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醫師與藥師吵什麼?寵物用藥問題難解

這幾天網路上掀起了一陣獸醫師和藥師的論戰,對於人用藥用在動物身上到底誰是誰非,我想有人支持獸醫,有人支持藥師,雙方相互堅持自己的立場。

Intro Image

發財也石虎,擋財也石虎,人格分裂的苗栗縣政府!

苗栗縣長徐耀昌受訪時表示:「有時候動保人士,反而是阻礙我們營造友善環境的元凶。」當宣示保育都不願意,只說石虎擋住開發,是真的為當地人民著想,還是只是藉口?擋住苗栗縣發大財之路的,是石虎,還是苗栗縣自己?

Intro Image

國小教師實踐中的動保教育

理性的動保教育,要兼顧事實與同理。而同理心的教學,也不該是跳躍性的同理「流浪動物」,而是先同理到「人」經驗與情緒。

窩專題系列精選

用深度的視野去思辨動物的議題

Taiwan Leopard Cat 臺灣石虎專題報導

當雲豹消失於台灣的山林,同樣擁有靈巧身影和美麗花紋、晝伏夜出於淺山地區的石虎,成了台灣最後的野生貓科動物。現在,他們也將走入歷史!?

臺灣黑熊專題報導

人們不能再遺忘了,穿梭在森林之間的臺灣黑熊,是山林的霸主,更是維繫森林生態的守護者。現在還來得及,讓山林中的臺灣黑熊延續。

2019.03月專題報導

台灣每年產生了373噸的食物浪費;而我們每天的廚餘量,若用廚餘桶來堆疊,可以疊起四座的台北101大樓。

海洋、海鮮、海廢系列報導

全球70%以上的漁業資源面臨過度捕撈的問題,90%大型魚類系群消失。台灣沿近海的漁獲量跟三十年前相比只剩一半,市面上的海鮮已經高達七成來自於進口,「魚越來越難抓了」是漁民共同的心聲。

流浪動物系列報導

「零撲殺政策」可被看作是個里程碑,顯示大家對於生命的不捨與重視,以及台灣在動保運動推動上重要的成果,但相較歐洲國家漸進式的改變,台灣短時間內被推上線的零撲殺政策,在迎來黎明之前,伴隨著哪些黑暗與陣痛,又擔憂之虞,還能做出哪些改變。

Slider
Intro Image

珍珠是牠的眼淚 藥材是牠的鱗片

越南海關機關在今年(2019)5月23日檢查兩個來自奈及利亞的貨櫃,據越通社報導指出,這兩個貨櫃的擁有者是一間位於胡志明市的貿易公司,他們宣稱貨櫃裡中的都是堅果,但海關查獲發現竟是多達5.26噸的保育類野生動物穿山甲鱗片⋯⋯

Intro Image

張鐵志與貓寶專訪

若貓能陪伴著人類,我相信這也是一種改變世界的力量,而且有這麼多愛貓人很顯然已經對這個世界產生相當具體的影響了!

窩窩每個月都相當期待由吳宗憲老師籌辦的動物當代思潮讀書會,老師總能邀請到來自不同領域的各界人士前來分享,從政治、心理、法律、社會等各面相來探討台灣以及國際的動保現況。

今天的講者汝吟老師從法律層面來探討寵物所有權的責任與歸屬,恰似一個生硬的議題,但透過案例的分析與比較,道出了許多情理法上的糾葛,也點出了台灣現有法律的缺陷。

 

✦ 活動時間:中華民國104年7月12日。
✦ 活動地點:國立臺灣大學獸醫三館 201教室。
✦ 主辦單位:動物當代思潮讀書會。
✦ 演講者:陳汝吟,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專任副教授。


若有天寵物走失進了收容所,而後有了新主人認養而展開新的生活,但某天原飼主因緣際會與該犬隻相遇,而主張該犬應該歸還,那麼究竟該怎麼處理?

 

動保處表示,動物之家收容的貓犬主要來自民眾棄養、走失或遭虐被救回,若掃不到晶片,初步會認定是無飼主犬隻,開放民眾認養,並立下「動物認養歸還切結書」,切結書內容為:若6個月內原飼主持相關證明文件證明該貓犬為其所有,依《民法》規定,應被視為遺失物須返還,認養人須將認養動物歸還原飼主,且不得向動保處請求損害賠償,若發生相關法律爭議,需由認養人負一切法律責任。

 

意思就是六個月內必須將動物還給原飼主,並且這飼養過程中的花費也都需自行吸收,試問,當認養人已完成了法律程序的認養並植入晶片成為動保法所規範的飼主,那麼當原飼主出現主張返還時,切結書是否與現行動保法又有所牴觸了呢?

 

再者相關的法律爭議還得由認養人完全負責,那麼收容所當初在收容階段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以及是否給人一種卸責的感受?

 

陳老師舉出了日本、德國以及美國各州的相關法令,皆無所謂切結書的存在,而是在動物進到收容所後,所方需盡一切努力去找到原飼主,例如日本自2007年起原動物比照遺失物法的處置,就改納入動物保護管理法:收容所需用各種方法積極協尋飼主,若於一定時間內(未規定時間)無人認領,則開放認養,並設「讓渡」原則,即認養人可完全取得該動物的所有權。而美國原依照普通法去判定遺失物的商業價值,但針對動物則依照各州收容法令訂定,原則上也與日本相近。

 

而要能減少爭議與糾紛,也許我們要先以動物福利作為最大考量,無非是要避免遇到惡質的飼主,所以除了切結書以外,我們的認養程序與追蹤程序是否完善?

 

  • 原飼主是否有負起責任替寵物植入晶片?
  • 動物入所後,收容所如何善盡周知的義務?
  • 認養的程序是否夠嚴謹?(還記得十二夜裡可能是香肉店的領養人嗎?)
  • 後續的追蹤探訪是否落實?
  • 是否考量動物的意願?

 

切結書的存在,是讓原飼主有機會得以取回寵物的美意?抑或是官方收容所卸責的行為?對後續認養人又是否公平?也許要依照每個個案評估與權衡,但更重要的是,我們為何沒有從動物的角度出發設想?以動物未來的生活福利作為考量?

 

某種程度就像離婚夫妻在爭奪扶養權般,也須在一定程度上考量孩子的意願,但是動物沒有話語權,也無法表達其意願,往往成了物權下的犧牲品。

 

就像陳老師提到的,人對物的所有權並非絕對,亦如飼主對其寵物的所有權,是必須伴隨著相對應的義務(如現有動保法對飼主責任的規範-予以通風且足夠的生活環境、健康的飲食飲水等等),而不是我已擁有他,要幹嘛都可以的錯誤心態。

 

「德國在一九八六年就修正動物保護法第 1 條規定:『動物』乃 與人類同為上帝之創造物,且是可以感受痛苦之生物。」當我們視毛孩作為生命的存在時,自然就能對其權利以及自我該盡的義務有更深的體認。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相關文章

 土耳其黃金獵犬——漂洋過海只求一個家 土耳其黃金獵犬——漂洋過海只求一個家
我們時常看到黃金獵犬深受到大家的喜愛,尤其是電影、廣告裡,最常見的寵物莫過於牠。但是在土耳其的收容所裡面,卻有好多隻的黃金獵犬還沒被領養,...
 蜂亡汝 ─ 當嗡嗡聲不再,蜜蜂之死的影響 蜂亡汝 ─ 當嗡嗡聲不再,蜜蜂之死的影響
早春的時候在街道散步都會看見小小花叢有好多蜜蜂正在辛勤採蜜,但根據國外研究這些人類好夥伴的族群正在漸漸消失、死去。愛因斯坦曾經說過:「...
2014動物保護志工培訓計畫 2014動物保護志工培訓計畫
  你是不是也曾想過自己能夠做些什麼幫助流浪動物呢...


因為有你,讓我們繼續替動物發聲。

窩窩是個沒有富爸爸的獨立媒體,但堅持在出版與報導的路上勇敢前行,希望能透過我們的採訪、插畫、設計、影片,一步步地提身動物的福利,改善牠們的處境,三年來,我們已經製作了超過三十個專題,上百篇的報導,內容涵蓋流浪動物、經濟動物、實驗動物以及野生動物的議題,都是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重要且應該要知道的事。

成為訂戶,支持窩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