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_歐亞水獺
台灣最後的水獺Ep1_威脅篇
「不是擔不擔心的問題,牠一定會滅絕⋯⋯」袁守立博士歎道。
Play
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_歐亞水獺
台灣最後的水獺Ep2_救傷篇
從金門救援的小水獺去到動物園過得如何呢?未來又將面臨什麼挑戰?該留在動物園圈養嗎?
Play
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_歐亞水獺
台灣最後的水獺Ep3_在地篇
「水獺就是水猴子,在水裏兵兵砰砰抓魚吃,現在真的很少了,還是希望下一代可以看到啦。」
Play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每一隻臺北市立動物園的歐亞水獺,都被陳朝輝細心照顧著。擔任保育員的日子,曾經歷金門落難的水獺入住,也曾面臨朝夕相處的水獺死去;與動物相逢、別離的種種,全都化作陳朝輝內心的故事。

撰稿|曾國軒    編輯|蘇于寬

02 49672110657 a8c5d2e22f o

因為喜歡動物,所以踏入動物園;因為喜歡動物,一待就是三十年。

 

好奇心引領 逐漸產生使命

從小在苗栗鄉下的自然環境中成長,家裏群養的雞、鴨、豬以及隨處可見的野生動物,伴隨著陳朝輝的童年歲月,有動物的陪伴就是日常,因此自小就養成一顆熱愛動物的心。

回想當時離開熟悉的畜牧業,陳朝輝憑藉著對野生動物的興趣與熱情離鄉背井來到臺北市立動物園;不過,初到動物園就明顯感受到野生動物的照養差異。相較牧場乖馴的豬隻,野生動物的危險性多少讓陳朝輝戰戰兢兢,「雖然在人工圈養環境,但動物仍保有野性,要非常小心。」照顧野生動物的挑戰並沒有擊退與動物一同工作的決心,陳朝輝在動物園擔任保育員,一待就是30年,白鼻心、麝香貓、穿山甲和雲豹等,照養過的物種不計其數,近十年來更是歐亞水獺的專屬保姆。

讓動物園的動物過好每一天,就是最大的動力。

 

 

保育員的日常

03 49671285888 f8b3a4a6f8 o插畫|陳億瑞

 

保姆工作不得閒 拿出絕活養水獺

談起過去照養的水獺們,陳朝輝想起最早接觸的小新,當時還是幼獺的小新跟媽媽走失後,被民眾拾獲,考量金門當地沒有適當的配方奶,加上已有腹瀉的情況,而後送動物園人工照養,自幼接觸人類的親人個性讓陳朝輝印象非常深刻。多年以後,小新的下巴長了一顆骨骼肌肉瘤,雖然摘除後恢復了以往的精神食慾,未料腫瘤卻又在不久後復發,年邁的體力未能撐過第二次手術,與陳朝輝10年朝夕相處的歲月劃下句點。 

03 49672060432 o仔細檢查水獺的外觀、行為,是陳朝輝每日必備的行程。圖|臺北市立動物園

 

小新過世同年,尚未開眼的大金、小金被救援送進動物園。由於野外的小水獺需在母獺帶領下,才學會游泳和捕食,陳朝輝便需身兼母職,進行了一連串的成獺養成教育,「從餵奶到魚肉泥的副食品,再轉換到新鮮的生魚片,還要陪牠們在淺水盆學習如何抓活魚。」現在大金、小金善泳捕魚的身姿,幕後的教練就是陳朝輝呢!除此之外,為彌補圈養環境的單調生活,陳朝輝從餵食方式下手,提供裝著活魚的浮球,魚不容易鑽出,可以阻止水獺太快完食,在池子中擺放漂流木、水管和鵝卵石,讓魚有空間躲藏,水獺們必須花費心力捕捉每一餐,藉以滿足與生俱來的捕獵行為

從餵奶到魚肉泥的副食品,再轉換到新鮮的生魚片,還要陪牠們在淺水盆學習如何抓活魚。

04 49671234758 o05 49671234728 o06 49671773986 o07 49672060352 o陳朝輝代替母獺的角色,一步一步帶著幼獺認識食物、學習游泳。圖|臺北市立動物園
08 49671234658 o利用浮球模擬野外抓魚的情境,增長水獺進食時間,達到行為豐富化的效果。圖|臺北市立動物園
09 49671234618 o抓著浮球守株待兔,終於捕到魚了!小金攀在漂流木享受鮮魚大餐。圖|臺北市立動物園

 

每隻水獺不同的性格,也考驗著保育員的應對方式。溫和的小新願意讓陳朝輝直接用手餵食活魚;親人的大、小金,嘴爪一撲上來就容易弄傷陳朝輝;而在野外與母獺生活一段時間的金莎,對人類充滿戒心,時常躲藏在不易觀察處,更需要注意其身體狀態。2018年2月,在金莎生下第一胎浯優與浯綠後,為了替兩隻水獺寶寶做健康檢查,陳朝輝更是下足工夫進行了一個月的減敏訓練*,「在金莎的巢箱旁輕聲呼喚,先讓牠們知道我進來了,再輕輕觸摸巢箱、慢慢掀起蓋子,讓寶寶們看到我。」終於在日復一日的「打招呼練習」之後,浯優、浯綠順利完成第一次的健檢體驗。

減敏訓練:透過循序漸進的訓練方式,降低動物對人類、環境的聲音、氣味、意外事件的敏感程度。

 

10 49672060557 o輕輕地掀開巢箱的蓋子,金莎和浯優、浯綠就會睜大雙眼盯著陳朝輝。圖|臺北市立動物園

 

跨越籠子的情感 超越物種的感觸

在動物園的光陰,除了見證新生的喜悅,也嚐過走到生命盡頭的悲痛。陳朝輝回想起雲新——一隻曾經年輕氣盛、活潑好動的雲豹,邁入晚年後生理機能明顯下降,視力退化使得走路時常跌跌撞撞,喪失了貓科動物的靈巧機敏似乎讓雲新感到相當挫折,「那時候白天將欄舍的拉門打開,雲新都不太想出去外面活動了⋯⋯」陳朝輝語氣夾雜著失落與悲傷。看著雲新的生命歷程,陳朝輝意識到動物其實與人一樣,既有生死、亦會病老,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力提供最好的照顧,也是他對待每隻動物的溫柔。 

11 49671773911 o2018年11月因老化導致多重器官功能衰竭辭世,雲新享年18歲。圖|臺北市立動物園

 

而近期讓陳朝輝難以放下的則是金莎在去年生下的第二胎寶寶「青嶼」,回憶起初次接觸,陳朝輝展露出靦腆的笑容,「青嶼是我第一隻抱到的小水獺,真的很可愛。」手中柔軟、溫暖的青嶼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總是忍不住給予更多的疼愛,而青嶼就在他滿滿的呵護下,一點一滴地成長,發育過程甚至比浯優、浯綠來得好。

未料,細心照護與定期健檢仍無法彌補青嶼先天的缺陷。由於右邊心臟先天性三尖瓣構造發育異常,加上肺水腫症狀,雖在察覺異常的第一時間就緊急給予治療,可惜青嶼還是沒能順利長大,於2020年初離世。付出了全心全意的照顧,卻收到死亡噩耗,陳朝輝內心滿滿的不捨。

失去一隻小水獺,意味著動物園的水獺復育計畫少了一線希望。

12 49671234578 o2019年三月才出生的青嶼,未足一歲早夭,陳朝輝尚未走出告別之痛。圖|臺北市立動物園

 

如果可以 回到真正的家吧!

雖然與水獺的緣分從動物園開始,陳朝輝卻期盼牠們有告別動物園的一天;這份心願,自從小新過世就一直存在心裡頭,「從中年開始照顧直到牠離世,小新從大概一個月大就來到動物園,這14年來再也沒有回去過牠的故鄉。」陳朝輝隱藏不住內心的感嘆。野生動物一旦進入動物園,重返家園需要經過野外棲地、個體狀況等謹慎評估,若評估結果不樂觀,那麼留在園內度過餘生幾乎是唯一結局。

由於臺北市立動物園擁有相對豐富的醫療資源,目前金門落難的水獺多會送來這裡,但陳朝輝還是希望金門可以盡快建立當地救傷與收容機制,如此一來就地野放、重返家園的機率比較高,畢竟野外才是水獺真正的家。

過去陳朝輝也曾跟隨園方到金門瞭解野外水獺的狀況,原以為牠們是生活在隱密的野地和水域,卻發現大金、小金的出生地就在一處工地的旁邊,當下才明白水獺的生死存亡與當地居民的生活多麽密不可分;而在人為污染和開發之下,野外的棲地逐漸劣化,陳朝輝難免憂心水獺會走向臺灣雲豹滅絕的後路:「金門的水獺已經剩不到兩百隻了,一場疾病就可能會奪走整個物種的生命。」

如果水獺也消失了,那下一代就再也看不到這個美麗的物種了。

13 49671773871 o大、小金先前會一同玩耍,但獨居天性已讓兄弟倆王不見王,必須分籠照養了。上:大金、下:小金。圖|臺北市立動物園

 

成為保育員已三十多個年頭,被問起是否會繼續這份工作?陳朝輝毫不猶豫地回答:「會啊!」不只是對照顧動物的工作愛不釋手,更重要的是,動物從不隱藏情緒、總是真情相待,喜怒哀樂表露無遺的特性,讓陳朝輝覺得與動物相處來得比人類自在、輕鬆。因此,在顛頗難行的保育路上,即使已走了半個人生,陳朝輝絲毫沒想過要停下腳步,依然繼續走著。

14 49671773856 o未來依然可在臺北市立動物園,看見陳朝輝盡心盡力地照顧歐亞水獺們。攝|蘇于寬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