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個畫面真的有點眼眶泛紅,忙裡偷閒的孩子偷偷在跟動植物防檢局的領犬員撒嬌,領犬員也偷偷給了飼料安撫並摸摸頭。

 

從導盲犬、緝毒犬到搜救犬,我們賦予了所謂人類最忠實的好夥伴新的任務,看到牠們在捷運、在機場、在災區無償地替人類工作的同時,除了鼓勵或感動之外,更需要注重的是關於「牠」們的福利及權利。

 
 

就緝毒犬的部份,關務署表示每年培育約60隻幼犬,能夠培育成功的緝毒犬僅有二成(10-15隻),幼犬出生兩週就要開始走迷宮、習慣引擎及鞭炮聲,兩個月大送至寄養家庭,一歲後回到培訓中心接受13周的毒品搜索訓練,而未通過訓練的犬隻則遭淘汰,又因為屬於「公家財產」必須先進行拍賣,然後才是送養。

 
 

而通過訓練的狗狗,必須服役4-7年,退役後再找認養家庭終老,可見其一生從出生的培訓中心、寄養家庭、服務機關場所再到認養家庭就經歷了四個地方四個主人。

 
 

在去年(2015)終於訂定了「搜尋結果政府部門執勤犬照護管理規則」來保障狗狗的權益,但是由於工作犬的執勤性質差異大,各單位也會以奏幾的標準跟作業程序並無對外公告,因此除了訂定所謂的「辦法」之外,公部門也更要落實「透明化」與「稽查」的落實。

 
 

而身為民眾的你我,不妨想想人類的生活起居對動物的利用程度與範圍其實是非常可觀的,化妝品的實驗動物、餐桌上的經濟動物、工作需求的執勤動物,「牠們」是否真只為服務「我們」而存在?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