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家的每一天1】後零撲殺時代,收容所內動物好嗎?

    2017年,「零撲殺」政策上路,乘載著人民的期待,為公立收容所的發展翻開嶄新扉頁。

    然而,被譽為動保運動一大里程碑的政策,卻也暗藏著龐大動物數量、收容所硬體老舊,人力資源匱乏等隱憂前進,臺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副教授吳宗憲直言,「其實都知道後面有這些問題啊,但政治壓力在前推動就是會過關。」顯示出當時民氣可用但配套不足的窘境。

  • 【等家的每一天4】終身困籠的攻擊犬,繼續收容或安樂離去?

    兩年前,貴賓犬圈圈被送來收容所棄養,飼主臉上帶疤、滿手傷痕,養了牠七八年,就被咬了七八年。入所後的圈圈,出現不斷繞圈及無預警的攻擊行為,經醫學檢測、行為觀察皆找不出原因,只能日復一日地,追著自己的尾巴,卻追尋不到下個家。兩年後,圈圈癲癇發作,結束了在收容所的下半生。

  • 專題預告【等家的每一天——零撲殺後的收容所】

    「告別十二夜,生命不倒數,臺灣全面實施動物收容零撲殺。」

    2017年2月,斗大的新聞稿標題正式宣告臺灣成為亞洲第二個施行收容動物停止人道撲殺的國家,當時被讚揚為全體國人對動物保護價值的努力與具體實踐。但,政策實際上夾帶著準備不足的隱憂前行,原本資源就匱乏的收容所,也讓許多人擔憂,被收容的動物們看似因為政策而有了重生的機會,卻可能也成為倉促政策下的犧牲者

    來此停靠的動物們,大眾只知道牠們不會再被12夜定奪生死,卻鮮少人在意,在有限的籠位下牠們生活將過得如何,往後又該何去何從。

    老舊的收容所,硬體缺失與刻板印象是否已隨政策而獲得轉變?

    漸漸長住收容所的動物們,生活品質有因人員安排而提升了嗎?

    流浪動物依舊滿載,政策給予公立收容所更多資源彈藥來面對內外壓力了嗎?

    上百隻不同個性的動物匯集收容所,如何替牠們找家?

    今年五月,在疫情最嚴重時,無法走訪各縣市的窩編,透過問卷搜集全臺收容所的狀況⋯⋯再隨著逐漸解封,實地走訪不同縣市的收容所,拜訪一線收容所工作人員、專業獸醫師、志工、動保團體,希望試著了解,現行收容所面臨的挑戰與困境。

    政策上路四年,我們對於生命的不捨與重視,真的幫助收容所的動物過得更好了嗎?


    【訂閱窩窩,為牠發聲】

     

    本次專題歷時近半年,撰文3萬5千多字,將以4篇深度報導分析,並首度嘗試將議題遊戲化、將受訪者口述音檔安插在文章當中,期待讓讀者透過親身操作、聆聽人員說法,真實感受與體驗收容所的壓力與糾結,理解如何在有限資源內,為動物找出最大出路! 

    作為臺灣第一個動物議題的獨立媒體,每個專題的製作耗時又燃燒鉅額採訪資本,您的訂閱將支持窩窩能夠接住龐大的製作成本,讓我們有資源持續穩定的產出動保相關報導及專題,為更多動物發聲、用力傳遞關乎牠們重要的事,讓更多人認識動物的處境。

    而您的訂閱,就是與我們一同改變動物處境的加速器:https://wuo.pros.is/3zszdx

  • 恢復安樂死公共政策提案達標,尚待主管單位回覆

    台灣遊蕩犬貓問題嚴重,據2020年農委會畜牧處調查顯示,光是遊蕩犬隻就超過15萬隻,較107年之146,773隻微增6.19%。近年來,台灣野生動物遭到犬貓攻擊而被送至救傷中心的案例也急遽上升,舉凡像是保育類動物穿山甲、石虎、草鴞皆曾有過犬殺及攻擊相關案例。

    鑑於此,今年(2022年)7月10日,有民眾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議「恢復流浪動物安樂死與規範餵養流浪貓犬」之連署,截至9月2日,附議該提案的民眾已超過5000人,附議也正式通過。 

    提案者認為,台灣因未明確規範與管理餵養流浪動物,為防止流浪動物問題日益嚴重,並保護特有野生動物生存環境與機會,應正視隨意餵養所造成的問題,同時解決流浪犬貓生生不息的問題。 

    對於實施細節,提案者認為應禁止於山區餵養流浪動物,若犬貓被棄養、放養於此,經通報應送至收容所,待數日無人認養後將其安樂死。而任意餵養、棄養、放養犬貓等行為也應有處罰制度,像是罰款並禁止餵食、飼養寵物等措施,並同步檢舉與獎勵制度,鼓勵民眾檢舉。

    20220902配圖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統計,野生動物遭犬貓攻擊致傷數量,在2014年後迅速攀升(圖片來源:林務局臉書粉專)。

     

    不少民眾對此提案附議響應,並提出自身看法與經驗。一位住在淺山地帶的住戶表示,他經常看見淺山保育類動物與流浪犬貓的競爭事件,流浪動物不只是破壞生態,更造成農損。也有人表示,零安樂死政策上路後,收容所爆籠問題不僅嚴重影響犬貓動物福利,收容所外的餵養浪犬貓的行為也對人、野生動物造成層出不窮的問題,甚至因此增加浪犬貓繁殖機會。 

    不過,也有民眾表達反對的看法,認為流浪動物問題之所以仍非常嚴重,根本原因在於棄養與放養問題,應仍加強源頭管理及寵物買賣管理制度,並確實開罰,以杜絕棄養與放養,現階段並不贊成安樂死。 

    亦有民眾另行提案,來反對此公共政策提議,該提案者認爲,乾淨餵養流浪貓犬是人道精神,率爾禁止餵食更會造成爭議與執法上的困難。 

    目前,「恢復流浪動物安樂死與規範餵養流浪貓犬」提案截至9月2日15:00已有約5030人附議,尚待主管機關於11月2日前回覆。

     

     

     

  • 每年耗數億,流浪動物問題仍未解,監察院要求改進

    監察院7月23日發佈新聞表示,根據監察委員田秋堇提出的調查報告,農委會及各縣市政府在流浪動物議題每年耗資數億元,卻仍無法有效解決相關問題。不論是公立收容所在照護重傷病或嚴重傳染病等動物、針對流浪動物源頭控管策略中的各項作為,例如寵物登記的資料庫、寵物登記稽查裁罰、繁殖業者控管,以及整體遊蕩犬隻數量調查設計與控管方法上,均有缺失且有欠積極,要求檢討改進,以免耗用鉅額經費,未來仍有源源不絕的流浪動物亟待處理。

  • 管理餵養與遊蕩犬貓安樂死再開會,與會人憂無進展

    去(2021)年6月,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曾有超過5000人附議的「禁止餵養流浪動物」與「反禁止餵養流浪動物」提案,於同年10月召開會議,也在事前舉行焦點座談會,但最終仍因缺乏明確共識與決策,激辯三小時未果。

    事後,農委會也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回應,禁止餵養與否未具共識,實務上可行性低。 現行政府處理遊蕩犬問題,仍會以密集絕育工作、減量以達控制遊蕩犬隻族群為目標。若涉及生態敏感區,則與林務機關、國家公園管理機關合作進行遊蕩犬族群控制工作。

    而今(2022)年7月,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再有民眾提案「恢復流浪動物安樂死與規範餵養流浪貓犬」以及主張「反對『恢復流浪動物安樂死與規範餵養流浪貓犬』提案」,也皆在9月獲得5000人附議達標。

    由於輿論、立場觀點等陷入兩極,雖11月11日曾召開過第一次提案會議,但卻也發生讓與會提案「恢復流浪犬貓安樂死與規範餵養流浪犬貓」方表示:該會議不僅多只邀請動物保護團體列席,缺乏生態保育學者、專家角色與觀點,加上會議途中有線上音訊不佳、關閉線上會議留言功能等問題,因而質疑官方立場偏頗,要求舉行二次會議。

    農委會於12月28日再舉辦實體協作會議,除了邀請2案之提案人到場說明提案外,也邀請關係團體的代表進行對話與溝通,並提供線上直播,讓關心議題的民眾與會,但會後並未留存影片。

  • 讀者投書|流浪動物管理條例的催生,將是福還是禍?

    遊蕩動物,即為無直接管理且活動不受限制的應受領管動物。其出現的原因可能為飼主放養、棄養,或在外交配繁殖的無人領管後代。這些動物除了自身動物福利受損外,與人、生態保育的衝突也產生許多問題。然而零安樂的執行取代撲殺,TNS(捕捉、結紮、收容)及TNVR(捕捉、絕育、注射疫苗、回置)成為了終端解決遊蕩動物問題的唯二方法,卻引發了更多的問題。

    撰文|李宜龍

    零撲殺後遊蕩動物問題的影響不減反增!?

    零撲殺實際執行後狀況,普遍可以看見幾個現象,收容所的超收、野外族群沒有減少、偵測率提高、預算越編越多卻來不及提升收容品質與降低遊蕩動物數量

    如今TNVR被部分動保團體視為解決遊蕩動物問題的神主牌

    由台灣貓狗人協會執行長黃泰山、台南徐春水抓紮團隊等訴求入法化,期許能夠依法強制執行,並提高預算的編列;亦有其他團體反對TNVR入法化的操作,認為將衝擊飼主責任的規範等。

    然而以108年寵登率估計67%與來看,這確實存在遊蕩動物議題上的隱憂,也代表飼主責任的推行仍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最後在8月25日招開遊蕩動物TNVR入法公聽會,結論中提到「執行量能不足」為各團體間的共識,農委會也承諾,將再找相關單位研議「流浪動物管理條例」是否有推動的必要性。

     

    TNVR執行量能不足能有什麼改善?

    以往TNVR的施作模式,往往因人設事,處理的區域通常是人畜衝突高或主觀認定的核心區域,捕捉方式又因各個操作人員所受的訓練、操作強度不同,而有所差異。這樣的TNVR執行常常不夠具有策略性,時常產生抓紮不徹底且忽視新個體出現的問題,一段時間後遊蕩動物春風吹又生。賴亦德博士2014年刊登於泛科學的文章中表明,TNVR的強度若不能維持在75%以上,操作很有可能破功。

    因此,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TNVR操作前應該更系統性地實施遊蕩動物與寵物飼養模式普查,瞭解各地遊蕩動物的族群動態、分布、遷出移入、行為的模式等,再來規劃人力資源進駐,實施TNVR或TNS,配合飼主責任的推廣、策略性規劃捕捉方式,提升捕捉率、結紮率,應可降低量能不足且不夠精準操作的問題。

    最後「回置」的區域依然考驗遊蕩動物的動物福利與環境衝突,若是繼續放回衝突的高風險區,如交通要道、生態敏感帶、人為活動頻繁的區域等,則可能造成衝突不減。因此操作人員的訓練與操作地點評估、後續管理的規劃,因地制宜的考量,亦是操作上重要的核心之一。 


    從生態學看遊蕩動物造成的野生動物傷亡

    站在生態學的角度來看,遊蕩動物造成的問題被視為外來種入侵的一種。往往威脅原生動物的存續,衝突的發生亦造成兩敗俱傷,尤其遊蕩動物族群數量、佔據範圍的提升,也造成許多珍貴稀有的野生動物在救傷後,難以找到適合的地方進行野放,甚至民眾毫無規範的餵食行為,造成遊蕩動物的群聚,也是提高野生動物被侵擾的因素之一。

    甚至國內具有狂犬病及麗莎病毒的潛在傳染風險,雖然有施打疫苗(也就是TNVR的V)的操作,但疫苗每隔一年要再次施打,遊蕩動物的「再捕捉率」亦是防疫的一大考驗,過去遊蕩動物回置後再捕捉施打疫苗的成功率更是受到質疑。近年,越來越多在地的資料統計與研究刊登於報章雜誌及科學期刊上,如顏士清等人2019年在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調查,表明遊蕩動物的出現,會對原生動物造成負面影響,且陽明山在2012至2014年間就曾記錄過三筆麝香貓疑似遭犬攻擊致死的記錄。2019年七股發生群聚的犬隻追逐黑面琵鷺的事件,亦是遊蕩動物侵擾瀕臨滅絕等級的保育類動物案例。 

    甚至根據臺北市立動物園「2017整合保育暨穿山甲族群與棲地存續分析國際研討會」的資料指出,救傷及路殺所收到的257隻個體中有66隻受到動物攻擊,林務局更表明歷經6年的野生動物監測,遊蕩動物數量高的區域,穿山甲的族群就相對下降,且拍攝到犬貓的自動相機點位逐步攀升也表明棲地逐漸被遊蕩動物佔據的現象。

     

    「流浪動物管理條例」應協同「保育與防疫機關」商討!

    回置的遊盪動物,仍然對生態環境有衝擊,因此盤點生態與防疫的重點區域,如國家公園、保護區、保留區、甚至郊山、某些特定物種的重要棲所,列如石虎等,都應該表列並分類管理,進而與相關單位研議條列執行的配套,預防回置後對生態的持續衝擊,降低疾病跨物種感染的可能,改善遊蕩動物與野生動物之間的問題。

    其中錯誤的「異地釋放」更是需要預防,若將遊蕩動物釋放到生物敏感帶,則可能讓原生動物面臨的衝突有增無減,佔據更多野生動物的棲所環境,也因此更精準記錄釋放的位置與族群追蹤,為遊蕩動物族群管理上很重要的一環,一來可以確保釋放位置的準確性,二來防止發生人員怠忽職守的錯誤操作,同時得以瞭解族群概況還有個體情形。

    最重要的是:

    別讓遊蕩動物專法成為解決問題的絆腳石,遊蕩動物的議題需要更系統性的規劃與討論,更不應該全盤押注在TNVR上

    通盤檢討環環相扣的因子,並且需要納入更多受此議題影響的部會及學者的意見,避免消磨更多資源,進而改善長久以來的爭議。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聯繫:service@wuo-wuo.com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