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要牠們過好每一天,就好! ——水獺保姆陳朝輝的心內話

    每一隻臺北市立動物園的歐亞水獺,都被陳朝輝細心照顧著。擔任保育員的日子,曾經歷金門落難的水獺入住,也曾面臨朝夕相處的水獺死去;與動物相逢、別離的種種,全都化作陳朝輝內心的故事。

  • 啟航!為獺走上保育之路——水獺研究員岡元友實子專訪

    受《ニホンカワウソ―絶滅に学ぶ保全生物学》啟蒙,Yumiko被水獺深深吸引,決心為水獺奔走各國、不遺餘力成立協會推廣水獺保育,為的就是希望水獺有一天不再處於瀕危危機。

  • 採訪側寫|水獺其實並不脆弱,袁守立陪打終局之戰

    金門——歐亞水獺在台灣最後的棲地,窩編追尋而至。艷陽高照的冬日,窩編第一趟車程即從極西開到極東,軍管背景遺留下來複雜難辨的道路,使我們行經無數個圓環,轉了一圈又一圈,選對或選錯路,失之毫里差之千里,條條通往不同的方向,像是稍稍體會了水獺一踏錯路,踏上紛雜的陸路,可能淪為路殺亡魂的艱困處境。圖|袁守立在金門守護水獺。

  • 沿著牠的足跡,只為默默守護 ——在地水獺觀察員蔡永尚

    昔日聽聞水獺是不友善動物,童年時期的蔡永尚總對牠們有著不好的印象,直到親眼見到獺,才發現牠們其實是很可愛的動物。被水獺深深吸引的蔡永尚,經常漫步尋找水獺的足跡,也因此擁有許多觀察水獺、保護牠們的小故事。

  • 活下去好難——歐亞水獺七大生存威脅

    過去稱霸歐、亞、非三大洲的歐亞水獺,曾幾何時,隨著棲地受汙染及破壞,人類非法獵捕等威脅,被IUCN列入近危物種,台灣也只剩下約200隻,阿獺的同族們早在1980年代就從台灣本島銷聲匿跡,現在只棲息在金門,穿梭於湖庫、溪溝、下水道、農塘、風水池之間,日日過著危機四伏的生活。

  • 與獺相遇,不曾想過要離開——臺灣首位水獺研究學者李玲玲

    近年成為熱門保育物種的歐亞水獺,你能想像三十年前根本無人聞問嗎?直到李玲玲踏上金門,臺灣的水獺研究版圖才開始拓展。看著金門的轉變、水獺族群的起落,李玲玲有好多想說的話。

  • 金門・水獺失樂園(上):還獺水路,才有活路!

    「去林務局開會的路上我接起電話,又是一個路殺的消息。」時任保育業務的農林科長鐘立偉說著。近年水獺多次因路殺身亡的消息登上媒體版面,進而受到民眾的關注;卻鮮少人反思,本是濕地霸主的獺,命喪輪下背後意味著什麼呢?

  • 金門・水獺失樂園(下):與獺們共存的未來

    「如果他(民眾)覺得水獺對他是加分,對環境、經濟都是有益的,民眾才會關注啊。」時任金門建設處農林科科長鐘立偉說著。水獺晝伏夜出,難以窺見其的習性,以至於許多人對牠仍陌生無感,甚至不曉得金門島嶼上有著如此重要的瀕危物種⋯⋯

  • 金門・水獺失樂園(中):大開發下,獺的居住正義

    「關鍵還是在棲地,如果棲地整治的好,我相信水獺可以留的更好。」時任金門建設處農林科科長鐘立偉說著,大多數人對於水獺的關心多停留在路殺事件;但更需要被注意的是,在金門這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島嶼上,過去曾經有水獺足跡的地方都已經沒有水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