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火山,一位如電影中高壇市的夜行英雄蝙蝠俠般,但是是胖了點的那種。舉凡動物虐養、移工吃狗、惡性繁殖場揭露與查緝等工作,在過去這幾年幾乎與他畫上等號,正因為政府的辦事不彰與法規的灰色地帶,使得在不公不義的社會中,出現了這號人物。

 

撰文|蘇于寬     編輯|羅奕儒     設計|邱泰元

 

一、身如猛獸的巨漢:是地皮流氓,還是怒目金剛?

 

魁梧的身形,渾厚的嗓音,怒目金剛般的眉頭,眼睛瞪的大大的,要是立刻將小嬰孩給舉到他面前,不出三秒就能聽聞悽厲哭聲不絕於耳 ─ 這應該是多數人對李榮峰(外號EMT / 李火山)先生的第一印象。

 

00

霎時無法將電話那頭傳來親切又羞澀的抱歉聲與照片中的硬漢連結,直到終於敲定的約訪日子到來,見到本人才相信電話裡與眼前的這位,竟是同一人。

 

比起所謂的動保明星或知名藝人,李火山 更像是電影中高壇市的夜行英雄:蝙蝠俠,但是胖了點的那種。舉凡動物虐養、移工吃狗、惡性繁殖場揭露與查緝等工作,在過去這幾年幾乎與他畫上等號,擁有李火山緊急醫療技術員證照的他,穿梭在大大小小的救災現場,除了動物保護,環境保育與社會運動的場合也能發現他的蹤影。

 

這聽起來彷彿小說般的情節,可能讓人覺得浮誇了點,但一整個下午近四小時的訪談後,使我相信這位人物的平凡與不凡,正替台灣的動保圈揭開一章全新的扉頁。這傢伙究竟是何許人也?且讓本次專訪娓娓道來。

 

00 1

李榮峰(李火山 / 李火山),現職:NOE行動組織 / 李火山急難應變團隊 隊長 http://ppt.cc/V5CqU
 

 

二、斷掌宿命  造就抑鬱的童年 直到意外成為一拳超人

01 

來自醫學世家的李火山,家中長輩不是醫生就是獸醫,而唯獨父親反骨經商,而這樣的反骨個性也悄然地植入了李火山的基因之中。自幼雙斷掌的李火山 被視為非大好極大壞的人生,就在極度抑鬱的打罵教育中長大。

 

特立獨行的父親,更曾經營繁殖事業,家中從紅龍到杜賓各種動物都出現過,而年幼的李火山對這樣的商業行為並無太多的想法,但因為耳濡目染,從小就跟狗狗成為好朋友,也間接成為未來踏上動保這條路的啟蒙因子。

 

曾是家境優渥,甚至在音樂與美術才藝薰陶之下的李火山,藝術家、書法家或是醫師都是他曾立志成為的夢,然而,美好的夢想卻在國中以後顛覆了他的世界。國小一年級時,因祖父與父親經商失敗,家業遭逢劇變,開始面臨著被追債的風險而展開四海為家的生活。

 

搬家伴隨著轉學,從明星學校一路到了所謂的流氓專校, 開始了「被排擠」、「被罷凌」的求學生活,家規如故:「反正無論是非對錯,我只要鬧事回家就只有討打,而且絕對是打斷腿的那種。」因此,李火山無論在學校受到多少的欺辱,也只有選擇隱忍,直到那一天.......

 

照往常一樣遭受著高年級生罷凌、勒索與挨打的李火山,在被推入廁所排泄的水坑中後,沾滿一身屎尿,加上眾人的嘲笑,那多年的抑鬱終於再也忍無可忍地爆發,「我真的受不了了,為何要被人糟蹋至此!」李火山形容那理智線斷裂的一瞬間,他彈身而起,一個飛拳直呼呼地向前去,擊中對方鼻樑的當下,眼前的高個兒應聲倒下,再也爬不起來。

 

這時他心中驚訝地歎道:「原來我是能打的!」一拳超人般的情節,就此開啟故事的序章。

 

三、立志透過武學成為天下第一

 

原來那一拳超人的實戰背後,來自家裡轉作製麵業的意外累積,「每天都要搬鹽巴、搬麵粉,整袋整袋的扛,大概就是這樣練出來的體格」,自此 李火山開始發狂式練拳,努力存錢買拳擊手套、跑道場或武術館、席維斯·史特龍主演的拳王洛基電影看了一遍又一遍。

 

「一年後我儼然成了筋肉人,在當時真是一個顛峰的體態」,但也因惹上了高年級的壞蛋,架越來越常打,從校內打到校外,整個國中時期就如同電影火山高校般的高潮迭起,然而李火山也一再自清:「我從不找架打,因為我從小就是被教育不能惹事,惹事回家只有倒楣一途,但是若架來找我打,我也一定奉陪到底!」那放蕩不羈卻又有著自我道德標準的個性,在他言談之中一表無遺。

 

直到最後一學期,每當放學時刻,校門口就有著一批又一批的人士等著跟李火山決鬥,應該說是要給他好看,而校門警衛總是將李火山給留在校園裡:「你就陪我澆花寫字吧!」如同接受挑戰般,澆花的任務落在了李火山頭上:「如何能澆的平均、不能爛根、又要恰到好處的水量,竟然是一門功夫阿!」而後警衛更近一步引領李火山進入寫書法字的世界,一項項的任務交付,說是陶冶心性太超過,但能夠暫時脫離拳頭交鋒的打架戰鬥,獲得心靈上的紓壓倒是真的。

 

這項為期半年的功課,卻成了李火山 終生受用的教誨,至今,無論工作或是動保都處於極度警戒與時而必要拳腳相向的任務中時,澆花寫字,就成了李火山唯一的情緒出口了。

 

01 2

 

 

 

四、沉潛剛克 成為家中支柱 卻也失去人生方向

02 

因家業的需求,身為長子李火山 自退伍後便留在家中製麵,這一待就是數十載,「我人生的黃金時期就都奉獻給製麵了啊!」李火山歎道,曾經的藝術夢、武術夢、醫師夢似乎都變得很渺茫。看著斷掌的雙手,他知道自己非得成就些什麼,算命師說的不是大好就是大壞的話語言猶在耳,總想著該如何突破那對於未來無法掌握卻又迷途方向的不確定感。

 

直到他決定再次走回醫師夢,「因為可以救人」就是這麼單純的一個執念,讓他在工作之餘讀書,進而重新考取了大學,「但是當我進了學校才發現之後要考醫師得念的書,大概是我一輩子也無法跨過的學術門檻時,才真正認清自己無法透過讀書來功成名就。」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李火山並沒有因此放棄救人的路,因為練武術的關係,跌打損傷相關知識都以具備,也因此轉往考證李火山執照(緊急救護技術員 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讓自己成為具備第一線急難救助能力的人,也成為消防隊的得力助手。

 

此時的李火山,才算是真正底定人生方向,進而選擇離開了家業,希望全心投入救人的志業。

 

a1

 

 

五、救災、救人、救狗 成為畢生職志

 

「九二一大地震」從救人到救狗

1999年九月二十一日,地牛翻身撼動全台,此地震造成千人傷亡及萬間的房屋塌毀,李火山跟著消防隊進入山區執行為期兩個月的救援行動,在搬運大體的過程中,總能見到守候在主人身旁的狗狗不斷地吠叫,然而為避免犬隻影響救災,消防隊便會要求防疫所前來捕犬,得知進到收容所只有死路一條的李火山,於心不忍地展開了救狗行動。

 

「你看著那狗護著主人,即便主人已經被壓在礫土堆中,仍不願離去地哀嚎,這不是忠犬是什麼?又憑什麼牠們就要這樣被送死!」李火山哽咽地說著,於是救人的同時也開始救狗,兩個月來,前前後後總共救援了27隻狗狗,找了塊地及一位熟識的訓犬師榮民來照顧,給了牠們重新活下去的機會,也自此踏入了關心流浪動物的領域。

 

「十二夜」不放棄每個毛孩

李火山自2009年開始踏入收容所擔任志工,員林到新屋,從南到北都有他的身影,壯碩的身材舉著單眼相機,低臥在每個鐵柵前記錄著籠內犬貓的一舉一動,然後回到家上傳到網路曝光,希望替每隻犬貓爭取一個可以活下去的機會。

 

2012年開拍「十二夜」紀錄片的同時,李火山也是其中默默付出的一位志工,當時員林收容所中共在有數十隻罹患犬瘟熱合併腸炎的狗,都是隨時會被奪命的病毒感染,為了避免在狹小的空間內持續交叉感染,李火山決定將狗全數帶離,在山上找了塊貧瘠的地作為新家,無水無電無資源,一切從零開始。

 

「我是習武修行之人啊!這難不倒我,搭個帳篷就跟他們一起睡啦!但是,狗狗該有的營養補品可一樣都不能少!」

 

無論是自掏腰包或是各方熱心贊助,從沙棘油到靈芝各種補品一應俱全,李火山親手替每隻狗狗打造犬舍,自己就搭頂帳篷睡,展開了為期一整年的荒野生活。

 

這宛如是與紀錄片同一個時空的另一個蹲點場景,在終日悉心的照顧之下,一年後每隻狗狗竟奇蹟似地全數康復!「連犬瘟熱最容易併發的神經症狀也完全沒有!我想這跟轉換環境有非常大的關係,在山上無憂無慮,心理影響生理,套用在人類身上也是一樣的道理,就慢慢無藥而癒了,而這一年的辛苦也都值得啦!」更令人振奮的是這些狗狗陸續都送養到了新的家庭,展開全新的生活。

03

 

然而,事情總是難以兩全,一股腦兒地投入的李火山,將所有的時間、金錢、精力都奉獻給了收容所的狗兒,導致婚姻狀況亮起紅燈。「我想無論是誰,都會對我這樣的生活模式無法放心,也對未來會充滿不確定感吧!更何況是另一半。」李火山無奈地嘆道。

 

 

七、想著用一百招殺死火山的徒弟 竟一語點醒莽漢

04 

踢館這件事,原來不只是在漫畫裡會發生。羽量級冠軍拳擊手許廷瑞高中時加入了「防身術社」並在課堂上以踢館的姿態試手,無奈遇上的是一拳超人李火山,結局可想而知,落敗後他拜師李火山,成了徒弟,然後開始規畫一百招能夠殺死李火山的招數。然而,更有趣的是這位徒弟後來踏上藝術之路,成了鐵雕藝術家,在李火山 tough粉絲專頁的封面圖上的鐵摺貓碗架,正是出自廷瑞之手。

 

師徒關係,經常互通有無關心彼此,直到有天廷瑞跟李火山說道:「你做一件事總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霸氣,但通常也都忘了停下來思考。如果這輩子就是一直救狗,你終究只是個救狗的人,這個社會並不會有太多的改變,這樣對你來講就夠了嗎?」

 

十年下來收容所的犬貓捕捉量始終落在十萬之多,居高不下,徒弟一語點醒李火山,讓他重新省思到底除了持續的救狗,還能做什麼,才能真正解決動物的苦境?

 

他於是跟著徒弟實驗了好幾場的跨界合作,透過互動藝術的形式規劃展覽,讓民眾能透過不同的方式來體會動物的處境,引發思辨,這時發現,原來人們觀念的改變,才能真正的改變社會,也才能改變動物的處境。

 

    b1b2

李火山 X 許廷瑞 生命教育聯展紀錄 http://ppt.cc/ccZ4D

 

李火山 透過低角度的攝影方式,記錄了在收容所裡的犬貓生活,也同樣期待觀者能用低角度的姿態來欣賞作品,進而反思,現場更把遭安樂死的狗狗生前使用的項圈集結,懸掛在牆上展出,提醒觀者牠們曾經存在並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之中,結合音效、影像以及藝術手法作為展覽的形式。

 

後來,他因緣際會受邀到高雄福誠中學演講,頭一次講就獲得滿堂彩,這時李火山才發現自己有演講的口才跟天份,加上那無人能敵的氣場,熱烈迴響讓李火山踏上了演講之路。

 

八、太陽花學運 為保護學生 立法院成梁山

 

2014年3月18日的佔領國會行動,李火山到場支援,希望能參與急難救助、協助醫療,然而在立法院前靜坐的學子因不斷遭黑道及飆車族的騷擾與挑釁,讓李火山發現這是更嚴重且急迫的問題,決定轉戰場外周邊保護學生,而他一呼百應,各方夥伴有如梁山聚義般地紛紛到場協助,但不以暴力的對抗方式,而是謹守以德服人為最高原則,盡可能和平地化解每一個衝突。

 

學運退場後,李火山也準備解散這次的保護與巡邏行動,未料夥伴們竟異口同聲的表示不願離去,而是想繼續替社會做些什麼事,你一言我一語之下,便成了「李火山 tough急難救助隊」的原型,而同樣的三個字母李火山則以德文字為縮寫:Ende= 終結 Misshandlung =虐待 Tieren =動物,正是希望能終結所有動物的苦痛。

 

05

 

因為流浪動物被視為社會問題,加上動保法及相關法規不健全,公部門執行力不彰;在這樣的整體脈絡下,李火山的團隊成了民眾呼救的另一個出口,無論翻開李榮峰的個人臉書,或是李火山 tough粉絲團,滿滿都是動物救援、動物送養、虐養通報、繁殖查緝的貼文,來自各方網友的請求,幾乎填滿了李火山團隊的每天24小時的工作。

 

李火山笑說:「正是因為政府失能,才會出現我們這樣的流氓,只是我們是正派的,做對的事。檯面上官員們無法或不願處理的事情,就靠我們檯面下去處理,我們不募款、不邀功,但就只是希望能落實公平正義。」

 

九、從接觸戰到心理戰 看見生命的價值

無論是動物虐待或是移工吃狗貓的案件,經常遭到動保或警政機關重判輕罰,甚至吃案後不了了之,李火山團隊便會採取檯面下的管道予以「震撼教育」,然而在某次虐狗案的處理過程中,李火山予以虐養人多次震撼的接觸後卻始終無效,苦思之下決定改變手段。

 

直到李火山改變手段,動之以情,訴之以理,跟虐養人及其家人整晚談心,才真正卸下心防承諾悔改。這次事件給了李火山很大的震撼,原來一拳超人並非總是一拳可以解決事情,而是要真正踏入敵人心理,才有機會真正地突破然後造成改變。

 

再次想起徒弟的那句話,是否又再次走入了死胡同?幾經思考才豁然開朗:「要解決動物的問題,必須先解決人的問題,而人的問題正需透過教育才能得解。」於是李火山將過去對動物急難救助的範疇重新定義,擴及至全體生命的關懷,舉凡社會不公不義之事,李火山都開始參與。

 

而演講,正是教育的一個方法,也是李火山最為熟悉與擅長的能力,因此他開始勤跑校園及各個社團,從國小到大專院校,無論南北西東,只要有場地、無論人數多寡,他都義不容辭,同時並自己設計講題與課程,針對分眾予以不同的內容,無形之中正往教育家的道路邁進。

 

c1

2015年台中大雅區越南籍移工有宰殺犬貓並張貼於臉書之嫌疑,台中市動保處收到不少民眾檢舉然而遲遲無法鎖定,因此尋求李火山團隊協助搜索,終於找到嫌犯。

 

d1

 

「其實我很笨,但我真的很願意學。」李火山並非出生就得天獨厚,很難想像勇武的他,其實同時患有失語症與人群恐慌症,也因此他的人生一路跌跌撞撞,直到透過習武練拳養就勇氣,並透過持續寫字砥礪心性,終能克服人生上的各種磨難,成為堅毅的人;也因此站在演講台上,信手拈來的故事總能撼動底下一群又一群的學生,因為演講內容就是他的生命歷程。

 

李火山 更於今年收到李枝桃女士(前南投中興國中校長)的邀請,前往南投的少年之家進行一場場的「震撼教育」,給被社會貼上標籤的「壞孩子」、「偏差行為的學生」、「叛逆的不良份子」帶來有別於傳統的「治療」;然而,這次不再是過去的拳腳震撼手段,而是生命歷程的分享,激發孩子的學習慾望,重新思考人生價值。

 

「每次課講完,你就看那本來一張張挑釁的臉龐與斜瞪著你的眼睛,變成炙熱的雙眸,我就知道我講到他們心坎裡了!」,下課後總有孩子來認大哥,說要跟著李火山,而李火山非但不會拒絕反而還出了功課,要孩子們透過讀書來證明自己的毅力,才能真正跟著大哥。

 

「有天輔導老師打電話給我,邊哭邊笑的說某位同學數學考了20分,我霎時還不了解怎麼一回事,後來老師說明才知道,原來那位同學過去永遠是交白卷的,在聽過我演講後,這次是靠自己真真實實得來的分數啊!」電話那頭的李火山 知曉後,感動的眼淚直落。

 

e1 

 

 

十、四十雖不惑 仍難為無米之炊

 

訪談尾聲,問了李火山若明天就將死亡,那麼今日的願望會是什麼?深深吸了一口氣的李火山,並沒有許下什麼改變世界的願望,反倒是務實地說:「能有個接班人繼續做下去就好啦!」立下宏願不難,難的是堅持地走下去。再問到目前感到最無力的事為何?李火山又再次深呼一口氣,搖搖頭的說:「還是錢吧!」

 

堅決不募款的李火山,目前透過特殊的安全顧問工作來支持理想,然而特殊的工作與正在執行的理想計畫卻是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也往往讓李火山分身乏術、極度疲勞,造成了一個不甚健康的循環。

 

但是為了理想,他堅持拚命也要執行下去,去年的越南移工吃狗案件,除了與越青幫交涉之外,他更借錢籌拍兩部宣導短片,分別播放給國內人與外來移工觀看來達到教育宣導的目的。「是的,借錢我也要把它拍出來。」

 

生命平等 流浪動物是假議題

對於流浪動物的問題,李火山主張自然消長,「我不希望用滅絕式的手段來處理,無論是大規模的撲殺或結紮都是。」李火山提出30年無浪浪計畫,希望用三十年的時間,讓台灣人「接受」流浪動物的存在,也不再有「流浪動物」的名詞,而是讓動物成為街上的風景。「電線杆上的麻雀、樹上的松鼠、草叢間蝴蝶,這些日常我們接觸到的動物昆蟲,從沒想過要撲殺他們,反而是覺得生態多樣性越豐富越好,那我們為何不能對貓對狗同等視之?」

 

這不是理想化的描繪,也不是濫情的想像,針對有問題的個體,李火山仍主張要積極處理,例如因餵養而造成迫害野生動物棲息的犬貓,「持續餵養是錯的,有食物這些犬貓就會待在山上,整個山區跑也不可能落實TNR,所以根本無法解決問題。必須停止餵養,比起狩獵捕食,逐水草而居的犬貓更會往山下有店家有食物的地方遷徙。」李火山認為許多問題都有得其解,然而不同派別的保育人士往往固守己見而難以共識,這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人吶......」李火山再次嘆道。

 

堅持信念 生死在天 

許多檯面下的行動,諸如查緝私人繁殖場往往牽涉生命危險,因為繁殖場多由黑道掌管,李火山團隊的行為等同擋人財路,但是雖一人吾往矣的個性讓他不畏艱難,只堅持做對的事,將對的事做好,至於生死,就交給老天。訪談的過程,可以透過李火山那炙熱的雙眸感受他堅毅的個性,爽朗的笑聲體會他的人生觀,然而講到激動處卻又淚眼汪汪,鐵漢的柔情一覽無遺。

 

「我看起來就是很兇狠沒錯,但其實我他媽的超愛哭好嗎!任何事情一被感動,我就唏哩嘩啦!」剽悍如獸,情柔似海,正是李火山 - 李榮峰的最佳寫照。

 

而未來,這位柔情鐵漢仍會持續以自己的力量,促成世界上更多良善的改變。


全文完。

 

 

06

 


 

 

v5 ad

本文蒐錄在窩抱報vol.5 《守護者・李火山》歡迎閱讀紙本雜誌:https://goo.gl/7j84CF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