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黃繼霆醫師進入中和動物之家擔任駐所獸醫;2013年,紀錄片《十二夜》上映;2019年,《十二夜2》正如火如荼拍攝中,而黃醫師擔任駐所獸醫進入第8年。是什麼原因,讓黃醫師和導演 Raye分別踏入了動物保護這條路?又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仍持續為動物努力著?

 撰文|羅奕儒 編輯|陳信安 設計|林昕慧   攝影|蘇于寬

黃:《十二夜》那時候動保處是請我們每個人都去看。

瑞:真的喔!居然有規定!(大笑)

黃:其實看完我不會覺得很訝異,因為都看過了,更慘的都有。我進來防治所前是待在動物醫院,完全不知道收容所的慘樣,所以我很好奇妳怎麼會想拍?

瑞:我在吳興街長大,山上就是臺北市舊收容所,小時候在公園玩會有燒狗的臭味。我念的是信義國中,那時候華納威秀還沒蓋好,工地犬常會跑到學校裡來,我看過非常多次清潔隊來抓狗,那個年代捕犬工具還是純鐵絲,對小朋友來說其實挺恐怖。

瑞:有一次我和同學想知道狗被抓去哪,就背書包上山去收容所,還帶了一窩小狗下山,結果全部中犬瘟,很慘的回憶,後來也就沒有再接觸。後來我和這位同學2010年在Facebook上遇見了,發現她還在這個圈子、持續轉貼收容所安樂死的新聞,想起小時候的回憶,發現幾十年了都沒有改變,才覺得這件事應該讓大家知道,也才開始學拍紀錄片。 

黃:你在彰化拍,他們怎麼會同意? 

瑞:他們的情況跟你們很像,人力不足需要靠志工幫忙,所以我是先透過志工去了解情況,最後在一個類似尾牙的場合請志工把企劃書給所長,告訴他我們覺得應該透過媒體讓大家知道收容所的狀況。他是說覺得被騙了,我覺得沒有啊~(吶喊)

 

46826122642 98e969a45b k

螢幕快照 2019 05 01 下午6.44.19《十二夜》殺青、上映了,Raye卻一腳踏入動保這條路,再也沒離開。

45963767435 2f8525812d k動物之家內,許許多多的動物仍等待著一個家。

46694826404 ea3593e6f7 z資料卡上的資料,成了牠們被分類、記憶的方式。 

瑞:其實《十二夜》的企劃書有一半路線在講狗,一半路線講人,只是人的部分那時沒拍完,第二集其實是把之前想做的事做完。

黃:第二集目前拍完了嗎?

瑞:還在取材...(笑)你呢,怎麼會想到動物之家?

黃:我2008年高考考上公職獸醫師,一開始到台北縣政府動物疾病防治所服務,那時流浪動物資訊並不公開,收容所還是清潔隊管理;狗貓資訊只是一張紙寫哪裡抓到,就算生病、受傷、骨折也沒有獸醫師進行醫療處理,不是死在收容所就是等安樂死。直到2011年所長派我來中和動物之家,不然可能早就離開公職了,做官實在不太適合我。

瑞:人家都是被派到這裡想離開,你是想離開結果來到這裡然後留下來?

黃:對啊,其實新北市動物之家的獸醫師流動很快,板橋、新店都換好幾個,因為待越久,其實事情越多......

瑞:什麼原因讓你待這麼久?真的很久欸!

黃:新北市動物之家獸醫師大概我待最久(笑),這裡可以做我喜愛的臨床工作,幫動物治病是我當獸醫師的初衷;每年都有希望完成的事,慢慢達標是我待下去的動力。之前的目標是所內動物完成疫苗注射、動物健康管理建立制度、受傷動物治療、和志工們合作增加認養率,接著希望完成全數收容動物結紮,未來可以像國外一樣每隻出所動物都結紮完成

 

39913471303 0f38311691 k47417990351 7606d824c2 z在收容所的草地,黃醫師與Raye暢談著彼此的經歷。

從《十二夜》到零安樂?

 

窩:當初零撲殺大家都說是《十二夜》效應,那時有感受壓力嗎?

瑞:就覺得要出事了(笑),因為零撲殺這件事跟我預想的太不一樣了。零撲殺聽起來很漂亮,但實際上沒有任何作為要做,只是不殺而已,這其實不是我們期待的。

瑞:零撲殺確實倉促,而且在推行時沒有足夠的資源投入,或是相應的政策,像是沒有說幾年內要把晶片植入率、家犬貓絕育率拉到幾成、利用什麼方法。如果這些政策有搬出來,沒有人會反對零撲殺。

黃:法案出來是說2年後零撲殺,但新北市提前在104年3月就開始,而我們第一線在政策公布前1-2個月被要求暫不執行安樂死,但也沒說為什麼。

黃:那時的壓力就是已經收容一堆狗,卻還有狗要進來。 狗被通報了不能不抓,飼主無法飼養的家犬依動保法一定得收容;後來政策慢慢修改,現在寵物棄養必須媒合1個月,或完成飼主責任才能入所,再加上精準收容等政策,才能維持零撲殺。

瑞:有種見招拆招的感覺。

黃:對,一開始新北市政府有公佈配套措施,但實際執行後知道有哪些不足,邊執行邊修改,才走到現在的狀況。

瑞:臺灣很多政策就是這樣,看不到未來的樣子,所以不知道現在要做什麼。那時候不知道零撲殺會變什麼樣,疑慮和擔心都是有道理的。2016年嘉義防治所運送狗出事,就是零撲殺的反應,甚至不知道是不是發生過一樣的事。

d17474702016年,嘉義縣家畜所將犬隻送往南部狗場過程中,疑似超量載送、空調異常,造成犬隻悶死。圖/徐園長護生園提供

瑞:但你說零撲殺有沒有用,我覺得它達到很多以前沒辦法做的事。推動零撲殺時,動督盟(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有他們策略上的考量,把後路封死,所以政府不得不去注意源頭、處理原本不做的事情,像飼主責任。我那時就說,零撲殺現在看覺得很痛苦,這5年是震盪期,可是往後50年來看,會是重要的里程碑。

黃:現在是零撲殺,當然也是有好處。 

瑞:對於減輕工作上的壓力有幫助嗎?

黃:工作人員的壓力應該是變大,因為收容數量越來越多,收容場地又有限;但獸醫師心理壓力減少了。之前安樂死是委外獸醫師執行,但由我們牽(拉)進來醫療室(很諷刺,安樂死是在醫療室執行),那時挑的狗都比較不親人,牽出來時都會掙扎;結束後裡面躺滿狗屍體,心情真的很沉重。雖然安樂死每個月1-2次其實不多,但就是每個月都要經歷...........

瑞:不是你做,不代表那個決定不痛苦,也不代表會比較容易。

黃:嗯,現在不用再經歷選狗和牽狗出來,醫療室滿地都是狗屍體,壓力真的輕一些。而且我認為,零撲殺是不可能回頭的,未來得繼續做下去。 

19859088000 10b91ddc9f k幾年前到中和動物之家,那時的大白還能自在地走走、曬曬太陽。

46878326711 1bf16c98e0 k志工黃新,在中和動物之家擔任志工邁入20個年頭,經歷了流浪動物交由清潔隊負責、收容所還存在安樂死的年代。

20047100915 6c2ac28865 k 131936939367 004aefabcb k志工來的日子,也是犬隻們能放風玩耍的日子。

46694826614 37aae021d9 z人力不足的狀況下,志工們的協助格外珍貴。

 

安樂死與否,攸關生死的難題

 

瑞:我覺得光是安樂死這件事,在獸醫教育也還不夠被看重,關於生死學、或獸醫師心理要怎麼調適這件事。 

黃:其實為什麼會有安樂死,是從人的觀念來的,當疾病讓人沒辦法忍耐的時候,就會產生安樂死的念頭;狗會想要自殺嗎,不會啊一點都不會,狗就算養到年老只能躺著還是會吃東西。牠們其實不會想要求死,牠們都想要生存下去,安樂死是從人的觀念去看的

瑞:就是動物福利的概念。

黃:對,以前老師說過,當你覺得動物疾病已經影響到牠的生活品質,也影響到飼主的生活品質,就可以考慮安樂死。我們學習醫學,學會知道身體運作的功能、疾病的進程,當我們知道生命已經快到終止階段,才可以考慮安樂死。動物之家以前有還有安樂死時,是針對健康的動物,只因為收容不下,當然就獸醫師的角度比較沒辦法接受。

黃:之前我做安樂死,也是針對已經癱瘓、快走到生命終點的動物,知道牠其實很痛苦,才會幫牠做。以前所裡有隻大白狗有乳腺腫瘤,雖然幫牠進行手術切除,但後來還是轉移到肺臟,當時曾考慮要安樂死,但因為養久了、有感情,所以真的做不下去,最後牠是自己走的。

瑞:所以你其實腦袋有一邊會知道牠的病程,也許安樂死對他比較好,但另一方面也因為照顧牠這麼多年,所以很難動手?

黃:對,如果不是這麼熟悉的狗,站在幫牠解脫痛苦的立場,還是會做吧。 

 45963913525 bcc48675e8 k現階段黃醫師最放不下心的,則是隻曾經癱瘓過的米克斯——斑斑。

 

46878285021 d2b899bd3c k平時,黃醫師在工作,斑斑就乖乖地跟在黃醫師腳邊,顯然是稱職的保鑣呢! 

7年前,斑斑在路上遭車撞,肇事的人並沒有丟下牠,帶牠去看醫生、訂製輪椅,但最終仍因覺得自己照顧不來而選擇放手,帶到動物之家來。黃醫師尋找公家外的資源合作,替斑斑動了手術,目前雖然不能跑跳自如,但至少不再需要坐輪椅。 

黃:其實我覺得斑斑個性變好很多,現在比較不會咬其他狗。以前我牽一隻比牠還大的狗,牠從後面偷襲(大笑)

瑞:個性真的很差欸,我兒子(狗)也是對狗很差,那天我們製片帶他家的紅貴賓來,差點被咬死(噗嗤)

 

不管怎樣,都需要有人好好照顧動物

 

黃:對我來說,一些動保團體會站在監督收容所的立場,但不會主動提供協助;其實我們需要是協助,而不是一直批評

瑞:你們就這些人力,是要批評什麼(笑)

黃:其實應該要合作、協助,才有辦法讓這裡更好。很多愛媽或動保團體都對政府都很有戒心,中和算很幸運,我們志工隊很早期就進來了。我2011年進來,一直到2012年7月動保處才招考動保員,那一年之間我要做什麼其實都是靠志工幫忙。早期幫有品種的母狗結紮,會有愛媽覺得收容所裡都是傳染病要接出去照顧,甚至還會上網批評,那時候也是只能請志工幫忙帶回家照顧......

志工:其實我原本很討厭流浪狗,以前我牽家裡的狗去散步,路上都會有野狗衝出來,每次散步都心驚膽顫、很不盡興。我一開始不是因為愛狗才來當志工的,我是想要了解這個課題,想知道野狗是從哪裡來的。

志工:我覺得付出是一種慈悲,但配合是一種智慧。別人覺得我們很奇怪,批評我們在安樂死時代為什麼不阻止安樂死,甚至和傷害動物的劊子手站在一起,因為沒辦法阻止啊!既然沒辦法阻止,就只能接受,並在能力內照顧動物。不管怎麽樣,都要有人好好照顧動物。

瑞:其實我覺得時代在轉換,過去公部門的確會把資訊封閉起來,但那個時代已經過了。現在所有資訊都在網路上開放、收容所開放時段都可以進來,現在是民間和政府的合作正要開始的階段。尤其當零撲殺政策開始走,彼此的不信任感是降低的,現在很多地方不像你們建立這麼久的夥伴關係,但也要開始建立志工制度,臺中收容所之前說留不住志工的向心力,其實你們的經驗就很適合分享! 

 

47365159642 295a16f006 z 遠赴美國洛杉磯取景,《十二夜2》將用不同的角度記錄流浪動物。 

47365160352 4c5f6c4eb2 z 收容所外,動物們過得好嗎?問題解決了嗎? 

45963771665 7cd824232c k收容所內、收容所外,黃醫師與Raye選擇用不同的方式守護動物。

47365159362 e038736f58 z站在第一線的動物之家,認真看待每隻動物。 

47365160292 5c471e3152 z外觀、個性、生理狀況,每隻動物的一生被仔細記錄下。 

47417990471 d3d1baf5f2 z衷心希望每隻送出的動物,都能得到飼主全心的守護。 

47417990031 1d0bcd6da6 z還在等家的孩子,盼望牠們也有機會被看見。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相關文章

【窩專訪】收容所的毛孩守護者—黃繼霆醫師 【窩專訪】收容所的毛孩守護者—黃繼霆醫師
  在Facebook上輸入粉絲專頁名稱:「中和動物之家黃醫師外科醫療紀錄」,...
收容所「零安樂死」政策停看聽 收容所「零安樂死」政策停看聽
今日由立委吳思瑤與陳曼麗邀請召開的公聽會『收容動物「零安樂死」政策停看聽』,首先由政府單位各縣市動保處或防疫所進行現況報告,...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