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中華民國獸醫內科醫學會理事長 翁浚岳獸醫師

一條鞭統包TNR經費 司馬昭之心人皆知

台灣這部動物保護法於民國八十七年,為了解決當時流浪犬貓及繁殖業者無良繁殖及要求飼主責任等需求,在動保團體的強勢推動及獸醫師的支持下,讓這部法律可以順利通過。因此在動保法通過二十年以來,臨床獸醫師也投入人力幫忙解決流浪犬貓的數量,筆者也致力於這個政策五年之久,進行所謂捕捉、絕育、就地野放政策(Trap, Neuter, and Return; TNR)。

但是二十年過去了,政府每年編列的如此多的預算,但是絕育的數量遠不及自然界繁殖的速度,再加上動保法無法嚴格要求飼主責任,也沒有任何配套方法,因此二十年來只是在不斷地花納稅人的錢進行流浪犬貓絕育手術,這樣的動保政策注定是失敗的。 

這些動保政策的制定,都是由動保團體強勢主導,讓政府官員承受莫大的壓力,立委諸公們也迫於選票壓力,跟著風向走。二十年過去了,為什麼這樣錯誤及無效的政策還要繼續進行,甚至還要將TNR入法,到底是真心不知道真相,還是不想要讓大眾看見真相。 

每次都揮著動保愛心大旗到處撻伐繁殖業者,現在還要侵門踏戶剝奪獸醫師的麻醉及絕育手術的專業,果真是愛心無限,「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再加上新一屆的農委會動物保護諮議委員會名單出現絕對壓倒性的聲音,正式排除了專業的臨床獸醫師的代表,也少了寵物同業商業公會的代表,完全由官方、法界、和學界及動保團體所組成。現在又急著在沒有獸醫師的代表下,找立委進行遊說讓麻醉捕捉,訓練絕育手術,一條鞭的方式來統包TNR經費,司馬昭之心,人皆知。所以上次筆者才如此撻伐這一言堂的動物保護諮議委員會名單,這不就是一言堂的災難嗎? 

 

本末倒置 獸醫師養成卻成紙上談兵

因為動保法的限制及動保團體的抗議,目前台灣四所獸醫系的老師在教授解剖學及小動物外科學時,沒有大體可供學生來進行解剖實習,也不再使用活體動物或大體讓學生進行外科實作,全部都在紙上談兵,所以這十幾年來畢業的獸醫系學生們,有幾個能夠獨立進行手術呢?

告訴你一隻手數得出來。因為根本沒有實戰經驗,所以各位毛小孩的拔拔麻麻,這些新的獸醫師都是進入職場才開始訓練手術的,這就是事實的真相,或者是等到考上執照,才去幫忙做TNR工作來訓練手術,這不是本末倒置嗎?不是應該在學生的時候訓練,而不是有了執照再來訓練吧!

所以告訴我們一件事,TNR的工作及經費根本不需要給這些動保團體,台灣一年可以訓練出350位獸醫系的學生,四年級開始教授小動物外科,按照這樣的人力,總共有700位學生可以進行TNR工作,每人一年做100隻,就可以做7萬隻。這些人力遠比你們這些動保團體還來的有用,不知道這樣的真相是不是讓人驚訝呢?所以動保經費到底用到那裡去,這些人為什麼這麼積極還要剝奪獸醫師的麻醉與手術,來個一條龍的統包,魔鬼就在細節內,不可言喻了。 

截圖 2020 04 16 18.17.58根據台灣動物保護聯盟所倡議的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其中新增的第22條之7

依前項辦法培訓考核合格之誘捕、絕育、安置執行人員,應授與證書。 前項人員取得證書後,得對第一項捕捉之流浪動物施行麻醉,不受獸醫師法之限制

美其名是經過訓練就可以領證書合法使用麻醉藥品,這個條文明明就寫著誘捕、絕育、安置執行人員,也就是說這位訓練完成的人員就可以做這三項業務,不是嗎?又是用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用麻醉來偷渡絕育。這不就是筆者上次說的聘請掛羊頭賣狗肉的人做諮詢委員,排除臨床獸醫師的參與的後果嗎?

15298186704896eZG台北市一名高姓男子從網路得知內湖麗山高中附近有兩隻流浪狗受傷,其中黑狗胸前還插著一根鐵管,因此高姓男子昨(23)日下午帶著麻醉吹箭前往,想麻醉小狗帶去醫院治療,卻不小心把整管麻醉劑打入自己的屁股,因此陷入昏迷。節錄自東森新聞《衝前線救流浪狗!手一滑…麻醉藥全插入屁屁 暖男秒昏睡

 

揮舞動保愛心大旗 實則罔顧獸醫專業與動物權益

用動保愛心的大旗就可以瞎搞胡搞,再來創造世界第一的無照獸醫手術士,真是服了這些自以為是的動保人士。假如麻醉、手術可以這樣就可以訓練,請問獸醫系五年的訓練都沒有辦法讓學生有機會動手,你們有什麼辦法?難道你們就可以用活體讓這些人進行手術?假如不行,那如何訓練呢? 而且麻醉不是只是把麻醉藥打進去身體那麼簡單,對於動物的身體評估及麻醉之後的副作用處理才是獸醫師的價值,這也就是為什麼需要由獸醫師執行,因為獸醫師才知道藥物使用的安全性,不是上個幾堂課就可以用了,難道專業知識是那麼廉價嗎?

無知真的比貪污更令人不齒,麻醉藥品之所以要管制就是怕有心人濫用,連獸醫師使用麻醉藥品都要記錄在病歷裡,然後動保團體只要訓練一下,病歷不用記載,隨便你們開心用,所以醫師、牙醫師、獸醫師都是笨蛋,要花這麼多年的時間求學,然後考執照才能合法使用嗎?這群人打著動保大旗,真的是在保護動物還是在殘害動物,真的令人失望及痛心。 

未來台灣要成立農業部,卻把動保業務提升到動保司,但是獸醫呢?還是放在動植物防疫檢疫署下的單位才有獸醫師的角色,為什麼不是成立獸醫司,進而把動物保護業務放在獸醫司下來管理?

所以政府不重視專業,才讓非專業領導專業,高喊著愛心無限,用愛發電,什麼都可以了。 未來這樣的動物保護法修正案通過,肯定又是世界創舉,滑天下之大稽,流浪動物災難的開端。

  

台灣動物保護聯盟倡議之動物保護法修正草案文件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