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林相汝飼育員
實驗動物也有褓母?
你對實驗動物的印象是什麼?一到十分,一分是最不殘忍,十分是最慘忍,你會給我們打幾分?
Play
豬博士畜牧場王耀宏專訪
豬博士
你對實驗動物的印象是什麼?一到十分,一分是最不殘忍,十分是最慘忍,你會給我們打幾分?
Play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每年有數以萬計的實驗動物在日常中被犧牲,實驗動物們沈默地為著人類的生活福祉作出犧牲與貢獻。然而,究竟有哪些動物被使用於實驗?牠們又在哪些領域被犧牲?生活在什麼樣的環境?有沒有受到保障?不得不承認,我們其實對實驗動物——十分陌生。

 記者|鄭雅淳       編輯|蘇于寬        設計|陳億瑞

實驗動物,其實離我們那麼近!

 

對許多人來說,實驗動物很可能是一輩子不會接觸到的存在。畢竟,我們不需要從白兔身上抽血,可能只偶爾在動物實驗的爭議報導上看到牠們的身影。但是,即使我們不了解實驗動物,以為牠們離自己很遠,但其實在生活中卻大量的使用牠們而不自知。 

實驗動物在動保法定義是指「為科學應用目的而飼養或管領之動物」而這裡的科學目的又包含了教育訓練、科學試驗、生物製劑、試驗藥品及器官移植。

 v1 配圖01

早上出門前吃的健康食品、晚上約會擦的化妝品、預防流感注射疫苗、跑步後喝的運動飲料,全部商品都必須經過動物實驗開發製造或是進行安全性、功效性檢測,才得以上市。根據農委會每年出版的《實驗動物人道管理年報》目前台灣每年使用實驗動物活體約123萬隻,胚胎數目則超過230萬隻,佔整體比例66%,兩者加總共計約350萬隻;意即每天約有9500隻動物與胚胎在我們日常生活中被實驗或犧牲。 

 
設計 v1 配圖02嚙齒類(包含小鼠、大鼠與其他鼠類)使用數量佔總活體動物數量中98%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除了嚙齒類,根據農委會年表所列出的實驗動物種類其實多達18種以上。除了冠軍榜上的前五名,也包含較被大眾所認知的狗、貓、猿猴、豬等,鳥類、馬、鹿、鴨、鵝、羊,甚至是兩棲爬蟲類和雪貂皆會用於實驗。看到這些數量與種類,不禁讓人更想發問,這些實驗動物究竟是什麼單位在使用?被應用在什麼領域?

設計 v1 配圖03胚胎使用數量最多的是疫苗研發的生物製劑製藥廠,雖僅11間,但卻使用了胚胎總量的百分之95%。實驗動物活體使用數量試驗研究機構與專科以上學校佔最大宗,此二者機構數量也同樣為最多,分別各為66間與63間,因此使用數量較高。

 

從這些資料中可以發現,使用胚胎數量最多即是生物製劑製藥廠,負責生產動物用藥與人類使用的疫苗產製。與人們生活具有直接的關聯性,這些疫苗並非由活體動物身上合成製造,大多數皆是由胚胎培養而成。以人類疫苗來舉例,當我們注射流感疫苗時,可能被醫生詢問是否對雞蛋過敏,即是因為疫苗產製與雞胚培育有關。 

若排除胚胎後,單看實驗動物使用量,使用最多的為試驗研究機構與專科以上學校。此二者機構數量最多,又因其機構負責各類研究使得使用數量最高。這些研究又包括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基礎研究如生理現象的觀察;應用研究則是各類新藥的研發、醫療器材的研發等,都需要經過實驗動物非臨床測試,獲得更多資料以申請上市。 

那麼這些動物是怎麼「被成為」實驗動物的?牠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是否獲得保障?

 

實驗動物,你們過得好嗎?

 

根據農委會網站介紹,不幸出道成為實驗動物的首要條件,是因為此類動物「先天性或是經由人類誘導產生的疾病或是某種特定生命現象,可以作為人類了解該種疾病或該特定生命現象的機制」此種模式,稱做「動物模式」。 

簡而言之,因為動物的生理機制或疾病反應和人類相似,所以被作為觀察與實驗的對象。例如透過基因遺傳培育的「高血壓鼠」先天具有自發性高血壓,在臨床表現上會產生的症狀,與會出現心室肥大的併發症皆與人類高血壓病症表現相同,所以十分適合作為高血壓動物模式的觀察對象。

不僅如此,實驗動物還必須同時具備五大要點:

  • 容易標準化地飼養
  • 可大量繁殖
  • 不太昂貴
  • 壽命長短恰當
  • 非保育類、瀕危動物
設計 v1 配圖04

 

以實驗室小鼠為例,小鼠因體型小、繁殖能力強、壽命短,購買、養殖成本較低,所以被廣泛的應用於各類研究,佔所有哺乳類實驗動物使用量90%以上。然而實驗動物們繁殖能力強,購買、養殖成本較低是否會讓實驗機構將牠們視為可汰換的物品,而罔顧動物福祉?

研發、培育並販售實驗動物的國家實驗動物中心對於這樣的疑問提出回應:

我們動物並不是隨便販賣,必須告訴我們實驗需求,還要付上經單位核可的動物試驗申請資料,才可以訂動物。

其實購買實驗動物並非想像中容易,並非任何都人可以購買老鼠,需要明確的試驗目的與單位許可,並經過國研院動物中心認可後才能進行購買。

而通過AAALAC*的豬博士動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王耀宏博士則提出,因小鼠體型與生理構造不適合重複進行藥物交叉實驗,因此使用數量也會提升,無法達到3R的減量(Reduction);反而豬隻在藥物代謝後可重複進行實驗更能減少使用的實驗動物數。

並且實驗結束後若有豬隻必須進行人道犧牲,許多組織器官也能作為其他材料可以提供給需要的單位進行相關試驗之用,達到物盡其用,同時符合減量的目的。

  • AAALAC:國際實驗動物管理評鑑及認證協會,國際唯一實驗動物認證團體, 注重動物福祉與管理,確保實驗動物的所受對待符合人道精神。
  • 豬博士動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建立以豬隻做為臨床前試驗及生物醫學研究之動物試驗場所,發展出各式以豬為模式之動物試驗平台。
設計 v1 配圖05

 

其實,在國際間有一份實驗動物人員共同遵守的倫理守則即是——5F、3R精神。強調動物最基本的五大自由原則,與針對實驗動物的3R精神:替代(Replacement)、減量(Reduction)、精緻化(Refinement)。

設計 v1 配圖06動物福利五大自由原則|英國農場動物福利委員會訂定(1967年)

 

設計 v1 配圖073R原則|W.·M.·S.·拉塞爾(W. M. S. Russell)和R.·L.·伯奇(R. L. Burch)(1959年)

 

國家實驗動物中心副主任秦咸靜從實驗結果層面強調:

實驗動物的照護應該是以『福祉』為最高原則。實驗中的體溫、心跳等生化表現的實驗數據,跟動物福祉其實是息息相關的,如果福祉沒做好,實驗絕對不會做好。

原因在於若動物處於較健康良好,情緒穩定的情況下,實驗取得的數據會較為精準,落實動物福祉同樣也有助於提高實驗結果的可信度與數據準確性。

設計 v1 配圖08

國家實驗動物中心為了照顧小鼠們的動物福利,籠具、飼料甚至是空氣都經過濾滅菌,同時依照小鼠的天性群居飼養。每週飼育員都會更換飼料,並且依需求提供築巢材料與環境豐富化用品。

設計 v1 配圖09飼育區皆與外界隔離,飼育人員進入需全身沐浴清潔並著穿著滅菌消毒過的隔離衣。飼育區內空氣也同樣經濾網過濾,皆是為了預防病菌進入,造成動物生病或死亡。

 

設計 v1 配圖10實驗小鼠居住的飼育籠,小鼠數量約4~5隻,飼育箱上方與側邊有空氣循環設計,並提供充足的飼料與飲用水。箱內另一側有較大空間活動與放置環境豐富化用品,依照天性設計飼育籠,兼顧實驗動物福祉。

 

設計 v1 配圖11實驗動物們在飼養過程中,生理狀況皆由飼育員進行詳細記錄,一方面為確定動物並無不適或異常,另一方面也為確保動物生理健康以供各類實驗。

 

設計 v1 配圖12國動中心依不同動物需求使用許多環境豐富化的用品。提供築巢的紙材與巢料,並有提供嚙齒類磨牙啃咬的木塊,以及供老鼠躲藏的同時也方便觀察的紅色塑膠管。
 
 

為了落實5F、3R精神,《動物保護法》明確地規範進行動物實驗機構需設置「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委員會或小組」(以下簡稱IACUC),與進行實驗動物的原則《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指引》,作為實驗動物飼育照護的規範,供IACUC與農委會的查核標準。

所有進行動物實驗的機構,依法皆須設立IACUC負責審核、監督動物實驗與照護,該機構每一件動物實驗皆需要經過委員會批准才可執行。此一委員會成員需包含一位獸醫與一位非隸屬該機構的外部委員,並且將該機構年度報告上呈農委會。

 

設計 v1 配圖13

 

如此看來,實驗動物似乎被層層嚴謹的把關,受到內部委員會自主管理且同時受到農委會監督,但是這樣的審核制度,卻也受到質疑。

 

存在漏洞的保障,可靠嗎?



5F、3R精神真能被落實?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饒心儀研究員便提出質疑:

我覺得以台灣的狀況來說,大部份的研究單位僅著重在精緻化,另外兩個(減量、替代)其實沒有什麼落實。

從前大家皆認為替代與減量像是天方夜譚,不可能不做動物實驗,所以沒有在這方面努力。她亦認為5F原則,則更不可能被實現——所有實驗勢必都會造成動物痛苦。 

替代精神是第一順位,提出動物實驗申請時,首先就要解釋:為什麼需要動物實驗,難道不能用非動物實驗達到目的嗎?從替代入手,如果合理,再減量,減量完再精緻,不要讓牠覺得不舒服,維持動物身體健康。」面對質疑,台大動科系徐濟泰教授表示若以台大申請實驗動物程序,替代原則實際上為IACUC小組的第一審核要點,其次再考慮減量與精緻化。

設計 v1 配圖14

此一回應更凸顯了IACUC小組的重要性,IACUC負責審核動物實驗案的申請,並且具有權力審核動物的使用數量與照護,但是作為把關動物實驗第一道檢查站,IACUC小組也同樣具有爭議:

IACUC小組球員兼裁判?IACUC絕大多數同樣由該實驗機構成員組成,依法規定僅需一位外部成員,在人數上內部人員仍具有優勢,形成申請與審查皆為機構內部成員,形成球員兼裁判的情況。意即,IACUC的成員很有可能因人情或其他壓力,輕易放行動物實驗,淪為有名無實的橡皮圖章。

 

因此針對此制度,過去有許多動保團體呼籲,政府應學習英國實驗動物管理制度,統一交由中央核查,而非由該機構內部自我核查。對此,動保科鄭祝菁科長則回應:

當所有動物實驗都報告中央來審查,勢必要有非常龐大的人力審查,可是以我們現在人力,不可能走歐洲體系,這是很現實的。

實驗動物的管理不能全面依靠政府管理,政府的人力制度上也不可能實行,鄭祝菁強調實驗動物管理最重要的一環其實是來自於機構內控,並由政府監督機構內部的委員會,達成三層次的控管。

設計 v1 配圖15

鄭祝菁科長的回應道出實驗動物核可制度的困境與無奈,同樣也像是反應了實驗動物議題的整體矛盾與困境。若從用途來看,實驗動物在科學、疾病觀察研究上做出許多貢獻,並且透過動物實驗研發治療藥物造福人類,是為必要之惡。在此前提下,更應該督促並提升實驗動物們的動物福利。

然而實驗申請的審核是否落實?操作人員的是否具有實驗倫理?這些直接與實驗動物福祉相館的問題,雖有法可管,卻漏洞百出。面對實驗動物使用數量與審核制度上,似乎不可能做到盡善盡美,現階段更應該加強實驗人員的與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委員會或小組(IACUC)的專業訓練,同時增加每年農委會核查機構數量與頻率,透過實驗人員、實驗機構與政府三方提升,才能避免生命無謂的犧牲與浪費,使每一次動物實驗發揮其意義與價值。

 


而若換一個角度思考,如果我們不執行動物實驗?是否所有問題都一勞永逸的解決了?邁向零實驗動物是否可行?請看《實驗動物與牠們的產地(下)》替代方案,準備好了嗎?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