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網 BN

這篇文章想讓你知道的是:當全球貿易開始蓬勃發展,動物們也有了機會跟隨人們四處旅行,只是想用力生存的牠們,怎麼卻成為人們眼中惡名昭彰的存在?

 撰稿|朱翊瑄    編輯|洪郁婷    設計|陳億瑞  

第一篇 01阿布拉巴曼島是一座充滿生機的美麗的小島,被周遭許多大陸包圍著,島上住了許許多多不一樣的妖怪,和諧地生活著,直到有天,長年在外旅居東南大陸的三眼妖返鄉,帶了一群他在各國收集的珍禽異獸們一同回來,從此,阿布拉巴曼島開始變得不太平靜⋯⋯

 

「外來入侵種是會危及或可能危及環境、健康或經濟生產的非原生物種。它們被廣泛認為是對全球生物多樣性的第二大威脅,僅次於棲地的損失。」

——全球入侵種規劃署(Global Invasive Species Programme,簡稱GISP)註一

 

來自他方的訪客,外來入侵種

人們的生活與外來種密不可分,最早可追溯至史前時代。幾百年前,我們因西班牙人的拜訪,從此得知了玉米、花生與番薯等食物的美味註二;千年以前,我們有幸祖先馴化了犬貓,將其攜來臺灣成為彼此的家人。

然而,當這些被引入的外來生物,包括動物、植物,甚至細菌、病毒等微生物,沒有被好好的管理,遭人們有意或無意地帶至野外環境生存繁衍,並導致經濟損失、原生動物死傷、疫病傳播甚至是自然生態浩劫等,即是「外來入侵種(Invasive Alien Species)」。

例如因不好吃被棄至野外的福壽螺、搭航空貨櫃便機而來的入侵紅火蟻、基於宗教儀式被放生在臺灣的美國牛蛙、遭人棄養的犬貓等,在臺灣皆已常見,更已名列於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的世界外來入侵種名單中。

外來入侵種怎麼來?

第一篇 02

  • 註一:GISP是一個國際性的非營利性合作夥伴,致力於應對入侵物種的全球威脅,透過研究、研討會、出版等方式研擬入侵種管理策略。並建立全球入侵物種資料庫(GISD),推廣民眾對入侵種的認識。
  • 註二:根據1603年明朝人陳第所著《東番記》,推測西班牙人將原產於美洲的玉米、花生、蕃薯輾轉從其殖民地菲律賓引入台灣,成為現代我們熟悉的經濟作物。 

 

用力生存的入侵種,帶來哪些危機?

美國學者Pimentel等人於2005年統計外來入侵種所造成的環境與社會經濟損失,每年可高達全球經濟的5%,即至少1.4兆美元。早在1992年,世界各國便開始重視外來入侵種可能帶來的生態代價,將之列為《生物多樣性公約》的跨領域議題之一,公認其為生物多樣性消失的重要威脅。

外來入侵動物帶來的生態危機

第一篇 02

除了影響在地動物生存,外來入侵種也可能導致農作物損失、社會付出龐大的移除作業成本,甚至是賠上人們的健康。臺灣也正在付出慘痛的代價。

「是要感謝紅火蟻,因為對人命產生傷害了,大家才開始知道外來入侵種是這麼可怕,原來會影響我們的健康。」

專長蛙類生態研究的國立東華大學楊懿如副教授提及,臺灣早期並不重視外來入侵種的控制,也沒有相關的法律規範,直到2003年,桃園與嘉義地區多位農民因被入侵紅火蟻叮咬接連送醫,才喚起政府對外來入侵種的關注,投入相應的經費與移除工作。

福壽螺在1979至1981年時被引進並遭棄養,1982年便出現福壽螺危害紀錄。2004年臺大農業經濟學研究團隊進行過去30年的估算,發現福壽螺已導致臺灣農業總計50億的經濟損失,加上所投入的防治費用,損失金額更已高達100億。

第一篇 04數據為1975年至2005年間,各入侵生物每年所造成的損失金額統計/資料來源:行政院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移除還是共存?入侵動物也要分等級

第一篇 05阿布拉巴曼島的妖怪們開始受不了了,珍禽異獸們大肆享受妖們的家園。「我們應該通通把他們殺光!」妖們氣憤地說,這時長者蛇妖走了出來,緩緩地說⋯⋯

 

事實上,約90%的外來種無法順利在非原生地存活。剩下的10%中,又僅有1/10可能成為入侵種,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有時因原生動物們的生活環境已被人類開發破壞,反而造就外來動物絕佳的生存條件;有的外來動物則原先就是繁衍或掠食高手,原生動物比拼不過,又沒有相應的其他天敵可以牽制,便快速晉級,成為該地區的強勢入侵動物。

然而,並不是每一種外來入侵種都會面臨被移除的命運。

牠們都是臺灣的外來入侵種

第一篇 06研究方式:此表為窩窩製作,參考GISP外來入侵種定義,彙整出已在臺灣野外持續繁衍、建立族群,並可能危及環境、健康或經濟生產的10個非臺灣原生物種。

 

「移除是人類的錯誤,我們對這個事情真的很慎重,並沒有一開始就認定要奪走生命。」楊懿如直言,需要動物們付出生命代價的移除計畫,每一個環節都必須掌握科學的原則,謹慎評估對生態系的影響與否。

「我們最終的目的是避免再發生新的青蛙入侵,造成原生種的傷害,這才是我的重點。」

楊懿如以同為外來種的海蛙為例,相較斑腿樹蛙更早發現,卻因為活動範圍只侷限在屏東一帶,且並未對原生種造成太大問題,不去處理其實沒有關係。但善於利用苗木移動擴大範圍、一次可以產下600至1000顆卵的斑腿樹蛙因擠壓了原生物種布氏樹蛙的生存空間,就沒有這樣幸運,成為農委會的優先防治物種。

 

2019 年布氏樹蛙與斑腿樹蛙調查成果與分布圖

第一篇 07圖為2018年原生種布氏樹蛙與外來種斑腿樹蛙的分佈調查比較,可發現兩者分佈上明顯重疊。2019年最新志工調查更指出,未來需持續留意斑腿樹蛙是否會向山區擴散,壓縮布氏樹蛙的生態棲位。/資料來源:兩棲類資源調查資訊網

 

除了動物的威脅程度,移除計畫的可行性、資源分配也是考量之一。

有一些物種真的沒辦法了,是再多人力都無法完成移除的,像野外常看到那些八哥啊!真的就只能跟牠共存。

林務局保育組羅尤娟組長說明,外來入侵種需要按危害的程度劃分等級,並考量控制的可行性,讓政府有限的資源有效運用在需優先防治的物種上,部分不用立即處理的,就會先列在觀察清單中。

如何知道哪些外來種需要被管理?分級管理評估的第一階段,便是整理出「建議清單」。農委會2017年提出的43種外來入侵種,是根據2004年林務局已公告的21種入侵種清單與2016年專家意見列出的32個入侵物種,並收集農委會畜牧處、防檢局、漁業署、林務局四個外來種管理機關提出建議名單,共同彙整而成。接著,按照動物的入侵性、危害程度、防治可能性等項目,評估出「優先防治」、「長期管理」、「觀察、監測或評估中」三種管理等級。

以陸生動物來說,目前官方評估需「優先防治」與「長期管理」的入侵物種,包含沙氏變色蜥、美洲綠鬣蜥、綠水龍、斑腿樹蛙與埃及聖䴉等。

第一篇 08圖為2017年農委會外來種分級管理第一階段的各機關建議清單。/資料來源:農委會

 

外來入侵種評估管理四階段

第一篇 09歷經四階段評估後,分級管理清單中的「優先防治」物種則會由分別由畜牧處、防檢局、漁業署、林務局四個外來種管理單位進行移除政策。/資料來源:農委會

 

不夠科學的清單?島上最強入侵種,從未列入評估

臺灣到底有多少外來入侵種?分別造成多少損害?從過去到現在,仍未有官方的統整公告。值得留意的是,已知會對原生物種形成競爭、傷害或造成人身安全的遊蕩犬貓並未列入評估管理第一階段的建議清單中。

2020年,林務局的中大型哺乳動物監測系統完工,卻從自動相機中觀察到浪犬攻擊水鳥、浪貓與水獺搶食的情形,更發現監測資料中浪犬與穿山甲的豐富度呈現負相關,與近年穿山甲遭犬隻攻擊救傷比例逐漸升高不謀而合。

此外,壽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也曾於2017年與2018年進行浪犬與山羌的數量調查,發現浪犬的蹤跡會影響山羌族群的移動。疫病問題也持續存在,如遊蕩犬貓可能傳播犬小病毒給石虎,成為瀕危動物的的另一生存威脅。(了解更多|小病毒感染——遊蕩犬貓對石虎造成的致命威脅

許多評估條件充滿無法理解的主觀認定,例如是否容易逃脫?動物園中的動物們在妥善條件下無逃脫問題;然而滿街的流浪貓狗都是逃脫容易的最佳案例,卻從未成為外來種評估的標的物種。

國立中山大學顏聖紘教授2010年的研究註三便曾針對臺灣與他國外來入侵種評估機制比較後指出問題。

然而,至今遊蕩犬貓仍未被列入外來種評估清單之中。

  • 註三:《台灣地區外來動物進口現況調查及高風險入侵種清單之建立計畫》推估自2009年起,已有4971種外來動物曾被引入臺灣,當年更歸納出178種已入侵台灣野外或具有入侵風險的外來動物清單。2021年林務局盤點出211項具高入侵風險外來種名單,約8400種。

 

第一篇 10究竟阿布拉巴曼島的妖怪們該如何應對珍禽異獸們呢?讓我們看下去⋯⋯

 

投票|看完文章後,你同意移除外來入侵種嗎?


接續閱讀|練槍、炮炸、成箭靶,虐殺外來入侵種無法可管?

Introduction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