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代社會的改變,有越來越多過去的風俗習慣也跟著沒落與轉型。像是為了保護空氣與環境,近年來有人提倡數位化拜拜,取代燒金紙、香的行為;或者是過去主流的土葬,也因地價的上升與價值觀的改變,而出現了火葬、海葬等方式。其中,不乏仍有爭議與衝突的例子,如三峽清水祖師廟的賽神豬比賽即備受爭議*。

 

 pig contest

圖片來源: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
新北市三峽祖師廟賽神豬比賽

 賽神豬的起源

      賽神豬源自日治時期,為了使一些資源匱乏的村民也能夠分食豬肉,日本人鼓勵輪值的村民將豬隻養的越胖越好。到了現在,經濟已經不再如過去一般匱乏,這樣的習俗也就漸漸轉為了一種競賽的性質。參加競賽的村民相信,祭拜越重的豬隻能夠表達他們最大的誠意,也能使神明保佑家人的平安。雖然過去即有競賽豬隻體重的活動,但多半是村民自行飼養在院子中,然而現今變相為專業養豬戶的飼養,種種不人道的行為,例如:灌食、限制活動以及在豬隻意識清醒下屠殺的情況,引起了部分民眾的思辨。

 

 pig eat 2

 圖片來源:楊久惠專欄
餵食豬隻中

 

違反自然的對待

     根據習俗,神豬的飼養需達三年,且需四百台斤以上才能參賽,而一般需到上千台斤才有可能贏得比賽,這些豬隻的體型因為過大導致無法正常站立與行走,內臟也因強行的灌食而扭曲壓迫。除此之外,為了能夠保持身形的完整,擔心他們因為走路不穩而撞傷,因此當達到六百台斤左右,就會將他們禁錮在一個小空間,讓他們只能躺在地板上,無法翻身、走動。儘管飼養者反駁道,他們有開冷氣、電風扇給豬隻吹,以此表達他們友善的對待,但實質原因是因為,過胖的豬隻若長時間久躺可能因為體溫過高而死亡。不單是飼養的方式受人質疑,在沒有替豬隻昏迷的情況下屠宰也是頗受人詬病。由於過於肥胖的身軀,使得屠宰者須以刀深入他的咽喉,讓豬隻在慘叫以及慌張壓力中死去。

 

 

從法律上看賽神豬的合法與否

     儘管這些令人膽顫心驚的事實被揭露,動保處仍持「無違法事證」,推測其法源為《動物保護法》第6條則規定。過去持正面肯定者提出《動物保護法》第6條則規定,任何人不得惡意或無故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並認為賽神豬的行為屬宗教及特定習俗範圍,並無「惡意」與「無故傷害」的意圖,因此主張並未違法。不過,《動物保護法》於民國104年02月04日修正以後,將第6條中的惡意與無故字眼刪除,也就是「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使得賽神豬的合法性又再次受到了質疑。對於這類的爭議,法律並不能全面性的禁止與解決,正反兩方都應該理性的討論並決定出雙方都能夠接受的解決辦法。

 

 pig draw

圖片來源:客家委員會
新竹縣政府舉辦彩繪神豬比賽,數十隻色彩鮮豔的可愛神豬在文化局美術館一樓大廳內展示

 

 

創新的作法帶來新氣象

      探討持正面觀點的民眾說法,多以賽神豬是流傳已久的習俗為由,認為應該予以保留;另外也有部分人認為,這樣的競賽性質使得參賽者得以得到面子以及心安。這幾年來,漸漸有人提出新的做法,諸如:利用米堆堆成豬的形狀做祭拜、以創意繪畫豬的方式來比賽或者規定飼養的方式需人道,並確保豬隻仍在能夠行走的情況下活著。這些方式也漸漸在宣導以後被民眾接受,期望在不久的將來,那些臥躺在地板上無法動彈的豬隻能夠不復存在。

 

 

【窩觀點】

  如同過去認為過世的貓咪應該掛在樹上、死掉的狗狗應該放水流一樣,這些不適宜的觀念都漸漸地在改變。習俗與文化是累積,但不是全然的固執。在社會的教育以及宣導之下,我們都該去理解雙方的想法,並從中取得最佳的平衡。就像燒香文化,現在也開始有人在推廣其他的替代方案。洞察那些希望繼續保有習俗的民眾可以了解他們的想法,他們是希望藉由這樣的儀式來去表達他們的信仰與尊重。如果我們能夠用另一種他們可以接受的方式,且得到相同的效果,何而不為?

  不論是像賽神豬這種已經涉及虐待的習俗活動,或者小至棄養白襪的貓狗,這些深植於老一輩心中的想法需要藉由大家的溝通與討論才能夠慢慢地改善。而在此同時,我們也需要學習去平衡社會變遷與文化兩者,才能夠讓社會邁向更文明與進步的發展。

 

 

*註:除了三峽清水祖師廟以外,部分地方的義民廟、中元節活動等,也有賽神豬的活動。不過因為近年動保意識的抬頭,規模逐漸縮小的情況,部分比賽也改以其他的形式進行。

 

Author: 王瑞伶
一個憤怒卻想同時兼具理性的人。堅信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真理,只有相對的事實,努力的在思辨的過程裡,找到自己信奉的價值。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

  • 訪客 - 高千惠

    回報

    我是在地三峽人,這個文化是一代傳一代的,如果突然廢除這個文化那我們三峽是不是會變成一個很冷漠的地方,三峽人只想得到你們的認同與支持,我們不能得到那可以來看看我們是怎麼祭拜跟養的嗎?,文化沒有誰對誰錯,文化可以讓一個地方熱鬧起來,在殺神豬那一瞬間,在他被我們拜的時候,他是不是有一個榮幸他是否可以得到第一大的他是不是可以當上我們要養的那一隻,神豬只有初六,讓我們三峽不要冷漠好嗎?

  • 訪客 - Crystal

    回覆給:訪客 - 高千惠 回報

    您的評論很令人意外,人情的溫暖竟然是建築在虐待屠殺動物上?如果您認為一生被禁錮而且強迫灌食最終被屠殺是一種榮耀,試問您自身願意被同樣的方式對待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 訪客 - 人類

    回覆給:訪客 - Crystal 回報

    豬被吃已經夠可憐了,死前還要被這樣子虐待?
    而且高小姐請告訴我,把豬灌食到跟大象一樣肥有什麼意義?求好運?
    這是泯滅人性的文化。

  • 訪客 - Conan Yang

    回報

    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