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園.jpg

訪談對象:王瓊賢 | 小賢豆豆媽

 

「一直以來,希望自己有所成就時是因為是一名厲害的攝影家,而不是一個幫助貓很多的大好人!」小賢豆豆媽笑著,語氣中似乎卻又帶了點無奈。 在接觸淡水街貓以前,小賢豆豆媽已經從事攝影行業好一段時間,當時只敢拍攝家貓,不敢拍攝街貓,因為每一眼瞥見都是種心理上的糾結。很多時候害怕,多看一眼後的不忍心,使自己又忍不住將貓咪帶回家。

 

 

 

3664831457_7d2d51a13d_b.jpg

淡水街貓 | 圖片來源:Flickr  幾架D

 

 

與淡水貓的初次見面

 

 

在2008年時,小賢豆豆媽因為購買了新的鏡頭,加上朋友說道淡水有幾隻親人的貓咪,因而開啟了這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機緣。當時在尋找畫面的過程中,小賢豆豆媽看到了一名愛媽正在餵食貓咪,她覺得這個畫面很美,希望可以拍下,卻沒想到對方回過頭說道:「你不要拍到我喔!我現在很醜。」儘管如此,兩人還是開啟了話題,這才知道彼此都是部落客,在交換了彼此的部落格以後就開啟了兩人更深的互動與連結。

 

那名愛媽是一名文學家,名為林蔚伶,筆名忽忽。平時她會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下自己當日餵養貓咪的小故事,而小賢豆豆媽則是定期的觀看。直到有一天,她發現忽忽的筆調似乎沉重了起來,一篇名為老人會的屠殺的文章,內容講述著淡水河附近的街貓被大量撲殺,這則貼文引發了小賢豆豆媽的想法,也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了一篇如果淡水老街沒有貓那還叫做淡水嗎?,當時受到了許多的回響,也引起了報社媒體與貓咪論壇的轉發。最終由於民眾的陳情、文學家、有心人士一同努力串聯,促使政府承諾「淡水不再抓貓」。

 更多故事......

 

 

 

14548860036_f98a441b69_k.jpg

淡水街貓 | 圖片來源:Flickr  licht yang

 

 

 

因為貓,牽起緣分

 

 

不論是因為文章引起的效應,抑或是忽忽因意外過世以後的媒體報導,來到淡水餵貓咪的志工的確越來越多,而大家也在幾次打過照面以後慢慢熟識。爾後更創立了淡水有貓粉絲團,讓關心、喜愛淡水街貓的民眾都可以加入,間接地帶動與整合了資源分配與利用。當貓咪遇到疾病、需要醫療費用時,可以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大家互相合作、共同努力。然而初始時,由於並沒有一組織性,志工當中有時也會有些微爭執。隨著志工來來去去,最後走到了現在。小賢豆豆媽笑著:「後來加入的志工都很難能可貴。他們會說:『你上次已經付很多了啦!這次換我付。』這種氣氛不是很好嗎?」頓了一下有些欣慰的說,「也是因為有對的人進來,大家才會越來越好。」

 

其實這種團體做公益的事情,一旦有私心,就會很難做下去本來團體當中就會有人付出多、有人付出少。每個人能力不同,不可能每個人付出一樣多,能付出就已經很值得了,因為這本身是沒有回饋的!   ──小賢豆豆媽

 

 

 3664744031_71e6f96cce_b.jpg

淡水街貓 | 圖片來源:Flickr 幾架D

 

 

規劃,才能走得更遠

 

除了長遠的未來規劃,從餵貓這件看似簡單的事情就需要大家的整合。由於過去大家處於各餵各的,有些時候貓咪特別飽;有些時候可能會餓個一兩天,如果沒有分配時段,或者讓其餘志工跟進進度的話,除了貓咪的飲食不規律以外,也會造成額外的浪費。解決之道即是建立小群組,讓經常餵食的志工能夠互通有無。除了告知餵食與否以外,如遇貓咪需要連續幾日點藥的情況,也可以在群組中即時報告,讓接下來幾天的志工也知悉這個問題;又或者如果連續幾日沒有見到一隻貓咪,大家可以趕緊去找,或者心裡也比較有個底。這些都是在走向未來以前,最基本且迫切的事情。

 

移居諾亞方舟──不得不做的決定

 

淡水除了街貓,也有一些民眾放養或者郊外的街犬。從2013年起,即有志工陸續發現貓咪被街犬攻擊受傷、身亡的案例。儘管志工們嘗試多種方式,像是:試圖與街犬打交道,但是無功而返;或者是向當地申請製作「貓咪避難空橋」,讓貓咪在遭受追捕時可以迅速向高處躲,可是卻因里長認為:「做了那個,貓會更多。」最終無法達成。小賢豆豆媽語帶無奈地說:「預防針、跳蚤藥、結紮,這些都已經做了!」在諾亞方舟以前,小賢豆豆媽其實就已經在淡水租了兩間貓屋。當初的用意僅為暫時性的收容,諸如:結紮完貓咪的修養、需要定時點藥的貓咪歇腳處,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走向諾亞方舟之路。原本位於三芝的諾亞方舟是小賢豆豆媽住了七八年的房子,由於颱風的摧殘才暫時搬離、重新裝潢。然而遇上了急需遷移淡水貓咪的問題,在裝潢好過後就成為了諾亞方舟的落腳處,「但是」,小賢豆豆媽苦笑,「一直很擔心三芝太遠,會沒有志工願意來,幸好最後還是有兩三位志工願意來幫忙!」今年五月,淡水警察局周邊的貓咪們正式入住「諾亞方舟」。

 

這個決定是艱難的。

 

小賢豆豆媽提到,當初有些人仍反對將淡水的貓咪帶至諾亞方舟,他們認為,就算不安全,也不能夠剝奪他們的自由。所幸身邊仍有需多支持的志工,最後才成功地將淡水危險區的貓咪帶到諾亞方舟。

 

 

(新增)諾亞方舟介紹圖_小賢豆豆媽提供.jpg

諾亞方舟的龍龍,即將送養 | 小賢豆豆媽提供

 

 

諾亞方舟啟航

 

現在在諾亞方舟,每個周一至周五有固定一個志工從淡水到山芝來照顧貓咪,小賢豆豆媽笑著表示:「她幾乎是在這裡工作了!」而六日則是分別由不同的志工來照顧、餵食。從原本捕捉回來到現在,已經送養了十幾隻貓咪,對志工而言都是一種鼓勵。小賢豆豆媽還提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因為有些貓咪照片特別可愛,也就會有比較多人分享、轉發,導致最後那隻貓咪的詢問度很高。這時看了欲認養人的資料認為不差的話,小賢豆豆媽就會詢問:「你一定要這種花色的貓咪嗎?還是虎斑也很可愛!」有好幾個案例即是對方也愛上了其他隻貓咪,最後轉養別隻。等同於,「po了一隻貓咪的照片,送養了三、四隻貓咪」很有成就感。

 

對於未來,小賢豆豆媽表示有一定的藍圖與想像,能不能實現就只能且戰且走。

她笑著說,「或許未來親人的貓咪都送養了,只剩下怕生的貓咪,沒有人要來了!」

 

 

 

14592030433_b5111b4269_k.jpg

淡水街貓 | 圖片來源:Flickr licht yang

 

 

 

窩後記

 

 

參觀諾亞方舟的同時,對貓咪們的擔憂變得不那麼沉重,儘管「諾亞方舟」這個詞中滿了無奈。靠近淺水灣的諾亞方舟,有著很舒服的空氣、很美的山海景。走到每一房看著不同個性而被分居的貓咪們,他們似乎都在想著些什麼。有些貓咪上前主動的磨蹭、撒繳;有些貓咪待在原地,愣愣地看著我們;有些貓咪是拉開窗簾時,才發現他們躲在裡面,正望著撒進陽光的窗子。你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特別的想念淡水、想念自由,但是至少知道他們在這裡可以是一個安全無虞、不須擔心飲食的環境,或許在不遠的一天,也可以找到一個溫暖、幸福的家。除了諾亞方舟以外,許多地方也同樣存在著許多兩難的抉擇,有人可能覺得浪浪自由自在、很好;有些人可能覺得浪浪飽受風寒、飢餓可憐,但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是怎麼地看待自己的人生,所以我想,人們也只能盡心盡力的去評估與判斷,做出可能最適當的選擇了......

 

 

延伸閱讀:承受不了牠們一再被撕裂 淡水貓移居「諾亞方舟」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作者: 王瑞伶
一個憤怒卻想同時兼具理性的人。堅信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真理,只有相對的事實,努力的在思辨的過程裡,找到自己信奉的價值。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