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動保教育,要兼顧事實與同理。而同理心的教學,也不該是跳躍性的同理「流浪動物」,而是先同理到「人」經驗與情緒。

 撰文|陳民峰——目前為國小自然科老師


狗如果群聚,會增加攻擊性 

上課一開始,我先請學生分享與流浪犬互動的經驗。根據統計,3個班72個人,高達59個有被狗追或吠過,大部分的學生對於浪犬都是不良印象。透過舉手調查,發生在住家三峽附近有高達30個,其中一半以上18人都是被群聚的浪犬攻擊。

其實連社會大眾至今都有這迷思,認為「我不犯狗,狗不犯我」。這兩三年來,越來越多的人犬衝突不禁讓人思考 — 真的是這樣嗎?提出被狗追或咬的經驗,部分偏激的動保人士可能拋出一句「是不是你先欺負狗」,然而這是怪罪受害者、替兇犬開脫的話。這樣一來,民眾只會累積對浪犬的不諒解與衝突。

事實就是,每隻狗會有每隻狗的個性,可能溫馴也可能桀傲不遜。然而當狗群在一個區域遊蕩時,超過三隻左右就會明顯的提高警戒性與領域性,超過五六隻則會出現階級性,並更容易主動攻擊,膽子變得更大。從吠人開始,慢慢地變成咬貓、追車、咬人,除此之外可以觀察到野狗群之中若有老弱病殘的個體,也會遭到群體「肅清」以自我淘汰。

 

26035463158 0673770dbd k筆者認為,流浪犬議題的處理不必全部捕捉或安樂,但一定要將數量控制到少數,才不會有人犬衝突。

 

從生態學來看,貓狗都是肉食動物,而且因為其階級性而容易被人馴養為寵物、陪伴動物,尤其狗狗特別明顯。自幼親人且受到管教的犬隻,自然與人們陪伴濃厚的情誼,所以「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然而放養或者流浪被餵養的犬隻親密接觸人類的時間沒那麼多,若他們把人類看得比狗還低——認狗為領率——那麼四處響起人犬衝突的警報也完全可被預料。

 

真實民眾反應就是害怕與討厭浪犬

當學生分享完與流浪狗的經驗後,學生舉出了很多浪犬問題 — 半夜群聚狗吠、追小孩、追人。漸漸的我發現我把他們的仇恨情緒拉抬起來,甚至有學生說要把狗殺掉。一切都在老師的掌握之中。

「殺了牠!」「咬回去!」

這些句子是否常常看到網路上的仇狗人士在叫囂?但我們也不該責備他們,因為他們有他們經過的故事,而且沒有了解有更妥善的解決方法。在解除仇恨與憤怒之前,只對著他們說「要和平相處」,本質上是一種「幹話」。

以教師平常上課來說,比起每次都遏止學生的不良行為,我們教育工作者更該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兩個部分,首先不分對象先梳理與同理情緒,再來冷靜以後面對問題尋找更好的解決途徑。

如果當孩子遇到流浪狗時,教師若只說不要欺負流浪狗,這種呼喊就變成過去的「道德課」,老師說說教條,學生懂這件事但不想實踐。因此教師就開始引導可以怎樣預防與理性處理,以暴制暴並非妥善良方。

有學生認為在行走之前要保持距離、避免進入到牠們地盤。也有學生認為雖然被追被咬,但也不該透過毒殺、砍傷的方式殺掉浪犬。老師直接說明動物受到動保法的保護。如同學生有人打人時要請老師處理,如果遇到人犬衝突,應該是尋找公家機關處理。

 

從習作來看浪犬轉變為工作犬的議題

最近網路的人犬衝突事件,我常常在下面看到很多替流浪動物發聲的留言。雖然對動物有愛心,但也對人類殘忍。「狗也會幫人欸」這邏輯的背後,則應是「狗也會害人」。「這些浪犬可以收編成工作犬」這提案似乎替人犬衝突找到緩解的藉口,但非常拖離事實。

61605262 455472601691346 2773283270907920384 n翰林版3下自然科習作舉了兩個收養浪犬為工作犬的特例

 

一個是2013/06/23在人間福報報導的屏東救難犬(黃金獵犬),第二個是2015/12/21自由時報報導從收容所收養的米格魯成為檢疫犬。習作內容有兩大主題,一個是領養不棄養 ,另一個是浪犬也能收容成工作犬。然而給不熟悉動保生命教育的自然老師帶,可能會讓學生誤以為浪犬都可以是人類好夥伴,是嚴重錯誤的概念。

習作所舉的案例,都是遭到棄養的品種犬,也只有品種犬容易成為工作犬,因為工作犬需要某些特質,比如親人、活潑好動、溫馴且遵循指令、貪吃(好訓練)。學生猜想工作犬的個性特質,可以猜到前面幾個,唯獨想像不到貪吃才方便作為獎勵進行行為訓練。

如今還有很多網路人士在喊狗是人類最好的夥伴,然而不是每隻狗都是人類的幫手,邏輯依然搞不清楚。為什麼在我的課堂要釐清這概念,是為了避免學生對於動保的流浪動物議題,有過分天真爛漫的想法。

26035485168 17e9d78814 k米克斯過於聰明,過分有自主性,非常不好控制,能成為工作犬的米克斯其實是萬中選一。

 

很多動保人士,一邊說要杜絕繁殖場的飼養,卻又一邊說這些狗狗可以成為工作犬,是非常矛盾的事情。

品種犬雖然有侵犯動物福利(遺傳疾病)之虞,但要幫助人類必須天性穩定;又說所有流浪狗都可以成為工作犬,更是天方夜譚。品種犬偶時是必要之惡,飼養米克斯並沒有那麼崇高。但是事情還是要面對的,我們必須要解決流浪動物帶來我們生活的種種困擾,並且不可以「產生痛苦的對待」才能符合人類的動保倫理。

 

浪犬的源頭在哪裡?

流浪動物氾濫的臺灣現狀,真的不是現在繁殖場造成的,每次看到動保人士有這說詞我都想要翻白眼。畢竟當代的繁殖場以小型犬為大宗,繁殖力與環境適應力都差,存活率很低。真正的流浪動物問題,都是早期繁殖場可魯棄養潮遺棄的大型犬+土狗基因混雜而成的米克斯中型犬。

目前的浪犬問題就是「不紮而繼續餵」,
產生繼續流浪的繁殖下一代浪浪。

我們在帶正確的動保教育,一定要認知到流浪動物的成因,不只棄養存在且可惡,還有大部分是野外餵養導致的繁殖。給學生看真實的新聞照片,都會發現他們的生活經驗中,追他們的除了吉娃娃以外,幾乎都是長得一副米克斯樣。沒有黃金,沒有瑪爾濟斯與貴賓,沒有米格魯與柴犬。

浪犬都是米克斯為主,哪間繁殖場在繁殖米克斯請民眾告訴我,這樣子新北彰化台南各處收容所肯定可以販賣一大堆米克斯發大財!

經過兩輪討論,先了解米克斯與品種犬的差異後,我們如果要幫助流浪動物,是否就該簡略說「領養替代購買」?

領養替代購買,立意良善。但家長不論如何請從品種犬先開始飼養,之後再養米克斯,循序漸進降低風險。如果是家長想要飼養毛小孩,讓生命教育帶到家中,其實第一次時我很不推薦米克斯—米克斯真的太有「人性」了,既聰明,又有點狡詐,相處起來真的很有趣,但管不動時絕對是惡夢與災難。家長想要第一次有陪伴動物,我還是優先提倡溫馴品種的犬隻,日後才盡量領養收容所出來的米克斯。

當然這是從幼犬來說。如果是成犬,我想沒有勇者會想要故意挑戰高難度的個性彆扭犬隻。不是說我反對領養替代購買,相反的我也建議學生,未來養狗可以幫忙收容所減緩壓力,採用領養政策。不但收容所開放領養前會先去除疾病、經過一定程度訓練,也會給飼主說明飼養方法。

領養不棄養,根本問題是飼主責任。
養之前就要先評估飼養能力。

其實相對過去逼迫學校要養校犬列入校務評鑑加分的王育敏立委來說,我覺得拒絕的教育局與各校才是真正負責的飼主。要養牠,就要照顧牠們一生,這是種責任的表現,自然不可貿然收養。領養流浪動物來幫助流浪動物,重點是軟性減少遊蕩貓狗數量。真正的愛是讓牠們不再流浪,多一隻領養,是造福一隻性命。如果單純的餵養,只是創造更多後代,增加流浪動物問題。

我的課很多時間反而都花在不可虐殺動物。至於是不是要把髒手回歸收容所,也就是安樂死議題,我覺得其實可以好好思考,這有很多討論空間。連大人也不容易好好討論,面對中年級我是不拿出來引導討論的。

各位家長或老師若是想要領養流浪動物,新北市的動保處常常在板橋捷運府中站的後站廣場進行攤位,非常推薦有興趣的家長去領養,還可以現場給孩子上免費的生命教育。政府資源一定要多多利用。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相關文章

人犬衝突專題4——衝突不斷,「TNVR」是關鍵? 人犬衝突專題4——衝突不斷,「TNVR」是關鍵?
結紮後的狗狗,究竟能不能生活在街上?TNvR行動解決了什麼樣的問題?卻有哪些是無法解決的? 面對流浪動物問題,...
人犬衝突5——人犬衝突,真的有解方嗎(犬篇)? 人犬衝突5——人犬衝突,真的有解方嗎(犬篇)?
車禍事件的發生,除了人員傷亡,往往也伴隨著狗狗的受傷、甚至死亡。而新聞報導中,時不時就會看到狗遭毒死或虐待的消息,這些人是真的天生厭惡狗嗎?...
【盧薇伊專欄】海水正藍・漁盡以前 【盧薇伊專欄】海水正藍・漁盡以前
「海水ㄧ波湧著ㄧ波,急切的翻滾上岸,像要訴說什麼,上了岸,卻又低首斂眉,徐徐退去,到底什麼都沒說…… 我抬起頭,...

陳民峰
作者: 陳民峰
畢業於北教大自然科學教育系,目前為國小自然科老師、台灣綠黨黨員、科普作家。深覺生態保育不能只靠學術,需要從教育扎根。關心環境,致力生態推廣跨科學、跨人文的整合。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