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採訪側寫|水獺其實並不脆弱,袁守立陪打終局之戰

    金門——歐亞水獺在台灣最後的棲地,窩編追尋而至。艷陽高照的冬日,窩編第一趟車程即從極西開到極東,軍管背景遺留下來複雜難辨的道路,使我們行經無數個圓環,轉了一圈又一圈,選對或選錯路,失之毫里差之千里,條條通往不同的方向,像是稍稍體會了水獺一踏錯路,踏上紛雜的陸路,可能淪為路殺亡魂的艱困處境。圖|袁守立在金門守護水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