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希望替每位病苦或抑鬱的毛孩找到出口——許可琪專訪

如果可以堅持一件事且熱情永不退燒,對於Claire 而言就是投身公益了,談到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經驗,是小學三年級時偷了家裡的衛生紙然後捐出去,「我知道這是不對的,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小時家裡也曾經很苦,所以覺得只要有機會,就要盡力付出吧!」Claire 笑談兒時記趣,時至今日,仍堅持將公司盈餘捐作公益。

剽悍如獸,情柔似海 — 專訪動保巨獸 李火山

李火山,一位如電影中高壇市的夜行英雄蝙蝠俠般,但是是胖了點的那種。舉凡動物虐養、移工吃狗、惡性繁殖場揭露與查緝等工作,在過去這幾年幾乎與他畫上等號,正因為政府的辦事不彰與法規的灰色地帶,使得在不公不義的社會中,出現了這號人物。

《環保,不是趕流行》天然草與回收塑的激盪

馬紹和(Michael),一個大眾陌生的名字,1985年9月30號自香港來到台灣就學,從台大化工畢業、進入職場、結婚生子,這一待就是三十年。「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如何替環保盡一份心力。」

因一隻狗無法善終,而種下整片山林——專訪園長玉枝姊

在十公頃偌大的山頭,種下上萬棵的樹木,希望成為毛小孩終老後回歸塵土的歸宿,得以善終,並成為滋養土地與樹林的養分,延續生命的意義。大家稱她「玉枝姊」,是深耕寵物森林的園長,同時也是位單親媽媽,隻身奮鬥了三、四十年,本替退休生活規劃而相中山中的土地,未料卻因一隻狗意外離世沒能善終,而決心種下整片的山林。

教育是一種生存,我們為了存活而學習——山夢嫻專訪

山夢嫻,一位熱切追尋生命意義與價值的自然教師,會將沈復的兒時記趣作為教材,解釋為什麼拔山倒樹而來的是癩蛤蟆而不是青蛙,又將蘇東坡的赤壁賦內的壯麗山水融入課堂中,走出一條有別於自然主義至上的社會科學教育之路。

桌遊《終犬》成為牠最終的家人——極熊設計專訪

從一股熱愛動物的情感出發,極熊設計以《終犬》這套桌遊, 溫柔地與大眾訴說著社會中對於動物不合理的處境,以及人類與犬隻間緊密的關係。誰說動保只能艱澀又難懂,窩窩邀請到極熊設計的邱子喬小姐,與我們聊聊終犬這套擁抱動保的桌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