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喝奶怪獸,請多指教——當爬蟲愛人開始奶貓

    在兩隻奶貓加入之前,林川唯一的室友是一隻綠鬣蜥。不料,因醫療資源的不足,同居六年的綠鬣蜥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驟逝,屋裡只留下了幾幀照片,與滿室遺憾。「隨著年歲漸長,獨自生活雖然是個人選擇,但在情緒低谷的時候也常會感覺自己在世界上沒有任何牽掛,好像隨時可以離開。」

    當時沒想到,有一天貓咪會走進她的世界,並且從此住了下來。原本靜如止水的兩年空窗,開始每天掀起大小浪花,有時候是海嘯規模的多災多難,有時候是蜻蜓點水的趣味小事,故事說到一半,林川不得不暫時停下,一邊咕噥著小貓的調皮,一邊將正啃著濾水壺的小貓輕輕捧下桌,「陪伴動物的存在,足以成為其中一件讓我願意活下來繼續努力的理由。」

  • 奶貓養成寶典(上):餵奶・拍嗝・催便|奶貓手的每一天

    照顧奶貓的日常,每天都有滿滿的待辦事項,每2-4小時餵奶、拍嗝、催便尿,處處考驗著奶貓手的耐心與細心,你,準備好了嗎? 

    奶貓在手,知識要有,資深奶貓手新屋貓舍義工團不藏私經驗分享,手把手教你如何奶大一隻貓!

  • 奶貓養成寶典(下):居住・洗澡・離乳|奶貓事件簿

    與奶貓相遇後,除了每日例行的吃喝拉撒要好好照料外,在這些特別的時刻,也需格外用心對待,奶貓手準備出動!

  • 帶著你,一步一步站起來——當資深奶貓手遇到罕病貓

    奶貓,對煜綺來說其實並不陌生,她人生中的第一隻貓孩,便是在大學時期在路邊撿到的春嬌,看著捧在手心的小生命大口呼吸,努力求生的模樣,讓煜綺想都沒有想趕緊送醫,撐過學業與經濟壓力、走過幼貓可愛又調皮的點滴,煜綺收編了春嬌,就此被貓咪擄獲,秉著讓浪貓有個幸福的家的初衷踏進貓咪宇宙,展開中途之旅,拉拔過許多奶貓長大,卻也見過不少驟然離世的小生命。

    自春嬌到來,奶貓在煜綺人生中就如同魔咒般,源源不絕地一個接一個出現在她面前,才剛幫上一個孩子找到歸宿,一轉身,又遇到一對意外降臨的姊妹。照顧奶貓,對煜綺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事,卻未料這次中途照養,讓她再次經歷一回奶貓的生、病、死,感嘆生命的脆弱與無助。

     

    撰稿|呂芷晴       編輯|朱翊瑄       設計|黃品瑄        攝影|蘇于寬  

    50348663062 3e9fb1c3e8 c

    叮咚,黑橘貓宅急便到!

     

    一日,煜綺收到一則朋友的求救訊息,「豬舍有兩隻剛出生的小奶貓,妳可以幫忙嗎?」憶起事發當日,煜綺十分忐忑,因家中已有三隻貓女兒了,除了擔心空間不足,剛畢業的煜綺也正專心為未來準備,種種壓力下,實在難以接手中途,畢竟,照顧奶貓既勞神又傷財。 

    但聽聞兩貓剛出生,母貓又置之不理,掙扎之餘煜綺還是請朋友先觀察看看,真的不行再帶來餵奶。觀察後朋友決定將牠們帶來煜綺家,煜綺描述道,箱子裡的兩姊妹當時全身仍沾滿羊水,濕漉漉的,脆弱模樣讓她於心不忍,餵著餵著,還是收留了,命名為吉吉和桔桔。 

     104881
    由於其中一隻為黑貓,便以魔女宅急便的吉吉命名,初到煜綺家的牠們身上還沾有些許羊水和豬糞。

     

     截圖 2020 09 09 下午2.07.57經觀察,母貓走著走著就產下橘貓和黑貓,但生完後卻對兩隻奶貓置之不理,友人眼看情況不妙,便趕緊送往煜綺家。

     

    不忍心你們在外,我來照顧吧!

     

    初到煜綺家的吉吉和桔桔,身體十分虛弱,因為還太小不會使用奶嘴喝奶,加上沒有喝到初乳,擔心牠們抵抗力較不足,煜綺緊張地與仍在就讀獸醫系的男友定良討論,決定以蝴蝶針的細軟管作為口胃管,並搭配著針筒替牠們灌食,一方面既能降低嗆奶機率,也能精準掌握餵食量,嘗試讓兩個小朋友吃飽喝足。 

    餵奶計畫奏效,正稍稍放鬆之際,兩人卻發現兩貓都有下痢狀況。儘管送醫後獸醫師建議再多觀察幾天,但煜綺及定良懷疑,可能他們不適應先前中途奶貓喝剩的奶粉,餵了兩天貓咪便出現腹瀉,叫聲也漸漸虛弱,因此初步推測與奶粉不合適有關,便即刻下訂奶粉,未料才過一晚,定良發現吉吉身體開始漸漸虛弱,精神也變得比較差,隔天早晨發現,吉吉的小小身軀相當冰冷,在出生第四天驟然離世,令煜綺和定良都十分痛心與自責。

    事實上,兩貓剛到煜綺家時,吉吉的食量還有叫聲都較桔桔來得大一些,活動力也比較好,正想著再趕緊更換配方,想不到仍晚了一步。 

    「其實心情有點沈重,但因為剛接到時,知道牠們沒有喝到初乳,抵抗力一定較差,因此就有養不大的心理準備。」煜綺緩慢地說著。原來過去的她,也曾經歷奶貓夭折,當時她非常傷心,曾想過不再奶貓了,內心也知道,與母貓分離的幼貓,本身生存率就比較低,「我不能把奶貓離世看太重,否則以後就沒辦法繼續救援了。」她和我們說著,也像在和自己說。 

    看著橘貓桔桔喝新奶粉後,下痢情形大大改善,為了找出吉吉真正的死亡原因,他們也在事後進行屍檢,結果發現器官都沒有問題,也無嗆到的痕跡,但直腸卻有出血的狀況,因此更加認定吉吉的死與不合適的奶粉息息相關,事後,定良更難過地將吉吉埋在樹下,答應牠:「我們會好好照顧你姊妹的!」 

    received 1529608563867997已離世的吉吉,願你來世更加健康幸福。

     

    50126330777 42f24f6078 c努力喝奶,桔桔要承載著吉吉生前的求生意志勇敢長大!

     

    約定好了,努力拉拔你長大

     

    除了吉吉的噩耗,桔桔一直有O型腿的問題。 

    朋友將兩貓帶來煜綺家時,一進門就說道:「我剛剛發現橘貓的後腳畸形耶!」煜綺接過奶貓仔細一瞧,心裡吶喊:「完蛋了,這隻就算順利活下來也很難送養,但我養不起第四隻了啊!」 

    接二連三的狀況,令煜綺與定良懊惱不已,兩人協力上網搜尋並就醫,希望能找到恢復桔桔O型腿的一絲線索。經過一番搜尋與消化,獸醫師與兩人討論相關文獻後,推測彎曲的O型腿可能是一種因近親繁殖而引發的罕見疾病*。 

    用彎曲的雙腿爬行著,桔桔想要努力往前,卻因後腳支撐力不足而頻頻後退,無法好好走路,令煜綺心疼不已。 

    之前中途的奶貓一個月大時可以自己找路下床,但桔桔不行,雖然牠還是能自行走路,但因為關節彎曲,所以就沒有那麼靈活。」煜綺分享道,曾在網路上看過相似案例,貓咪雖然支撐的關節部位長繭,但長大後依然能行走、跳躍,甚至玩逗貓棒。儘管罹患罕見疾病,所幸桔桔的生活方式仍與一般貓咪並無二致。

    然而,煜綺仍不想放棄讓桔桔雙腿復原的機會,反覆與醫生討論過後,發現可以手術打骨釘、或是透過按摩與外力固定讓骨頭慢慢復位等方式。考慮到桔桔還小,煜綺不希望牠有太多苦痛,再加上醫療費高昂,因此她決定嘗試幫牠按摩復位。 

    每天晚上,煜綺會在桔桔喝完奶後為牠輕輕按摩約10分鐘,那是桔桔最天使的時候,剛吃飽正睏的牠,會不躁動地躺在床上讓煜綺按摩,經過三週的努力,煜綺驚訝地發現,桔桔後腳真的有逐漸恢復!儘管佔掉她下班休息的時光、和家中其他貓的陪伴,但看著桔桔一天一天地好轉,讓她感到相當欣慰。

     

    *獸醫證實桔桔罹患「後腳先天跗骨伸展過度(Congenital Tarsal Hyperextension)」,因後腳異常向內彎曲,腳掌無法貼地,只能靠踝關節行走,長期下來會導致關節部位長繭,貓咪較無法跳高。由於案例尚不多,尚無法找到確切病因,推測與近親繁殖有關。

     

    50126125976 d102307318 c儘管難以向前,桔桔仍努力地走著。

     

    50126137436 2ebcf3fc51 c後腳按摩,是桔桔每天晚飯後的例行公事!

     

    S 46800933為了找到讓桔桔恢復正常行走的方法,煜綺男友深入研究文獻,並與獸醫師討論。

     

    給牠們更好的生活,無怨無悔

     

    若早知道吉吉和桔桔身體狀況不佳,還會救牠們嗎? 

    煜綺堅定地說著中途的原則,「遇到了,考量當下的狀況後,能接就接。」由於每個人生階段不同,且空間有限,收留奶貓前一定要評估自身能力,才能給貓咪與自己更好的生活。

    此外,煜綺也認真地說道,雖然做中途對流浪貓族群的影響力不大,但若是將牠們帶回家,進行結紮並找一個家,至少不會生更多的小貓;對於無法中途的浪貓,煜綺也分享過去曾替家裡附近浪貓進行TNR(捕捉、結紮、放回),讓附近的母貓不再生生不息地產下一胎又一胎,她期許自己未來若有能力,能繼續幫浪貓做TNR,盡可能地幫助浪貓數量的減少。

    照顧奶貓需要花費許多睡眠、精力以及耐心,更必須犧牲時間,才能一點一點地把脆弱的小生命扶養長大。「當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鬧鐘,而是奶貓的叫聲,我常後悔為什麼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煜綺笑著抱怨,卻也坦言,看著牠們吃飽喝足,露出滿足又可愛的睡臉,在三、四周齡時一會兒跌、一會兒撞地討奶喝,送養後長成圓潤健康的大貓,這樣的幸福,也成為煜綺中途貓的成就感來源,未來,更希望能幫桔桔找到一個好歸宿。

    或許中途奶貓不能有效減少流浪貓的數量,但至少我們有機會改變牠們的一生。

    今後,煜綺也會繼續努力,為貓咪們找到幸福的家。 

     

    50125596953 d0216637a7 c通往幸福的家前,有我們陪著你!

     

    50125672173 17d656ab4b c經過長期的按摩,桔桔現在已經能正常走路囉,喜歡就採收回家吧!領養請洽煜綺,LINE ID:yuchi8488。

     

     

  • 生命的牽絆總不期而遇——頂客族意外變奶貓奴

    小白與肉包結婚兩年,為了滿足舒適的生活品質,同居時就決定維持兩人生活,只有彼此和陽台植物的陪伴,過著從容的日子,直到⋯⋯

    一如加班日常,小白在黑色夜幕下前往新竹火車站準備回楊梅;時逢梅雨季,濕漉漉的人行道瞥見一個不知名小物體拖住她匆忙的腳步,「那時看到一坨黑黑東西在蠕動,我就用雨傘去撥弄,發現竟是一隻貓!」四下無人也無貓,毫無辦法只好向肉包求救,「我說路上有隻貓,可以撿回家嗎?肉包說『不行』,我說『好』,但掛上電話就把貓放進背包。」看著奶貓在地上掙扎,明顯處在生死關頭,小白不顧先生反對,一手撈起又輕又冷的落難奶貓,暫時將兩人協議的最高生活品質原則拋諸腦後。

    撰稿|曾國軒    編輯|朱翊瑄    設計|黃品瑄

    截圖 2020 09 10 上午11.41.24

    當晚就住院 掙扎救不救

    當小白見到肉包時,故作鎮定掩飾心虛,「嗯⋯⋯我撿了。」只見肉包翻了個白眼,擺出萬般無奈的表情;可是貓都到面前了,肉包一時半刻也沒輒,從沒養過貓的兩人只好先採買基本用品。然而到了寵物用品店才發現大事不妙,「因為貓和包包都是黑的,直到把貓抓出來放在燈光下才看見牠的眼睛、鼻子、嘴巴都在流血!」當時晚上九點多,楊梅的動物醫院已休息,只好緊急跨區到中壢的動物醫院掛急診。一路上,小白擔心奶貓安危,還要面對肉包的沈默。

    初步檢查,發現不僅有外傷,奶貓疑似遭外力撞擊使得頭部腫脹;於是在兩人手足無措的情況下,奶貓立刻被安排住院了,小白甚至簽了人生第一張放棄急救同意書。

    撿貓的那刻起,煩惱便排山倒海而來。龐大的醫療費用以及沒有照養奶貓的經驗,使得小白和肉包忐忑不安,沒想到住院期間還發現疑似癲癇的症狀,讓兩人陷入積極救援或放棄醫治的討論。「堅持醫治會讓奶貓承受痛苦,腦傷應該是未來送養的阻礙,可是我們憑什麼主導奶貓生死的權力⋯⋯」一連串問題,小白和肉包找不到明確的答案。

    01淑娟被放進背包內袋坐火車,因為都是黑色系導致小白根本沒發現淑娟當時在流血。

    邊上班邊奶 世界累奶媽

    即便內心充滿擔憂,在奶貓稍微穩定後,小白還是從醫院接回了奶貓,甚至起了名字,「因為當時以送養為目標,所以就不想用心取名字,加上老一輩都說名字越菜市場越容易活下來,所以白天叫淑娟、晚上叫常威,希望牠有天生神力。」小白打趣地說著,最後在獸醫師的性別見證下定名為淑娟。

    淑娟空降小白的職業生活,在每兩三小時就得餵奶的考量下,只好取得同事的許可,當起職業奶媽,「剛出院頭兩周,我會帶淑娟去上班。早上六點牠就會開始哀嚎,大約過半小時就會變成嘶吼。」每天早上餵飽淑娟之後,小白開始打包奶貓必備用品,最後將淑娟裝進貓背包才能出門上班。淑娟擔當辦公室第一隻出現的動物而備受寵愛,同事都很樂意充當短暫的奶媽。

    上班稍微喘息,下班卻閒不得;養貓零經驗的小白和肉包深怕任何閃失會造成遺憾,一邊從網路尋找癲癇貓咪的注意事項,一邊向資深貓友請教奶貓的照顧要點。以前兩人的時間只用來埋首工作或盡情享受生活,那段日子卻為了換取淑娟的存活機會而忙碌著。

    幸好淑娟爭氣地長成活力無限的探索寶寶,卻影響到小白和同事的工作進度,小白只好讓淑娟顧家,「我跟肉包商量,希望他午休時間回來餵奶,我就準時下班回家陪淑娟。」沒想到以工作為重的肉包竟一口答應,令小白既驚訝又欽佩。雖然工作繁忙,仍用力擠出回家泡奶的時間,肉包坦言當時只掛念獨自在家的淑娟會餓著。

    肉包的轉變不只一樁,明明拒絕撿貓,卻在不知不覺中被淑娟收服了,甚至打破了許多原則,「肉包有潔癖,當淑娟被抱到很舒服就直接尿在他身上,他居然沒關係!」原本家裡可用一塵不染來形容,但自從有了淑娟,就再也沒有乾淨的一刻。面對再也喚不回的潔淨,肉包多是默默地打開吸塵器;面對潛在的氣喘問題,肉包也只是添購空氣清淨機,不曾怪罪淑娟到處跑跳而掉落的毛。

    06淑娟去獸醫院回診,剛打完點滴,腳上還綁著繃帶,安心地躺在毛巾上睡著。

     

    送養送養 送給自己養

    照顧奶貓雖疲累,卻因而看見彼此的溫柔。小白回想照顧淑娟的過程,發現了肉包不同以往的一面,「肉包每次都對著我叨念,說要對一個生命負責真的很麻煩;但真的面對這些麻煩時,他還是願意去做,而且做得很好。」如同淑娟意外地到來,肉包為了淑娟平安健康地成長,退讓原本堅持的生活原則,付出耐心去對待一個小生命,將淑娟照顧得無微不至;小白為此十分欣慰,相信未來即便發生了無法預期的困難,肉包也不會放小白獨自面對,是個願意搭肩同行的共患難夥伴。

    眼見淑娟即將滿三個月大了,當初兩人的送養底線到來,「其實肉包心裡一定想把淑娟留在身邊啦,因為在討論的過程就可以感受到肉包的掙扎。」肉包手機滿滿淑娟賣萌的照片、每一次關心淑娟的問話,以及在桌邊彎下腰對著淑娟說悄悄話的模樣,早已被小白看穿。

    20肉包輕聲細語地跟淑娟說話,令小白又氣又好笑。

    深知肉包猶豫不決的個性,小白決定動之以情。一路上討教的貓奴前輩都不看好淑娟,畢竟受傷奶貓遇上養貓新手就是最容易發生憾事的組合,何況還有潛藏體內、無法預知發作與否的癲癇⋯⋯不過這些障礙並未擊垮小白和肉包,反倒格外細心面對手上叫聲宏亮的討奶小怪物。在歷經數次驚心動魄的照養岔子,度過幾個無法安睡的夜晚,所幸癲癇如兩人所願沒有來找碴,淑娟順利長大了。

    「如果淑娟被我們照顧都能活下來,我覺得淑娟就是想跟著我們啦⋯⋯」以為順著這份情緒,肉包會動搖而答應收編,沒想到他卻開出一項條件,「如果要養,那就養兩隻。」正當小白還一頭霧水,肉包默默接著說,「只有一隻貓,怕淑娟太孤單,而且牠轉食不是很順利,如果有哥哥或姊姊陪牠、教牠也很好。」在小白心中,慈父行徑又多添一筆,也因此順利將名為鐵雄的橘貓哥哥接回家。

    50129491307 bb083adc00 k淑娟活力十足,常在家裡爆衝,玩累了就到小白的腿上瞇一下!

    不再頂客了 有貓新生活

    看著活蹦亂跳的淑娟,小白非常慶幸當時義無反顧救貓的決定,「後來有次經過撿到淑娟的地方,疑似有小貓屍體,我就跟肉包說還好有把淑娟撿回來⋯⋯」一想到那小小身軀可能是淑娟,小白平緩的語氣中摻雜淡淡的哀傷。

    從兩人生活走進一家四口,家裡的氣氛比起以前熱鬧許多。肉包待在家裡的時間變多了,雖然小白知道他是為了心愛的淑娟,但還是很享受意外增加的相處時光;而小白也改了加班習慣,寧可把工作帶回家也要陪貓,兩貓意外成為兩人更加親密的誘因。

    過去一直保持頂客族的身份,從沒體會過另一個生命帶來的冷暖牽絆,「以前上班就是把自己顧好,現在就常常想著今天淑娟有沒有吃好、鐵雄過得好不好。」雖然小白和肉包還在適應兩貓的破壞力和咬人攻擊,但嘴上抱怨,臉上笑容卻怎麼也藏不住。

    下午陽光灑進落地窗,終於等到兩貓玩累的時刻;小白摸著鐵雄,肉包抱著淑娟,「希望牠們好好地長大,可以健健康康的。」兩人默默許下願望。過去心中只有彼此,從現在起,小白和肉包多留了兩個位置,改建成兩人二貓的甜蜜小窩。

    截圖 2020 09 10 下午2.34.29

    50129257761 bf5656e1b5 k 正值三個月大的淑娟,已經長成亭亭玉立的可愛幼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