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實驗動物中心林相汝飼育員
實驗動物也有褓母?
你對實驗動物的印象是什麼?一到十分,一分是最不殘忍,十分是最慘忍,你會給我們打幾分?
Play
豬博士畜牧場王耀宏專訪
豬博士
你對實驗動物的印象是什麼?一到十分,一分是最不殘忍,十分是最慘忍,你會給我們打幾分?
Play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你知道實驗動物在進入實驗程序之前,都有一群默默守護牠們的飼育員嗎?多數實驗動物從出生那一刻起,就開始倒數生命,逐步走向死亡,面對一手拉拔長大的動物們,終將邁向生死關卡,飼育員又是以什麼樣的心情照顧牠們的?

撰文|呂芷晴   編輯|蘇于寬   設計|陳億瑞

 

非凡的媽媽經,你有所不知的飼育員

 

「你對實驗動物的印象是什麼?一到十分,一分是最不殘忍,十分是最慘忍,你會給我們打幾分?」林相汝劈頭就以此提問作為開場,已在國家實驗動物中心工作逾十年的林相汝,對於民眾如何看待實驗動物及相關人員感到好奇。而在一般民眾與實驗動物之間,卻猶如隔了一道緊閉的實驗室大門,阻絕了認識彼此的機會。 

可能一般人覺得我們『十分』殘忍,生產很多動物去賣來賺錢。

但事實上林相汝希望動物實驗的意義在於促進科學進步的同時,是用品質好的動物、少量的生命就能做實驗或數據。國家實驗動物中心主要的工作為實驗動物的開發與培養,提供國內外實驗單位進行實驗;而站在實驗研究與動物之間的角色,便是飼育員一職。

身為飼育員,林相汝覺得自己很像《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為死刑犯辯護的律師王赦——即使備受質疑,也要堅守自己的信念。林相汝說:

很多人可能覺得實驗是很負面的,可是實務上,這些動物的貢獻不只造福全人類,甚至很多動物的用藥都有幫助!

而現行法規也規定,無論是人類或動物用藥,在上市前皆得經動物實驗進行安全性測試,確保人類跟動物們的健康與安全。 

當動物實驗成為必然,實驗動物的動物福利也成為更必要之事。林相汝說:「動物過得好,實驗結果才會好,也更能避免生命的浪費」,因對平時的照護不能馬虎,保護措施也得做好。以最常被用作實驗的小鼠為例,因為牠們有著群體社交的天性,除了要讓一籠套房有著4到5隻同伴一起生活,建立社交圈,也要提供木巢絲、紙巢絲讓牠們去咬成一個窩,在裡面玩耍!

此外,為避免動物受到感染,動物房內的所有器具及飲食須經高溫高壓消毒,空氣也得經HEPA過濾。進入動物房之前,沐浴、漱口、著隔離裝備,都是飼養照護員必遵守的步驟,一旦上工,便長時間不能飲食喝水,過程中若需要上廁所或中途休息,也得事後重新洗澡再著上新的一套裝備,才能再次進入動物房。這樣嚴格的SOP雖然繁瑣,但為了確保品質,早已經成為飼育員日常。 

001「以小鼠來講,牠跟人類一樣最需要的其實是社交,這是我們在飼育的第一優先條件」,林相汝望向動物房內,專注的眼神落在房內的鼠窩細細說明。

 

2實驗小鼠及大鼠的住所開箱!

 

3由於群居、社交的天性,一籠套房鼠窩內大約會有四到五隻實驗小鼠生活在一起。

 

4照顧鼠寶寶的新婚鼠家會特別乾淨,上廁所的地方會在睡覺地方的另一頭。

 

意外小插曲,自閉症小鼠竟建立跨國橋梁

 

為進行藥物產品測試,實驗小鼠需要「被創造」成病患,舉例來說:若要測試胰島素生物製劑對糖尿病患者是否有效,便得創造出糖尿病小鼠進行藥物測試。雖然「創造病患」並非飼育員工作範疇,但與動物相處最長一段時間的,卻是這群褓母們。

談到與動物最印象深刻的故事,林相汝回想到一次與「自閉症小鼠」的相處過程,雖然是一隻患有自閉症的小鼠,但個性卻非常的”high”,並常有一些過動的表現,「有一次在換籠的時候,牠突然很激動跳出籠外,開始在房間裡跑,我就跟同事嚇得半死,在動物房抓牠!」 

也許對一般養寵物的民眾來說,動物逃脫是司空見慣的事件,但在飼育員每日照顧實驗小鼠的經驗中,大多數實驗小鼠在換籠過程中都是乖乖地被移動,鮮少出現逃脫行為,但這隻「自閉症小鼠」的逃脫卻讓整間的飼育員都動起來,平淡安穩的動物房瞬間充滿緊張危險的氣氛,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事後,這隻「自閉症小鼠」因國際合作研究的需求,坐飛機到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進行研究,獨特的性情也讓當地教授在照護與繁殖過程中摸不著頭緒,甚至又發生一次「逃脫事件」,讓全實驗室的人急忙抓牠,當地教授也紀錄下這全員動起來的畫面分享給國動中心,過程更多次致電給林相汝詢問自閉小鼠的照護撇步,讓這項國際的合作案增添不少歡樂的氣氛。

但在快樂氣氛的背後,照顧這些病患動物的過程卻也充滿衝擊,動物除了一出生就得受「人為」的病痛所苦,成長過程也如先天性病患者,必須不斷接受治療才有機會長大;不只如此,部分動物也可能因病況不佳,痛苦達到安樂死標準而離世,這都是照護過程中難以避免的狀況。 

5實驗人員為實驗小鼠換籠更換墊料與添補飼料。
6實驗小鼠、大鼠的運輸艙,除了有濾網過濾外在空氣,為了避免牠們打鬥也會用隔板暫時隔離,四周亦有鐵網防止啃咬、保護牠們安全。

 

安樂死——飼育員最過不去的關卡

 

身為飼育員,不免都要面臨一項困難的抉擇——「安樂死」,其實安樂死不只會在實驗過程執行,繁殖與照護的階段也難以避免,林相汝嚴肅地說:

有些動物若有特殊原因,像是基因病變,當我們無法維持特殊病症的照護時,就需要做安樂死來結束牠的生命。

此外,難產的母鼠若生產過程中承受巨大的痛苦,飼育員也會執行人道處置,讓牠們不必再為了人類的需求而受苦。

而在安樂死的操作中,都需依照一定的標準決定時機點以及規範進行操作,在國動中心裡,如果需對實驗小鼠執行安樂死,得使用高濃度二氧化碳讓小鼠吸入,讓牠們昏迷直到缺氧死亡,林相汝提到:「如果操作不是很理想,可能會有一些很激動、掙扎,但是如果操作是得宜的,牠可能就是走一走就突然躺下來,然後一段時間之後,心臟就停止跳動。

但面對一手拉拔長大的動物,難道不會心痛嗎?

林相汝娓娓道出生命故事,過去她也曾經困惑過這份工作的價值是什麼?但十幾年前一位好朋友的媽媽罹患乳癌,在當時的醫療限制下,很快地離世了,她為此很難過,也在那時候了解到,自己的工作其實對科技進步以及人類醫療有一定的幫助。 

隨著生醫發展的進步,目前癌症治療已有許多突破,透過化療及標靶治療,不少癌症病患能在控制病情下同時正常生活,這十年的進步,不可抹滅的,更是數百萬隻實驗動物的犧牲奉獻;因而,在這份工作裡,林相汝雖在犧牲動物過程中確實有許多掙扎的地方,卻也反思:「如果今天你的家人或朋友發生疾病,會不會很希望有一個藥物可以治癒他?」

對飼育員來說,每隻拉拔長大的動物們都是寶,但當站在動物生死交叉路口上,卻也是飼育員心中最過不去的關卡。

犧牲生命都是我們同仁心理上有壓力的地方,也有同仁因為這樣的理由而離職

儘管每位飼育員都理解安樂死的意義,卻不是人人都能走過這個的階段。

面對安樂死,每位飼育員都有各自調適的方式,讓工作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當我真的被迫幫牠安樂死的時候,我就會幫牠唸經,希望牠以後不再輪迴,當作牠在修行,這一世的修行結束,讓牠以後過得比較安樂」,對林相汝來說這不僅是為實驗動物祈福,願牠們在另一個世界能走得更安樂,也是與牠們道別的方式。 

7飼育員全身包緊緊,穿戴全套防護措施,為得就是保護SPF*小鼠,避免牠們受到感染。

 

8動物房內每個籠子外面都有紀錄卡及顏色註記,紀錄每一籠老鼠的狀況以及照護須知。
 
 *”SPF”,無特定病原(Specific Pathogen Free)縮寫,是用於實驗動物的一個術語,保證動物沒有攜帶特定的病原。

 

堅守工作使命,在灰色地帶做到最好

 

雖然在國動中心的實驗動物,都生活在高標準的照護及規範內,然而,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的實驗動物,卻只是眾多實驗研究機構中的冰山一角,在其他實驗單位,仍存在著不合標準、規定的飼養方式,造成動物不必要的犧牲。

無可否認的,實驗仍不免會使動物感到疼痛,而民間及動保團體的反對聲浪也跟著此起彼落,但對於工作使命,林相汝真摯地說:

至少在這裡上班每一天,我真的是很努力的去按照動物福祉去照顧牠們。

此外,實驗也並非是無謂的浪費生命,林相汝表示「既然要犧牲生命去做實驗,就希望實驗是控制在少量次數就達到可信的數據結果,既然動物被使用了,牠就是有意義的」,而這也是動物福祉的概念,因為照顧好動物不只是追求品質的穩定,也是讓實驗次數減少,達成3R中的「減量」。

000

林相汝認為,面對各立場的聲音,應互相尊重與了解,因為在這必要之惡的拉扯中,其實沒有絕對的對或錯,唯有在灰色地帶做到最好,為實驗動物的動物福利把關,堅守自己在工作上的信念,才能在人類與動物福祉之間取得平衡。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