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現行法規來看,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在一定的條件下,原住民族可基於傳統文化進行狩獵活動。但事實上,所謂傳統文化的意義為何?無論是原住民族、其他民間團體、專家學者、政府甚至法官,雙方都是在各說各話,缺乏趨於一致的觀點。

 

這反映在執行上就產生了標準混亂的狀況,甚至有些原住民就乾脆狩獵活動全部地下化,若不幸被警察抓到就認栽,「這其實是一個國家下非常不正常的現象。」浦忠勇助理教授這麼說。

 

「要永續經營環境,我們需要的是更精確的規範。」

 

有些質疑認為狩獵的開放會造成自用掩蓋盈利、合法掩蓋非法的狀況,但浦忠勇助理教授提到,其實像商業性狩獵,不只是主流社會反對,原住民族其實也相當看不慣,而其實正是因為關於狩獵的各種規範都不夠明確、不夠細緻甚至不夠嚴格,才會造成這種行為屢屢出現卻無法有效遏止。

 

另外,像是野保法等法規的制定其實一直都缺乏不同聲音的對話,但其實像這次的議題,不只是狩獵本身,而是牽扯到生態的永續經營、野生動物的保護,無論是文化派、動保派、學界、法律界或政治圈,非常需要不同的觀點一起進入討論,找到基本一致的共識,也才可能進行後續的討論與制度的制定。像是這次的講座就提供一個很好的平台,「彼此經過聆聽、對話,縱然無法一步到位,也至少是好的開始。 」

 

IMG 1779

 

11/20 請來窩講堂聽聽各方的觀點:https://goo.gl/Wu1Y0l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