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一種生存,我們為了存活而學習——山夢嫻專訪

山夢嫻,一位熱切追尋生命意義與價值的自然教師,會將沈復的兒時記趣作為教材,解釋為什麼拔山倒樹而來的是癩蛤蟆而不是青蛙,又將蘇東坡的赤壁賦內的壯麗山水融入課堂中,走出一條有別於自然主義至上的社會科學教育之路。

仿棲地之術:台灣穿山甲、石虎與水獺的景觀設計

圈養式的動物園的極限,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取代動物在野外的原生棲地的生活行為,此時只能以人為的方式盡可能地「改善」,但無法「根治」。而改善的重點在於「豐富化」,營造豐富化的環境,來讓動物們比較不無聊的做法,以台北市立動物園的台灣動物區為例,讓我們來看看針對台灣區的穿山甲、石虎以及歐亞水獺的景觀與環境是怎麼設計的吧!

到香港旅遊,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香港離台灣近,飛機一個半小時就到,講普通話也可以通,因此是旅遊的好選擇。一般到香港旅遊,無非是吃美食及逛街。但是其實香港不只有都會景點。近年來興起香港的郊外野遊之旅,香港多山,但山大多不高、好爬。香港年輕人也漸漸厭倦放假時往市區跑,因為市區的週末大多充滿中國遊客。郊區的爬山踏青之旅,就成了香港年輕人週末休憩的新選擇。

動物明星爭寵傳:哈雷與派翠克

1999年,第一批從澳洲庫倫賓野生保育區搭乘專機來臺的無尾熊——哈雷與派翠克進駐台北市立動物園。當時人們來動物園就是為了爭相目睹牠們可愛而慵懶的模樣,好一陣子,無尾熊館每天都有滿滿的排隊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