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Call》前導文:遊樂園、博物館還是教育場域——淺談動物園該是甚麼樣子?

    圖片是Chester Zoo的眼鏡熊展區,Chester在牠們原產地玻利維亞的研究主要針對在干旱森林中熊的種群動態以及人熊衝突。

    每當有關於圈養動物的新聞報導引起社群關注時,底下的留言總是分成相互對立的兩派,其中一方堅稱動物園的存在就是對動物的剝削,另一方則辯護到少數動物園擁有難以取代教育與救傷的價值。你是否好奇過,明明口頭上談論的都是動物園,為何雙方側重的要素卻大不相同?

    其實,若是從我的角度來看,雙方說的都只觸及了動物園的一小部分,究竟「動物園」這個載體有著怎麼樣的複雜性?而它真實的面貌又是如何?

  • 金門・水獺失樂園(下):與獺們共存的未來

    「如果他(民眾)覺得水獺對他是加分,對環境、經濟都是有益的,民眾才會關注啊。」時任金門建設處農林科科長鐘立偉說著。水獺晝伏夜出,難以窺見其的習性,以至於許多人對牠仍陌生無感,甚至不曉得金門島嶼上有著如此重要的瀕危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