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擬續養」算是棄養嗎?——到柏林動物之家修一堂沒有標準答案的生命課

    我趁著旅居柏林之便造訪園區,除了實地感受現場氛圍外,也有幸訪問到任職於柏林動物之家的Julia Sassenberg專員。我們從場館、人力和經費聊起,進而談到收容比率及動物待遇問題,直到論及「不擬續養」,我終於忍不住(也許略帶怒意地)問道:「對於這些未盡飼養責任的飼主,難道都沒有任何罰則嗎?」想不到,Julia非但沒有和我一塊同仇敵愾,反而正色替我上了至今難忘的一課。

  • 小病毒感染——遊蕩犬貓對石虎造成的致命威脅

    除了棲地破壞、人為開發之外,流浪動物,也成為石虎的生存威脅之一?在野外的犬貓,對石虎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最新研究發現石虎高比例地感染小病毒,又和流浪動物有什麼樣的關係?

  • 留下來,或帶我走?從城市留言板看街頭動保意識

    還記得今年四月中的上班路上,看見幾位居民一同向前傾,圍繞在公司附近的轉角小公園圍籬旁,好奇驅使下一同湊上前看,沒想到迎面而來的,是一張護貝仔細的留言紙配上一張貓咪照,啊!這不就是工作室附近的地瓜派嗎?

  • 看動團提TNR入法「麻醉甚至絕育可由非獸醫執行」的荒誕訴求

    根據台灣動物保護聯盟所倡議的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其中新增的第22條之7,條文中的「依前項辦法培訓考核合格之誘捕、絕育、安置執行人員,應授與證書。 前項人員取得證書後,得對第一項捕捉之流浪動物施行麻醉,不受獸醫師法之限制」,美其名是經過訓練就可以領證書合法使用麻醉藥品,這個條文明明就寫著誘捕、絕育、安置執行人員,也就是說這位訓練完成的人員就可以做這三項業務,不是嗎?又是用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用麻醉來偷渡絕育。這不就是筆者上次說的聘請掛羊頭賣狗肉的人做諮詢委員,排除臨床獸醫師的參與的後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