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平權意識抬頭,有越來越多朋友意識到所謂的動物表演,其實等同於虐待動物,為什麼會這樣說?去動物園教導孩子認識動物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嗎?攜家帶眷去海洋公園看聰明的海豚表演不是很快樂的事情嗎?

 

其實不需要高深的立論,只需要將心比心,把動物跟我們的孩子放在同一個天平,就知道為什麼不應該繼續支持這樣的表演存在,窩窩推薦您抽空閱讀以下的報導,你將會有不一樣的觀點。

 

 

 

海洋—回不去的故鄉!誰令牠們親離子散?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20140902-5

 

每隻表演鯨豚的背後,是無數鯨豚的陪葬!搖呼拉圈、跳高球等可笑的雜耍馬戲背後,每一隻動物都被迫失去家人以及一輩子的自由!不論在國內外,只要人們繼續前往觀看海洋哺乳動物展演,海豚的獵殺就不會有終結的一天。

 

閱讀更多:http://www.east.org.tw/that_content.php?id=488

 

 

 

 

馬戲團表演動物的奴隸生涯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

image002

 

曾經有一位馬戲團的小熊,在苦刑的訓練中受不了逼迫而精神失常,時時用頭撞擊鐵籠,最後自己撞死了。動物被訓練騎單車、走單索,或做直立狀 (因為前腳掌已被灼傷)。他們自衛的利器,如大象的牙齒,獅、虎、熊的利爪,早已被除去。 當觀眾對跳火圈的老虎,騎車的小熊鼓掌、喝采時,有誰知道這些動物身心的傷痛。

 

閱讀更多:http://ppt.cc/dOgY

 

註: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以一年的時間到十七個動物場域田調、與學校教師合作體驗教育,記錄下整個歷程,產生三部紀錄短片。邀請大家共同反思動物與人類的關係;盼能引發人們同理動物受苦的處境,用行動改變,為動物發聲!

 

[動物不是娛樂三部曲] http://www.taeanimal.org.tw/theirtears/

 

 

大象飽受虐待 去泰國玩別去騎大象?

(關懷生命協會)

2022.insert.3798

 

騎乘大象、餵食大象、看大象馬戲雜耍,這些都是泰國著名的動物表演。不過網路有篇流傳文章,內容說泰國大象其實飽受虐待,人類不但把大象眼睛戳瞎;甚至還因為每天讓觀光客騎乘,許多懷孕母象都胎死腹中。

 

閱讀更多:http://www.lca.org.tw/column/node/2022

 

 

 

 

新竹「神秘國度」的動物表演秀

(關懷生命協會)

1603.insert.2638

 

園區內有包括藍黃金剛鸚鵡與紅金剛鸚鵡共計11隻。展示用及動物表演用的鸚鵡被分別安置於不同地點,但飼養環境大致相同,皆為約莫3X5平方公尺、頂部及四面皆金屬網的混凝土地上。由於剪羽,鸚鵡已失去飛翔能力。金屬網內的展示用鸚鵡亦出現啄毛症狀。啄毛癖為一種異常行為,儘管成因紛雜,但眷養於籠中的鸚鵡,常見因飼養環境單調無聊、無法飛行,導致憂鬱而患有啄毛習慣。

 

閱讀更多:http://www.lca.org.tw/avot/1603

 

 

  

想念海洋 水缸不是牠的家!

(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20130312-8

 

國立屏東海洋生物博物館自2004年4月至今引3尾鯨鯊。但因人工飼養環境的侷限,目前僅存1尾,窄小的空間讓鯨鯊尾鰭不斷碰撞、磨擦缸底礁石及缸壁,以致下葉反覆受傷,出現大面積結痂現象。

 

被館方及海景公司視為「搖錢樹」之一的鯨鯊平常白天會待在較深的海域,甚至出現80公尺深度。一般則在5至10公尺深。亦曾有紀錄顯示,最深可潛至1,900公尺。此外鯨鯊每天洄游可達34公里。相較之下,海生館囚禁、展示鯨鯊的「大洋池」雖為台灣最大「水缸」--長33公尺、寬22公尺、深8~12公尺,水容量100萬加侖。但這個美其名為「大洋池」的「水缸」,對鯨鯊來說卻宛若監獄牢房。

 

閱讀更多:http://www.east.org.tw

 

 

 


窩結語

 

初訪泰國,大夥可能對可搭乘的大象充滿好奇,引來了斂財的旅行社利用大量的動物表演壓低成本;走進海生館,也許覺得小白鯨的表演不看可惜,使的館方不願任意放養空間已不夠其活動的鯨豚們;甚至當父母帶著小孩去到動物樂園時,原意是要讓孩子認識動物,然而看見的卻是動物們被強迫以滑稽的動作取悅觀眾。

 

1603.insert.2671image003

 

觀看動物表演,不僅是件殘忍且助長惡行的事,回歸到生命教育的部分,影響最深的恐怕是那些曾經單純的孩子們。對於大人們而言,觀賞動物表演尚可辯稱為娛樂,但對於生命價值觀甫建立的孩子而言,一邊觀賞動物表演一邊拍手叫好的同時,他們可能早已誤解生命的價值是可以被議價被買賣,甚至錯以為人類可以主宰動物的一切。尤其在越來越多人意識到動物表演有多不人道的同時,馬戲團的票常常直接分送給學校或是醫院,最終淪為親子的週末娛樂行程。

 

在海洋的深處,鯨魚和海豚經悠游自在;在森林或是草原,大象、老虎與熊曾經無慮的生活,但究竟是從何時開始,生存對於動物們成了一種奢侈的夢想。許多馬戲團或是業者聲稱動物天生具有學習本能和表演慾,企圖合理化動物表演的正當性,然而,或許對表演動物而言,站在舞台上唯一意義是,這被觀眾所包圍的方形區域,已是他們生活中短暫的最大可活動空間。

 

對於動物,人類始終抱持既好奇又保持距離的態度,然而當我們企圖親近動物的同時,可能必須思考的是,我們想要看見的,是動物最純粹最原始的樣子,還是在人類控制下演出的「偽人類鬧劇」。生命的價值並非用以滿足人類的好奇與慾望,如果我們可以從拒看動物表演等一些小行動做起,其實不必等到動物瀕臨絕種,才來高談動物復育的重要。

 

#延伸閱讀:悲傷動物園 — 泰國曼谷Safari World

 


  • 活動時間: 11/12 (六) 13:30-16:30 
  • 活動地點:左轉有書 慕哲咖啡
  • 報名網址:https://goo.gl/7HJ3gr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