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編對距離沒什麼概念,但從奈良駅走到東大寺的腿痠程度,應該有六個以上的大安森林公園了,都是鹿鹿的領域,非常幸福。

 

我沒有買仙貝,只是看著牠們的一舉一動,往山上走,古木參天,鹿兒也更接近野生,較不會討食,但有發現其實都有專門的人在餵。

 

餵食的互動,拉近了遊客與野生動物的距離,讓人類得以用最無害的方式親近動物,但看著鹿因社會化而在你面前反覆點頭的行為,甚至咬扯衣角,其實還是有點心疼。

 

除此之外,一千多隻的鹿在這裡自由奔走,毫不擁擠,遊客也都以禮相待,綠燈行、遇鹿停,人車皆是。

 

沒有任何娛樂利益的表演,沒有莫名其妙的遊樂設施,就是鹿跟無盡的草原及綠樹,同時還有鹿愛護會照顧著鹿群,這樣的和諧生活,心神嚮往之。

 

大概是看的出神,朋友笑著問我是不是要開始養鹿了?

 

心裡想的其實是家中也許幸福也許禁錮的十來隻的毛孩,更加心疼,若我們都能尊重生命在牠的環境裡自由生存時,那麼中途之家何以來哉?收容所何苦來哉?

 

我從來就無法因為在都市叢林裡養著一堆貓而自喜,更多的時候是無奈以及對貓孩的歉意,我們滿足的只是他們生活的基本需求,如此而已。

 

真正的生活品質是什麼?人跟動物該有的互動跟界線是什麼?

 

許多愛媽散盡家產買山買地,無非也只是希望這些動物能有足夠自由的空間生存吧。

 

----

 

窩抱報第五期的人物專訪中,李火山獨自帶著十來隻重病犬離開收容所,到了沒水沒電的荒野生活了一年,最後狗狗們都不藥而癒,他笑道:「環境影響心理,心理影響生理,如此而已!」

 

閱讀全文歡迎購買本期窩抱報:
Pinkoi 網路商店 http://goo.gl/28zqwk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goo.gl/Rk9XTS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