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治療犬專題
療癒師陳姵君與治療犬嘟嘟
療癒犬帶來的轉變,是打開心理工作最初的大門⋯⋯
Play
台灣治療犬專題
社工林子寧的苦甜之間
參訪的過程感受到療癒犬有一種魔力,就跟我們的孩子一樣⋯⋯
Play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一隻眼睛全盲的狗,也能是人類最好的醫生?被韻如捧在手心上的牠,是治療人心的資深狗醫生小米酒;至於會走上這條行醫之路,起因都是出自於她們一起歷經的苦難經歷⋯⋯

 

撰文|陳信安  編輯|蘇于寬

 

回憶起碰見小米酒的那天,韻如緩緩說著是在建國花市熙來攘往的人群裡,看見一名婦人抱著一團巧克力色的絨毛球,覺得相當突兀;也成功地吸引了她湊上前——「我們家生了很多隻,想找有緣人來照顧牠喔。」婦人見狀急忙把狗塞到了韻如懷中,並委婉說著「割愛」的照養費。

「那時候就⋯⋯對牠一見鐘情,不知道為什麼。」才將一個月大的毛球抱在懷中,下秒卻又持續被當成商品推銷,當下韻如便決心帶著些罪惡與衝動的心情將牠領回家。

 

因為牠一直都表現的很勇敢

 

韻如是一名文字工作者,也是小米酒的媽媽;曾著《我很瞎我是小米酒》一書。

 

一人一狗幸福美滿生活的童話故事沒有維持太久,憶起首次淚灑診間,韻如解釋是受到所加入的「臘腸犬俱樂部」社團檢測宣導影響,臘腸天生可能有遺傳到*漸進性視網膜退化的基因,會慢慢失明,應及早檢測與因應準備。「雖然心裡感覺小米酒十之八九都符合,可當這件事情確定之後,那個當下真的很難忍受。」小米酒夜晚撞東撞西、行走速度慢其他狗一拍、眼睛異常明亮等奇特又可愛的狀況,促使她抱著不安掀開這層面紗,檢測後確診現實卻炸得她無法消化,只能愣愣地掉淚。

對映著韻如的憂心,獸醫師反緩緩安慰她說道,這個疾病是緩慢失去視力,狗狗能有足夠時間能去適應,只要飼主做好準備。從那以後,韻如開始學著成為小米酒專屬的導盲人,一個指令一個提醒,讓小米酒遇到障礙物時學會停下腳步、放心跟著她的指引,為失明預作準備。

*:犬全面漸進性視網膜萎縮症,英文簡稱為PRA,指因遺傳基因導致的失明。

 

一同相安生活了八年後,竟又迎來兩次大手術。「那天例行吃完飯要出去散步,在踏出門口那刻,小米酒就突然坐了下來,慘叫一聲。」椎間盤突出而壓迫後腳神經導致的癱瘓,獸醫師如此說,核磁共振的影像更顯示小米酒多節脊椎都出了問題。

當然你會擔心手術有風險,但眼睛已經都看不見,我不希望牠連行動力都失去。

終究還是在八歲高齡選擇開刀,透過努力復健重新站起來,小心翼翼呵護著避免其他關節處未爆彈導致的二次、三次癱瘓可能。 

「視網膜退化基本上不會有任何病痛,但很不幸牠併發了白內障與青光眼。」青光眼導致的眼壓過高、眼球突出,好不容易從癱瘓站起的小米酒,接著卻必須面臨眼球摘除手術。

如此一隻全盲無眼睛、又總是坐在推上車無法盡情跑跑跳跳的狗,在人群中顯得特別不同,常受到路人側目與關注。「在這個過程中,有不少冷嘲熱諷,但也有很多正面鼓勵,讓我去思考很久⋯⋯」韻如說著。有些人會嘲笑她養了一隻妖怪、不如棄養,有些家長則藉機對小孩做生命教育,要樂觀努力、克服困境、要愛惜身體⋯⋯ 

年輕時笑容開朗的小米酒,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即將失明的樣子。
2014年,因癱瘓而緊急動手術的小米酒。
白內障併發青光眼,使小米酒眼壓過高而右眼突出。
2015年,眼球摘除手術成功後的小米酒,總是成為旁人側目的對象。

 

為避免癱瘓再度發生,小米酒總是由韻如呵護著,避免跑跳。

 

 雙重身分——全盲狗也能幫助他人

 

「這些過程中,正好我看到國外全盲狗醫生的報導,我就覺得或許小米酒可以做這樣的事。」報導提到,全盲的狗醫生讓病患覺得自己被感同身受、被療癒鼓舞,進而積極正向面對自己的疾病,甚至從牠的陪伴上獲得救贖⋯⋯冥冥之中,韻如似乎替命運多舛的小米酒找到了使命。

 「我就打電話詢問台灣的狗醫生協會,但他們回覆:『從來沒有訓練過全盲的狗⋯⋯』訓練師也擔心小米酒會不會因看不見而緊張、攻擊⋯⋯」韻如說著,所幸為了失明時預先教導的指令,不僅讓小米酒仍舊親人且從容,甚至讓牠更加地信任著韻如的每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喪失視力後,牠的注意力也變得專注,能自動過濾掉許多來自外在的干擾。「我不得不說,小米酒是一個很認真的資優生。」韻如滿是驕傲的說著,對狗醫生培訓相當上手的小米酒,反讓她了解到要訓練的其實是自己,不論是學著在服務病患時應如何保護小米酒,亦或是學著多鼓勵小米酒一些,確保牠在服務病患的過程中是快樂開心且有成就感的。

在推車上的小米酒,依舊笑臉迎人、勇往直前。

 

但我也會擔心牠不能像其他狗醫生一樣,因為牠有很多的身體限制。

話鋒一轉,韻如雖開心順利通過狗醫生資格考核,卻也擔心不能奔跑、跳躍的小米酒無法給予病患很到位的服務,卻才發現其實不需要十八般武藝與各種招數,喜歡與人互動、陪伴本身就是狗醫生最大的職責。

「有一個特教班我們服務了兩年,一開始去的時候小朋友不會有太大的反應。」剛開始小朋友的靦腆與閉俗,讓韻如與小米酒總被當成空氣,吃了不少閉門羹。「經歷了一年多,發現之後我們去的時候,小朋友開始懂得與人互動了。」不論是發展遲緩的小朋友開始能學著表達、唸故事給小米酒聽,亦或者開始能敞開心胸主動打招呼,甚至是起先不懂控制與其他人互動力道的小朋友,開始放緩動作,懂得緩和情緒、溫柔以待。

「有一個老人家長期臥病在床,其實他還是有行動力,只是不願起床或散步。」直到小米酒每次總是坐著推車來到療養院,促使老人家不再抗拒乘坐輪椅,甚至會願意為了帶小米酒散步而甘願下床散步,老人家甚至還覺得說,小米酒要走快一點啊!那麼慢!」韻如笑著說著每一個因她們到來而改變的服務對象。

小米酒穿著治療衣,幫助進行認知與肢體運動。 
小米酒也幫助更多臥病在床的長者有刺激互動。

 

如果牠遇到的不是我

每次看小米酒期待出去服務的樣子,還有每一次看到被服務對象看到小米酒的快樂,就會有很溫暖的感覺。」韻如坦言,自己算是內向的人,只是養了小米酒後,因著牠才有所改變,開始有熱忱與勇氣成為志工,帶著牠一同療癒需要幫助的對象。

而小米酒的曲折生命歷程,也成為狗醫生宣導活動的教材,「只有自己才能有信心,可以把牠照顧得那麼好,如果是別人,牠的命運或許就完全不一樣。」一名小女生在活動後的一番反饋,也讓韻如重新思考了狗醫生價值。雖然若一開始知道小米酒天生帶有這麼多疾病,也許就會猶豫是否該飼養;但好在是遇到了彼此,在這一路上中她也因著小米酒帶來的力量,不論是療癒他人,亦或是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我其實有在想讓小米酒退休了。」韻如說著近14歲高齡的小米酒,體力及聽力開始衰退,也許是時候該從狗醫生服務行列中光榮退役⋯⋯但相信第一隻全盲狗醫生的勵志故事,仍然會是最好的療癒人心典範,因為再怎麼樣艱困的處境,小米酒仍能笑臉迎接。

簡單的坐下指令,再搭配道具使用,便是小米酒狗醫生能力可及的服務內容。
「OFF!」這個指令是為了幫助小米酒在看到來路不明的零食、藥品,不要馬上吞下肚,保障出診時的安全。
坐上推車、別上領巾,狗醫生小米酒準備出發服務。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