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紹和(Michael),一個大眾陌生的名字,1985年9月30號自香港來到台灣就學,從台大化工畢業、進入職場、結婚生子,這一待就是三十年。「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如何替環保盡一份心力。」

 

直率的Michael,在訪談的一開始,就迫不及待地站到了白板前,一邊抒寫一邊闡述他對於環保的認知,以及近年來世紀各地的發展狀況,關於童年記趣、求學過程抑或職場經歷反而鮮少著墨。

 

001

 

從慢跑到環保 從塑料到草料

 

熱愛跑步的Michael ,每天都固定會從深坑的住家一路往下跑到木柵動物園,將近20公里的距離,「我跑步打赤膊,甚至不穿鞋,我希望一切都可以貼近自然與原始,不要添加任何的外在負擔。」然而,跑著跑著腳被異物刺傷了,跑著跑著卻傳來菜園田地內焚燒枝葉的刺鼻,跑著跑著發現人類社會與自然界有這麼多的格格不入。「之後我就不再往下跑了,而是往山上石碇跑去,比較能享受到貼近自然的感覺,也開始思考自己之於自然,能做些什麼?」

 

002

 

在塑膠產業二十多年的經驗,過去公司專門生產聚四氟乙烯(PTFE)也是俗稱的鐵氟龍或塑料王,應用層面無所不在,而Michael舉例早期汽車使用的極為不環保的「冷煤(R22)」就是來自PTFE的聚合物,也是過去造成臭氧層破壞的主因,所以在1987年聯合國為了避免工業產品中的氟氯碳化物對地球臭氧層繼續造成惡化及損害而簽訂了「蒙特羅公約」,接著則是因CO2的影響,而在1997年簽訂的京都議定書,但是身為碳排放量大國的美國與中國仍不買單(兩國加總碳排量佔全球37.1%),直到去年底COP21聯合國氣候高峰會才終於批准。

 

Michael自己提問:「到底是大自然重要呢?還是經濟發展重要?」

 

「其實政府很早就開始宣導並鼓勵環保製程,但我過去任職的民間塑料廠卻是說一套做一套。」遂於三年前決定自己創立公司,以他過去塑料經驗結合天然的草料,嘗試在環保的路上做出不一樣的產品。

 

 

003

 

來自雨林、原住民、復活節島的啟發

 

亞馬遜雨林佔地700平方公里,每年以5萬平方公里速度消失(相當於19萬個大安森林公園),而且每一天都有物種在雨林裡滅絕,Michael 皺著眉頭歎道:「雨林是地球之肺,卻被燻成了汙黑,為了種棕梠樹、養經濟動物、甚至蓋水庫,農業、畜牧業、工業都在此濫砍濫伐,我們面臨的是越來越少的自然環境,以及越來越多的人口總數。

 

比起上太空找生存空間,我們更應該積極阻止世界的毀滅,關心熱帶雨林的Michael 其實是受到人類學家「李維史陀」的影響,隨手翻開其著作如「野性的思維」、「結構人類學」、「憂鬱的熱帶」都有著Michael 寫下的密密麻麻的筆記。

 

世界不伴人類而生;亦必不伴人類而亡。(The world began without the human race and will certainly end without it.) ——克勞德・李維史陀,1955年

 

004

 

而雨林中的原住民更是令他著迷,Michael 幾乎三句不離原住民,指著照片繪聲繪影地說著那樣原始的生活樣之單純又迷人,「我也想當野人啊!」,而重視並維護這些原住民族就等於在保護這片土地,無怪乎慢跑打赤膊、不穿鞋,假日帶著員工進入山林等等行動,正是Michael 試圖在都會中實踐的一種生活風格。

 

談到創立Truegrasses 品牌的緣起,並非一般為了環保而投身環保的行動,竟是來自復活節島的摩埃石像(Moai)的啟發。Michael 認為摩埃石像象徵了人類對於神靈的心靈寄託與相當程度的偶像崇拜行為,卻也造成相對的競爭關係。根據早期神話的描述,島上每個部落首領離世後,島民都會為其打造摩埃石像並佇立於墳前,而越大的雕像則代表該首領越有權力,島民們相信,這些雕像能捕獲首領的靈力,因此透過石像把首領的靈力留在島上,保佑島上風調雨順。

 

005

 

「你看那石像一個比一個大,這就是在較勁阿!有如婚喪喜慶的排場一樣,越是極盡奢華就越能彰顯其地位跟影響力!」Michael指著照片說。而打造石雕的來自島上的火山岩,但最後火山採石場卻遭到遺棄,可能原因是為了搬運石像使用木撬,以及造船及農業的發展而將森林給砍乏殆盡的關係。隨著人口的增長,島上的陸生鳥類及半數的海鳥都因人類捕食而滅絕,而失去樹木建造船隻的人們,也只能轉以土地耕作,但過去的濫砍濫伐造成水土流失使得土地貧瘠,終於在一連串的資源枯竭之下,人類社會結構瓦解,然後陷入頻繁的戰爭。

樹沒了,人滅了,最後只剩下一具具的石像,我們的未來是否會再次重蹈覆轍?」感嘆之餘也成了Michael 決心投入環保的初衷,已經50歲的Michael 認為自己必須積極地 Do Something。

 

 

禾草養育天地萬物  塑料造就物質文明  

但我們卻失去更多

 

TRUEGRASSES 是品牌的英文名稱,顧名思義是「真草」的意思,而公司名字則為「禾本科」,禾本科(Poaceae)是約莫一萬多種植物的科名,除了蕎麥以外,幾乎所有的主食都屬於禾本科植物,如小麥、稻米、牧草、竹子、甚至甘蔗也是。草,覆蓋著地球20%的面積,自5000萬年前就出現的禾本科,養活了哺乳類動物,也造就了人類的演化與一萬年前農業的興起。

 

 

006

 

三年前,Michael 至德國出差,卻因緣際會認識了關於草與人類生活的永續發展案例,與當地的農民契作種植禾草,然後經過清洗與乾燥後與回收塑膠結合,在實驗室透過物理性的結合製作而成一粒粒的草塑粒子,而清洗禾草的廢水經過濃縮再回到草地作為灌溉用途。同時,草塑粒子製作工廠就設立在廚餘發電廠旁邊,用電即是使用廚餘沼氣發電,周圍就是牧草種植農場,將「農場、替代能源、環保減碳」結合。而草料應用除了做成草塑粒子之外,也可以用在房子屋頂的保溫隔熱材料。

 

007

受到啟發的Michael 決定引進該禾草料到台灣,進一步思考如何運用。

 

「草料」與「塑料」,兩個看似天南地北互不相干,甚至說是互相衝突的原料如果結合起來,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呢?靈機一動的Michael:「草軟趴趴的,沒辦法做出產品,所以如果我加一點塑膠進去來幫助塑型,那麼就有機會了!」於是Michael 以50%的天然牧草,加上50%的回收塑膠(PP),打造出了第一個實驗性產品「真草筆」。

 

文具是每個人都必備的生活用品,卻也是最容易用完就丟的東西,尤其是筆!所以從文具切入,希望能打入每個人的生活之中,「也許這不是所謂100%的環保材質,但重點在於這隻筆的故事跟創意,能激發大家對環保的重視,那就夠了!」

 

 

008

 

行銷從說故事開始 企業的社會責任從行動開始

 

Michael 特別指出了包裝上的一角,印著雨林原住民族的頭像 Kadiwéu People,以及一段敘述:巴西的卡督威人,他們在四個村莊組織家庭並獨立的生活在雨林之中,較為知名的是他們騎馬的技術。

 009

 

 

我並不想太直接的談『環保』,而是希望在設計上、視覺上、文字上加入這些特別的故事,來引起消費者的興趣,然後自然地去認識這些民族,進一步了解到環境破壞對他們的影響。

 

研發出真草筆之後,Michael 的腳步並沒有因此停下來,持續以生活用品為題,以原物料與塑料的結合推出各種產品:回收稻稈製作的隨行杯、軟木與100%回收布料製作的筆電包、牧草纖維與PLA(玉米澱粉)製作的掛鉤吊飾,都在國際市場上引起不小的迴響。

 

以回收稻稈為例,由於稻作採收完後會留下大量的稻稈廢棄物,為了二期稻作能盡快耕作,因此過去往往用焚燒的方式來處理,想當然爾就是造成了一定的空氣污染,如果以環保的方式來處理,應該是將其粉碎後與泥土混合做成肥料,但耗工費時,農民往往無法負擔。因此 Michael 採購回收稻稈(天然的廢棄物),再與塑料(工業的廢棄物)結合,製成了各式商品如餐具、馬克杯、隨行杯等,賦予了廢棄物新的樣貌。

 

06

010

 

回首產品的研發過程,Michael 直說碰到很多釘子,「這跟流體力學有關,因為禾草的纖維會妨礙塑膠的熔解,所以很難聚合塑形。」找了很多廠商,也失敗了很多次,而且給工廠生產的訂單,每次都必須至少上千甚至萬筆,工廠才願意接單製作,Michael 自嘲:「老闆們不喜歡開發,但喜歡接單!」為了能做出來,也只能咬著牙下單。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實驗出最恰當的比例跟製程,同時在產品外觀上也能兼具「環保視覺感」,讓消費者可以一看到產品就跟環保的概念連結起來,「參展時,很多人看到筆上面的草,還質疑我們是不是印上去的呢!」

 

談回環保,Michael認為環保的3R之外:Reduce(減量)、Reuse(重複使用)、Recycle(回收再利用),還須加上第4R:Rescue(救援),「我們必須更積極的去展開救援,否則根本來不及!」 所以Truegrasses 每年都資助荒野保護協會以及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相關活動,Michael 每年也都自費出國參與Amazon Watch(亞馬遜觀察) 及 WWF(世界自然基金會)的活動,期許自己成為B型企業(註),能持續替社會帶來更多關注環保的實際行動。

 

 


 

註一:Amazon Watch 自1996年成立的「亞馬遜觀察」,以保護亞馬遜的雨林的生態環境,以及在地原住民族的土地跟相關權益為主的非營利組織。
註二:WWF 世界自然基金會,成立於1961年目標是制止並最終扭轉地球自然環境的加速惡化,並幫助創立一個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美好未來。
註三:B型企業 是由美國B型實驗室(B Lab)所發起的企業認證,針對企業內部的公司治理、員工照顧、環境友善、社區照顧和客戶影響力等五個面向評比,期待有一天,所有企業競爭的目標不在於成為「世上」最好的企業,而是對「世人」最好的企業。 

 

 

窩編後記

 

011 

身著T恤與牛仔褲的Michael,帶點港式口音與中英夾雜的片語,為人一派輕鬆而且幽默風趣,因為有時候沒能聽清楚,必須要求Repeat,又或是中文的詞不達意,必須換成英文來回應等等,一來一往間反而成了這次訪談中的趣味。

 

Michael打開手機,跟窩編分享著他慢跑的經歷與風景,以及一雙看似夾腳托鞋的鞋,其實大有來歷,稱之為Bare Foot 也就是以赤腳為概念發展的鞋款,就在以回歸原始作為思考,「你看雨林的原住民,不用穿衣服,也不用穿鞋子,一樣跑跳自如,多自在啊!」這句讚嘆,或者說是冀盼,已經不止一次從Michael 口中說出。

 

訪談結束後的合影,發現Michael身著Amazon Watch 的衣服,這可不是亞馬遜書店販售的紀念Tshirt,而是1996年成立的「亞馬遜觀察」,以保護亞馬遜的雨林的生態環境,以及在地原住民族的土地跟相關權益為主的非營利組織。

 

環保,是一種人類對自然資源掠奪後的省思,在世界還沒毀滅之前的生活實踐。而身為以環保為題的產品設計者,Michael 強調的不只是原物料或製程的環保程度,因為任何的「開發」都勢必造成資源的浪費,重點在於每個東西我們能用多久?願意用多久?是更重要的環保實踐之路。

 

環保,不是趕流行,而是要以永續為前提,盡可能地實踐。

 

 


 

 

 

好康訊息

只要在誠品指定門市購買窩抱報vol.7《動物園的一天》,隨書贈送TRUEGRASSES真草筆(單價NTD120,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活動門市:台北松菸店、台北敦南店、台北信義店、台中園道店、高雄大遠百。

 

窩商店購買TRUEGRASSES 系列產品:https://goo.gl/gJM8yk

11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