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網 BN

這篇文章想讓你知道的是:當人們視入侵動物為囊中獵物,污名化與殺戮氣息開始淹沒整個社會,當我們對動物生命的尊重蕩然無存,無知的惡已悄悄蔓延,讓移除任務更加艱鉅⋯⋯

 撰稿|朱翊瑄    編輯|洪郁婷    設計|陳億瑞  

第二篇 01妖怪們正忙著捕捉躲藏在阿布拉巴曼島的珍禽異獸們,有些妖怪也想參與,有樣學樣,卻弄巧成拙,誤傷到自家阿布拉巴曼妖了。而隨著媒體渲染,也讓阿布拉巴曼妖對這些珍禽異獸的仇視達到高點,妖們開始失控了⋯⋯

 

全民移除入侵種,卻變成殘酷虐待

一隻隻中箭後綠鬣蜥任其掛在樹頭逐漸死亡;一隻懷孕的綠鬣蜥受到驚嚇後試圖闖入民宅,身上有多處射擊傷口;一群幼年的綠鬣蜥跟鞭炮一起被膠帶綑綁著,遭殘忍虐殺。

難以想像,上述情況正在我們身邊真實地上演著,更因此讓臺灣登上國際版面。2021年3月英國衛報報導臺灣民眾大舉殘忍對待、攻擊外來入侵種綠鬣蜥。


第二篇 02英國衛報報導臺灣外來入侵種綠鬣蜥遭到民眾用鞭炮攻擊,文中更提及諸多殘忍對待問題。

 

殘酷的移除亂象不僅發生於綠鬣蜥,例如網紅直播去埃及聖䴉的巢穴「搗蛋」破壞、小朋友學大人將福壽螺踩破等相仿事件,似乎「移除就是殺」、「外來種死掉就是應該」等錯誤觀念已深植人心。

這當然是虐待啊!一般國外在抓入侵種大概兩個原則,一是禁止讓動物受傷,再來必須在捕捉當天,用痛苦時間最短的方式進行人道處理。

專長研究綠鬣蜥的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陳添喜教授直言,弓箭、彈弓等皆是國外不會允許的綠鬣蜥捕捉方法,強力空氣獵槍只有受訓人員才可使用

目前常見,包括民眾或地方政府使用膠帶綑綁、將大量綠鬣蜥疊放同一籠中、拖延過久才執行人道處置等,都是讓動物承受極大痛苦、緊迫、不符合動物福利的錯誤方式。

第二篇 03許多民眾將自行捕捉的經驗上傳分享,甚至以教學為名,呼籲更多人加入移除行列,其方式和觀念卻未必正確與符合動物福利。

 

「Youtuber跟大家說一箭斃命,可是故事不是這樣子。射程太遠或未中要害牠不會死,甚至就帶著箭跑掉。

有些箭上有倒鉤,若動物掙扎使箭脫落,身上就有一個大傷口;若插比較深但未致死,牠在移動時會經常卡到樹枝,反覆流血。

陳添喜嚴肅地提醒,綠鬣蜥的生理結構特殊,中箭、中槍等不會立即死亡,若有不慎讓動物帶傷逃走,可能歷經兩三個月傷口惡化才逐漸斷氣,讓動物承受了莫大的痛苦。

此外,民眾自行捕捉除了涉及傷害動物,也可能干擾移除計畫,反而弄巧成拙。

長期與台東縣林管處配合的綠鬣蜥移除工作者汪仁傑說明,每年10月至2月繁殖季,雄性綠鬣蜥會聚集在一起展示自己,吸引母蜥靠近。一旦驚擾蜥蜴就會四散,反而造成族群範圍擴張,往別的地方蔓延。

「很多人會去打大公蜥,母蜥就跑掉了,干擾展示場很容易造成綠鬣蜥的擴散。」

第二篇 04

開放民眾參與並非全然不可行,陳添喜以大開曼島移除綠鬣蜥方式舉例,當地法律規定民眾參與前需受訓,取得證照。捕捉後須按照規範替綠鬣蜥進行人道處理,並且當天就要繳交回主管單位,避免動物留置過久形同虐待。從2018年至去年大開曼已採取該方式移除了120萬隻綠鬣蜥,數量大幅減少,現存推估不到4萬隻。

「今天外來種是透過全球化的移動跟貿易來的,問題是我們造成的,

這些動物就只是被帶來了,很努力想要活下去。牠們並沒有犯任何錯,就要被殺掉。

汪仁傑強調,移除工作的心態很重要,從捕捉到人道處理皆會用相當嚴肅的態度執行,因為我們要面對的,是一個生命的犧牲。

真空的法規,不當捕捉外來入侵種無法可管?

2021年3月,台灣動物社會研究召開記者會,譴責農委會「嚴重失職,移除入侵動物毫無策略及人道規範,放任民眾虐殺動物」希望盡快制定相關規範,並調查懲處虐待行為。

為什麼不符合動物福利,甚至形同虐待外來入侵種的種種行為,主管機關至今卻未開罰?

虐待動物行為,野保法目前只針對保育類野生動物或特定保護區域內的一般類野生動物可以處罰,在其他區域虐待一般類野生動物就不適用,動物保護法裡面有虐待動物的規範,也許可以去處理

林務局保育組羅尤娟組長說明,目前野生動物保育法(以下稱野保法)的精神是保育台灣動物,是否可用野保法去保護綠鬣蜥,是需要討論的,但提出嚴正譴責:

「我們基於尊重生命的觀念,不能把牠汙名化或加罪在牠身上。移除是不得不的做法。尤其虐待或拿來炫耀更是不可取,我們不鼓勵這樣的行為。

至於自行移除行為,羅尤娟指出該行為未發生在保護區域內,目前野生動物保育法無法開罰,主要以加強勸導、教育等方式,也正在研擬讓民眾加入移除團隊的作業機制,希望俗稱「獵龍大隊」等積極自行移除綠鬣蜥的民眾們一同參與政府教育訓練,協助根除綠鬣蜥

第二篇 05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於三月初召開記者會,譴責外來種主管機關農委會失職,放任多起民眾虐待綠鬣蜥行為。/圖片來源: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臉書

 

「法律上(野保法第14條)就是被列為入侵種以後,主管機關可以處理。那意思就是民眾不可以嘛。國外立法也是這樣,你不可以動物跑到外面去,民眾就一槍把牠打死,這樣是不對的嘛!」針對移除亂象,陳添喜認為並非「無法可管」,如何解釋法規、願不願意開罰才是關鍵。

既然外來種適用於野保法,就應該比照一般類野生動物,獵捕也須遵守野保法第19條規範。

國內目前並無劃設任何獵捕區,即使公告為入侵種,也只有主管機關或其委託單位可以執行捕捉,現況自行移除的民眾、網紅們很明顯皆已違法。

「林務局也可以要求動保處要用動保法處理,用社會秩序維護法也可以啊!他們可以舉報,要警政單位處理。」陳添喜補充,即使野保法有困難,仍可以依其他法律處置不符合動物福利的行為。

第二篇 06

針對法規模糊地帶,同年4月底立法委員林淑芬協同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共同召開的座談會註一中,則有了較為突破性的結論。

「綠鬣蜥虐待問題檢舉到現在,一件都沒有罰,為什麼?」

針對動團提問,林務局與畜牧處回應,若要針對非犬貓的一般類動物遭受騷擾、虐待行為進行開罰,現行野保法與動保法的確有缺口——野保法如前文羅尤娟所述;動保法的保護對象則僅限於人為管領動物。且執行上因為個案情況不一,可能有不同的處理角度與見解。

「那就是你們上級要去協調與統一見解,無論要動保面處理還是野保面處理,農委會都責無旁貸啊!」對此林淑芬回應,不論是法律面或執行面,中央政府都有統一法規見解的責任,讓地方政府得以依循處理,不該有無法處分的問題。

會後決議,農委會畜牧處、林務局需於半年內,針對虐待一般類野生動物或非犬貓無主動物行為無法可罰的現況提出修正草案,以彌補法律漏洞。

  • 註一:2021年4月23日,林淑芬與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共同舉辦「外來入侵種動物移除人道規範」座談會,廣邀專家、學者、民間團體與一般大眾共同檢討外來物種輸入及管理的執法效能與動物福利問題,促進「外來入侵種動物移除人道範」的建立。

 

誰才是惡的起源?那些被誤解的動物們


第二篇 07看不下去的三眼妖跳出來自白:「能夠理解妖們想捍衛美麗的島,珍禽異獸們必須離開,但是能不能,一起帶著尊重的心情進行移除戰役?」

 

我們帶綠鬣蜥出去曬太陽,就會被指指點點啊!滿常的。說你們棄養、說可以煮來吃、說牠是危害種看起來好噁心。

養綠鬣蜥10年的飼主盧怡君,難過地表示可以理解綠鬣蜥需要被移除,但牠們也是許多飼主珍貴的家人,在污名化輿論越演越烈後,就連出門遛蜥,也要承受惡意的謾罵與攻擊,只能盡量當作沒有聽到


第二篇 08綠鬣蜥作為寵物,與飼主感情深厚、互動親密。若善盡飼主責任、妥善管理,動物並不會逸出野外造成生態危害,也不會成為移除對象。

 

移除亂象怎麼來?為什麼社會輿論對外來入侵種存有滿腹惡意?

中央政府對民眾的外來種知識宣導不足、地方政府鼓勵民眾捕捉卻未有資格限制與法律規範、媒體報導經常使用「逃犯」、「惡棍」等污名化用詞,網紅們不斷將不當捕捉方式形塑成正義的展現,皆成了與尊重動物生命背道而馳的負面示範。

「林管處每年辦活動叫小朋友去打沙氏變色蜥,很莫名其妙的事情啊!生命教育是不虐待動物,在全世界已經是一個普遍價值。可是很多人都不理解,地方政府還帶頭錯誤示範。」陳添喜表示,以利益為導向的獎勵捕捉對於移除計畫並沒有幫助,

地方政府應該要以身作則人道捕捉,民眾一旦涉及傷害動物就應該制止、開罰,不應有模棱兩可的空間。

「這很兩難,我們希望趕快把牠移除掉,又不要民眾來移,那政府的力量又有限,我們還在想要如何在這之間取得平衡。」羅尤娟補充道。因後來發現向民眾收購的移除成效不佳,2018年改變收購標準後民眾也不再熱絡,目前沙氏變色蜥已改為委託專業團隊移除。

第二篇 092009年起,嘉義縣政府為了移除嚴重影響生態的沙氏變色蜥,推出民眾捕蜥賺現金的獎勵辦法,未料執行近十年後沙氏變色蜥不減反增,部分地區已高達百萬隻,勝過嘉義縣人口。圖為2018年起嘉義縣政府改為僅收購成體母蜥新聞稿。

 

「很多人會用邪惡來形容外來種,我覺得牠像癌細胞吧!你不會說癌細胞是邪惡的,牠只是失控的細胞,跟外來種很像。因為你把牠當成是邪惡的,就會合理化虐殺行為,牠就該死,所以我就用這種方式來處理。」汪仁傑提醒,現況社會大眾對於外來入侵種根深蒂固的惡意,將影響到下一代的教育,人們不認為移除需講求動物福利,是目前棘手的問題。

他接著舉例「很多時候政府沒有完善的措施,你能不能有所謂的合格人員?能不能至少有動物福利的知識再出動?這些都沒有,然後地方政府有預算,就找人來抓。」2020年行政院長蘇貞昌要求林務局積極處理埃及聖䴉與綠鬣蜥,立意良好,但倉促執行下卻未有妥善的移除計畫、也未好好管理移除物種的動物福利,反而經常被民眾觀感左右政策,造就現今各地不當捕捉動物、影響移除效率的困境。

移除外來入侵種既然是必要之惡,參與其中的每一個人是否清楚了解

——移除任務即是用外來動物的生命作為代價,來避免未來更多原生動物的犧牲?當動物生命的優勝劣敗由人來定奪時,我們能否在剝奪生命的同時,對牠們有更多理解與尊重?

是整體臺灣社會還需要好好學習的課題。

第二篇 10照片為由汪仁傑執行人道處理後的綠鬣蜥,為臺東民眾用網具捕獲後交由移除團隊,推測是隻剛成年的三歲公蜥,逝於2021年2月18日。

 

第二篇 11死亡的獸們越來越多,但未移除完的獸們也持續在島上生活。家園殘破不堪,妖們不禁開始懷疑,這場移除戰役可有盡頭?

 

投票|外來入侵種污名化與濫捕問題嚴重,你認為主因是?(可複選)

謝謝您看完本篇文章,在窩窩每一篇報導都是窩編用心採訪編撰設計而成,深度的報導對應的是確實地調查與議題的深度爬梳,需要大量的人力與時間投入,懇請您透過訂閱支持窩窩,讓替動物發聲的獨立媒體能夠繼續營運。
Introduction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