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採訪側寫|水獺其實並不脆弱,袁守立陪打終局之戰

    金門——歐亞水獺在台灣最後的棲地,窩編追尋而至。艷陽高照的冬日,窩編第一趟車程即從極西開到極東,軍管背景遺留下來複雜難辨的道路,使我們行經無數個圓環,轉了一圈又一圈,選對或選錯路,失之毫里差之千里,條條通往不同的方向,像是稍稍體會了水獺一踏錯路,踏上紛雜的陸路,可能淪為路殺亡魂的艱困處境。圖|袁守立在金門守護水獺。

  • 沿著牠的足跡,只為默默守護 ——在地水獺觀察員蔡永尚

    昔日聽聞水獺是不友善動物,童年時期的蔡永尚總對牠們有著不好的印象,直到親眼見到獺,才發現牠們其實是很可愛的動物。被水獺深深吸引的蔡永尚,經常漫步尋找水獺的足跡,也因此擁有許多觀察水獺、保護牠們的小故事。

  • 金門・水獺失樂園(下):與獺們共存的未來

    「如果他(民眾)覺得水獺對他是加分,對環境、經濟都是有益的,民眾才會關注啊。」時任金門建設處農林科科長鐘立偉說著。水獺晝伏夜出,難以窺見其的習性,以至於許多人對牠仍陌生無感,甚至不曉得金門島嶼上有著如此重要的瀕危物種⋯⋯

  • 金門・水獺失樂園(中):大開發下,獺的居住正義

    「關鍵還是在棲地,如果棲地整治的好,我相信水獺可以留的更好。」時任金門建設處農林科科長鐘立偉說著,大多數人對於水獺的關心多停留在路殺事件;但更需要被注意的是,在金門這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島嶼上,過去曾經有水獺足跡的地方都已經沒有水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