨川海洋世界接手,但因為販售的價碼、移送過程的風險、Honey年紀等等因素未談妥,導致儘管已關園近8個月,Honey與其他動物們仍滯留於館內。

 

對於擁有社群結構習性、為群居動物的海豚,單獨滯留於水池中且並無適當的與人互動,就這麼日復一日的圈養在狹小的水缸中,容易造成其生理或心理上的壓力及創傷。日本動物權益中心的人員光延晶子表示:「Honey海豚正是兩大問題的代表,一個是動物圈養問題,以及被當作展示所帶來的問題。」

 

然而回過頭來看台灣,雖然1986年國際捕鯨委員會宣布全面禁止商業捕鯨,但新北野柳海洋世界自1980年則向澎湖漁民購入了60多隻海豚;屏東海生館自2002年起陸續購入10隻小白鯨;花蓮遠雄海洋公園2002年開園以來從太地町地區前後購買17隻海豚;,我們似乎沒有跟上世界反對的聲浪,直到2013年農委會才於《野生動物保育法》新增了對海哺類動物輸出入的法規。(詳見窩抱報Vol.11期)。

 

在一場場精彩絕倫的海豚表演裡,我們關注於動物的跳耀、轉圈、頂球,為牠們大聲的喝采,卻很難從中學習到正確的保育及生物知識,也忘記了牠們究竟為何會來到此。

 

《黑鯨》、《血色海灣》等紀錄片揭露了鯨豚表演背後的生態代價,Honey事件也再提醒了我們商業娛樂性質的動物表演背後犧牲的仍是這些動物們。對於活體展示、表演我們更需要去反思與討論其必要性,以及帶來的教育意義是否反而造成牠們更多的傷害?

新聞追蹤:

  • 「引き取りたい」ホテルが表明 独りぼっちのイルカ|ANN新聞報導——https://goo.gl/rsrVxe

  • 犬吠埼マリンパークのイルカのハニーを助けて! 経過報告2|日本動保團體追蹤——https://goo.gl/nPGQwp

  • 閉館水族館「謎の赤字飼育」イルカやペンギンはどうなる?日本Yahoo報導——https://goo.gl/3QGudm

 

延伸閱讀:

 

推薦雜誌:

窩抱報vol.11《龜祖海了了》——https://goo.gl/MgXkfC

 

圖片來源:Animal Rights Center Japan

 


Tota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