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Call》前導文:遊樂園、博物館還是教育場域——淺談動物園該是甚麼樣子?

    圖片是Chester Zoo的眼鏡熊展區,Chester在牠們原產地玻利維亞的研究主要針對在干旱森林中熊的種群動態以及人熊衝突。

    每當有關於圈養動物的新聞報導引起社群關注時,底下的留言總是分成相互對立的兩派,其中一方堅稱動物園的存在就是對動物的剝削,另一方則辯護到少數動物園擁有難以取代教育與救傷的價值。你是否好奇過,明明口頭上談論的都是動物園,為何雙方側重的要素卻大不相同?

    其實,若是從我的角度來看,雙方說的都只觸及了動物園的一小部分,究竟「動物園」這個載體有著怎麼樣的複雜性?而它真實的面貌又是如何?

  • 啟航!為獺走上保育之路——水獺研究員岡元友實子專訪

    受《ニホンカワウソ―絶滅に学ぶ保全生物学》啟蒙,Yumiko被水獺深深吸引,決心為水獺奔走各國、不遺餘力成立協會推廣水獺保育,為的就是希望水獺有一天不再處於瀕危危機。

  • 沒有籠子的動物園,圓了誰的夢?從改建後的新竹動物園談起

    「雖然是動物園,但它在公園裡;雖然在公園裡,但它是動物園。」

    這句話,是我在這次遊覽之後,想送給新竹動物園的回禮,基於它目前展現出的姿態,以及我個人希冀在未來能看見的調整方向。「新竹動物園的改造是不是成功的?」,要討論這個問題,有一點必須明確的是──你站在哪種角度來看?

  • 知,然後行──《The Call:對抗滅絕的動物園與他的戰略》讀後感(上)

    Nola,世界上倒數第四隻北白犀,儘管San Diego Zoo Global (SDZG)費盡畢生氣力來嘗試挽回,並不甘於向過程中意識到的「深刻地來不及」低頭,Nola還是走了,於2015年的11月22日在San Diego Zoo Safari Park由長久照顧她的保育員親手安樂死,享年41歲。 (圖|Jeff Keeton @Wikimedia

  • 金門・水獺失樂園(中):大開發下,獺的居住正義

    「關鍵還是在棲地,如果棲地整治的好,我相信水獺可以留的更好。」時任金門建設處農林科科長鐘立偉說著,大多數人對於水獺的關心多停留在路殺事件;但更需要被注意的是,在金門這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島嶼上,過去曾經有水獺足跡的地方都已經沒有水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