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大樓付費請業者清運垃圾,是相當常見的做法,但業者清運的垃圾,究竟都去了哪裡?潔安企業社盡力落實垃圾回收,不是基於環保,也沒有龐大商機可言,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

 撰文|黃珮蓁          編輯|陳信安      設計|陳億瑞        攝影|蘇于寬、朱翊瑄



螢幕快照 2019 04 16 上午8.31.14「環保的重點是降低成本,維護地球不只是我的責任。」

 

文章用圖06 02潔安員工將長型的垃圾子車和藍色的廚餘桶,放上貨車升降梯,準備出發前往社區大樓收垃圾。

 

人生轉型做清潔 向上更生求改變

每天早上八點,潔安企業社的員工兵分兩路陸續抵達汐止和基隆幾棟社區大樓,一路負責打掃,另一路收運垃圾。司機完成垃圾收運後,再沿路開回大武崙一處人煙稀少的工業郊區,進入潔安的垃圾處理廠。

潔安企業社成立至今不過五年多,就已多次登上新聞版面,不過這卻是因為老闆陳興餘的背景:在網路上輸入陳興餘的名字,搜尋到會是前黑幫堂主、金盆洗手,或者浪子回頭等等關鍵字。陳興餘曾加入幫派,因槍砲與殺人罪入獄三十多年,直到2013年才假釋出獄;出獄後他立志做出改變,於是成立了潔安企業社,專門提供清潔人力與垃圾清運的服務。

「真正做到分類的,就是妳現在站的這個地方。」潔安每個月除了清運300噸垃圾,還處理約30噸的養豬廚餘,但他們落實分類的原因並不是環保觀念,也不是遵守法令,竟只是為了要降低成本。


文章用圖06 03

文章用圖06 04潔安在社區擺放廚餘桶,讓住戶直接丟進一袋袋的廚餘,整桶廚餘被收回廠區後,再以人工分類出養豬廚餘。

 

有大場地收廚餘 再利用卻無商機

潔安的工廠有上百坪,即使停了幾台垃圾車、回收物堆疊成小山,廚餘桶疊得比人還高,廠區仍相當空曠。陳興餘指著四周的山林說:「進來回收場沒有聞到味道,這是我的本事。這能夠在住宅區做嗎?有沒有排水系統?都要考慮進去。」 

雖然偏僻且寬敞的地點隔絕了臭味,使這裡成為處理廚餘的理想地點,但潔安仍只是這些城市廢棄物的中繼點,以處理成本為基準,衡量著它們的下一站。

廠區角落有個小工寮,三名員工站在裡頭分類廚餘。「同行有沒有這樣做不清楚,但我是這樣:廚餘通通集中分好,交給畜牧場自己煮。我每個月付錢拜託他拿去,1噸、10噸,都是15000元。」陳興餘表示,將廚餘人工分類、排除掉豬不能吃的雜物,統一委託畜牧場載運,這已經是最省錢且符合職業道德的一種方式。

環保署以「垃圾變黃金」為口號,規定廚餘為應回收物,可再利用為堆肥和養豬飼料。但問到廚餘是否有循環經濟的商機,陳興餘回答:「沒得賣!現在廚餘能賣給誰?如果有你介紹給我,我送給他都沒關係!」要將廚餘製作成豬飼料或堆肥,都需要相當的設備與專業,因此對清潔業者來說,不如額外支付處理費來得省事。他又補充,「堆肥有需要那麼多嗎?園藝自己都在做了,我幹嘛那麼累,沒有經濟效益。」

 

文章用圖06 05老闆身後為洗淨而堆疊晾乾的廚餘桶,就像是坐廚餘桶小山。

 

文章用圖06 06

文章用圖06 07將所有廢棄物帶回,再一一分類、整理、變賣,是潔安的生存法則。

 

文章用圖06 08潔安強調垃圾不落地、整潔無臭味。

 

廚餘:賣不掉也不能燒的燙手山芋

基於民眾分類錯誤和回收管道不完善等原因,廚餘經常被混入一般垃圾焚燒。陳興餘也觀察到,分類錯誤的情況很常見,「廚餘跟垃圾一樣,什麼東西都有參雜,有的連寶特瓶都丟進去。」而潔安除了放置廚餘桶以利集中收集,還得留意是否有廚餘混在一般垃圾裡。

「我們為什麼要做這麼多動作?」陳興餘說,「廚餘比垃圾還重啊!」清潔業者和公家清潔隊處置一般垃圾的方式相同,都是送到焚化廠焚燒,其中必須依照垃圾項目與噸數支付代燒費。然而因為廚餘又濕又重,混進垃圾會提高代燒費用,其所增加的開銷相當可觀,還不如依靠人力將廚餘分類出來。

潔安每個月送進焚化廠的一般垃圾有300噸,代燒費就高達數十萬,陳興餘又說,「廚餘我們一天起碼就處理1噸,沒有分季節、每天都收,你算要多少錢?」他指出落實分類的動機:「我的目的是降低一般垃圾進(焚化)廠量。」

 

文章用圖06 09

文章用圖06 10

文章用圖06 11從社區大樓收回裝滿垃圾的子車後,接著廠內員工再將一般垃圾丟進黃色的密封壓縮式垃圾車。

文章用圖06 12同時還得眼明手快地從中挑出回收物和廚餘。

 

清潔服務高標準 都是為了「他們」

公司我成立五年,做垃圾清運三年多,資歷裡面我最淺,但我隨時可以讓人來檢驗。」陳興餘對自家的服務相當有自信,但談到垃圾變黃金或者回收的環保價值時,他的回答總是犀利:「不是環保,我做清潔。美其名做環保,都騙人的!」

陳興餘認為,潔安作為營利單位,為客戶解決問題是理所當然,清運垃圾就只是份內工作;但面對民眾分類錯誤的亂象時,服務的品質與價格就是與客戶協商的籌碼。他說,「這種你就跟他說『不行,我要漲價』,他們就會要求保全人員去督促住戶,站一個人說『垃圾丟那邊!』」這是陳興餘的原則:「就是務實地這樣做,不要講那些冠冕堂皇的話。

務實,是陳興餘看待垃圾回收的態度;而他當初會選擇做清潔,同樣也是出於最現實的考量。

在陳興餘剛出獄時就發現,更生人在職場上並不討喜,不但只能從事勞務型工作,求職更經常碰壁;而他成立潔安的最終目的,就是希望藉自己的資源,助其他更生人一臂之力。「我們公司除了會計和經理是正常人以外,其他通通都是更生人。你看他(指一旁的員工)不到三十歲在這邊摸廚餘,你們認識有那個年輕人會做這個?可是他的命必須要摸。

在層層利潤計算的背後,陳興餘真正期盼的是潔安能穩定地發展,讓這些不被社會所接納的人們,可以在這裡憑一己勞力做事,坦然且踏實地生活。為了維持公司營運,陳興餘必須唯利是圖,環境保護並非他能力所及之處:「環保什麼?環保是降低我的成本才叫環保,維護地球不是我的責任,是大家的責任,我只能把我的本分做好,就這麼簡單。

文章用圖06 13窩窩走訪潔安是在2018年底,令人感慨的是,今年1月初卻傳出陳興餘因心肌梗塞過世的消息,享年60歲。


 採訪側寫

繼海洋廢棄物專題後,窩編們提案報導陸上廢棄物議題,聚焦再聚焦,最後我們決議跨入廚餘回收這個領域當中。實際致電給許多民間清潔業者,期望藉由採訪多了解回收方面的運作,卻總是得到:「不好意思,不太方便。」這樣的回答。

本在一籌莫展之際,潔安的陳興餘大哥秉持著想盡一份社會責任之心,豪爽的答應了我們採訪邀約。

第一次訪談,他告訴了我們許多自己在回收及處理廚餘的經驗,也分享自己對於廚餘、對於清運的看法。出於擔心我們不夠了解實際操作狀況,陳大哥熱心的和我們再約了另一個時間,他要親自帶我們走一趟回收現場、後端處理的畜牧場。

於是清晨五點我們開著採訪車再次來到潔安位於基隆的廠區,準備跟訪潔安的一日廚餘回收工作。一開始由潔安員工帶領我們來到新北汐止區的社區大樓,看他們實際熟稔地將一袋袋廚餘、垃圾全部運回車上,並更換桶子;回收完畢後返回廠區進行分類、桶子清洗。最後由陳大哥親自開車,帶我們前往金山區,看畜牧場老闆是如何破碎處理、高溫烹煮廚餘給豬隻食用。 

這一路上眼見各種廚餘樣態,有完整的、破碎的、腐熟的;也在畜牧場的廚餘處理爐嗅到各式廚餘混雜的味道,十分濃烈。然而最難以忘懷的,莫過於前往金山的路途上,陳大哥和我們說道:他人生前三十年是一片空白,清潔業是人生的新開始,他必須更努力的工作。「公開透明、隨時讓人來檢驗。」這是陳大哥的精神,也是我們這一路跟訪的最佳寫照。在陳大哥的帶領下,除了能一窺廚餘回收的運作,我們也得以完整呈現廚餘的一生,以及現今廚餘回收體系的困難限制、問題。

完成採訪後,熱情的陳大哥本要請我們用餐,但窩編們還有其他工作需趕緊返回臺北,「下次有空,再請你們吃飯!」臨走前陳興餘大哥這麼說。雖然不幸接到陳大哥的噩耗,這頓飯無緣再履行了,但仍感謝他的分享,讓窩們的報導能有不一樣的觀點呈現。

相關文章

低迷的回收率,被焚燒的命運——廚餘回收怎麼了? 低迷的回收率,被焚燒的命運——廚餘回收怎麼了?
台灣目前廚餘回收率普遍不超過10%,同時垃圾中的廚餘類含量卻近40%。為什麼回收端會出現黑洞,導致廚餘不斷的被送往焚化爐燒掉?...
尋回土地與環保價值,從廚餘堆肥開始——元沛農坊許又仁 尋回土地與環保價值,從廚餘堆肥開始——元沛農坊許又仁
都說將廚餘作為堆肥使用,可以幫助促進循環經濟,真的有這麼簡單嗎?跟著清大博士一同走入農地,從廚餘堆肥來看「循環農業」的核心觀念吧...
成為廚餘以前——從食物浪費到惜食的實踐 成為廚餘以前——從食物浪費到惜食的實踐
廚餘,一直是台灣回收處理的棘手挑戰;事實上,廚餘問題不是從「倒廚餘」這個動作才開始。我們回朔廚餘為何成為廚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