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

訓練期間,孟加拉虎與長鼻浣熊是令謝明穎最為印象深刻與掛念的學生們,除了學習表現驚豔,可愛的萌樣更是深深的記憶在他的心裡。

「任何事情從零開始都比較困難,一旦開始之後它就會順了。你要投入時間跟心力進去,因為牠一定會好,只是快或慢而已。」——謝明穎

 
撰稿|朱翊瑄      編輯|蘇于寬      設計|陳億瑞


訓練,是為了讓動物過得更好

挑戰不可能是謝明穎的專長,從2013年在遠雄海洋公園擔任海牛訓練師,成功矯正西非海牛不斷向左轉圈的刻板行為;到2015年成為特有生物研究中心的臺灣黑熊訓練顧問,幫助黑熊們順利檢查口腔、進行抽血;2017年,謝明穎受邀成為新竹動物園再生計畫期間的動物訓練講師,替飼育員們講授動物訓練課程,身為會思考的狗寵物行為訓練矯正工作室共同創辦人的他,運用犬貓訓練原理,延伸至西非海牛、臺灣黑熊、孟加拉虎等大型圈養動物上。

無論是家裡住的、水裡游的、陸地上走的,對他來說只要願意付出,都能訓練。

野生動物不同於家寵一把抱起便可帶去醫院檢查。當動物園中的動物需要醫療、移動,過去往往使用麻醉槍射擊,等動物倒下後才能在確保人員安全的狀態下進行。但射擊過程對動物所產生的壓力、疼痛,以及注射麻醉藥的風險皆會對動物造成身心創傷。「透過訓練可以讓動物學習並了解人類的期待,甚至配合達到醫療或展示目的!」訓練不但是提升動物福利,讓動物過得更好,也讓人與動物們建立良好關係。

1 謝明穎運用各式技巧,讓只會向左轉圈的海牛跟隨指令與鍛鍊肌肉,每天練習向右轉。
(照片來源|Can Mr. Manatee Turn Right? Yes He Can! - IMATA 2015

 

2謝明穎至今仍持續擔任特有生物研究中心低海拔試驗站的黑熊行為訓練顧問。圖中的亞洲黑熊大黑妞正在練習「自願性打針」唷!(照片來源|熊easy熊happy粉絲專頁

 

 

訓練動物前,先訓練養動物的人

「我主要是教他們如何跟動物做一些正向溝通,讓動物知道他們的期許是什麼。」百年歷史的新竹動物園,因改建計畫而頭一回規劃了訓練課程,謝明穎坦言,這的確是個艱鉅挑戰。

為期兩年的再生計畫,謝明穎每個月撥出兩小時至新竹動物園幫所有飼育員上課,教他們如何進行訓練,目標讓動物們做到跟隨、開嘴、定位等簡單的行為以便進行醫療照護。

「就大家都一臉問號啊(笑)」年齡僅三十多歲,正值青春年華的謝明穎,課堂上要面對的皆是堪稱自己長輩的大哥大姐,第一堂課顯然沒有相當順利。「他們就覺得『蛤?怎麼可能?怎麼有這麼好的事情可以叫黑熊自己過來打針?』但之後就慢慢證明其實有機會的。」謝明穎描述著,對於已經照顧動物們一二十年的資深飼育員來說,訓練動物,想都沒想過。

3採訪當天,謝明穎再度回到園內,與昔日的保育員學生Yumi聊著動物們的生活近況。

 

4近期特生的黑熊們,即使謝明穎不在時,仍可每天順利與照養人員進行訓練。

  

第一堂課:我的食物怎麼變小了?

滿臉黑人問號的,不僅僅是飼育員們,動物們也是。「牠們從來沒遇過要先做一個動作,才能獲得獎勵。」回想首次實戰訓練的混亂,動物們不但對謝明穎相當警戒,也無法接受食物變成與以往不同的形態,更別說是要訓練了。

「這是『訓餌』階段,必須先讓動物理解這是食物。」謝明穎說明,第一步要讓動物了解人的來意是好的,再讓動物知道只要做對某件事情就會出現好的結果,當建立了這樣的聯想,下一次牠重複這個行為的機率就會比較高。

「小塊小塊的食物是訓練時最重要的獎勵。」然而,過去習慣一次大快朵頤三十公斤肉肉的孟加拉虎,第一次看到被切成一小條的肉塊時完全不屑一顧,謝明穎模仿牠露出一臉「這啥啊?現在是怎樣?」的表情。也因此,針對孟加拉虎的飼育員,第一個月的課程便是切肉!先練習轉換食物型態,直至動物願意買單訓餌大小,才能接續下一步課程。

 

第二堂課:夠喜歡,才有上課誘因!

計畫期間報名課程的同學們有紅毛猩猩、孟加拉虎、長鼻浣熊、台灣獼猴、河馬與孔雀等,每一位飼育員都必須先找出自己照養的動物最喜愛的食物。「假設你今天去上班是為了賺錢,當老闆不給你薪水的時候,你就不會去上班了;訓練的道理也一樣,對動物而言他們要的就是『最喜歡的食物』嘛!」謝明穎舉例,當給紅毛猩猩西瓜時,牠碰也不碰;拿到蕃薯,看一看放在旁邊;柿子,嗯⋯⋯還可以(吃一下);但當一拿出蜂蜜水,牠會立刻表現出「哇!」的開心神情。

除了測試動物們對食物的喜愛程度,還要列個排序,記錄起來「像老虎喜歡的是牛肉、紅毛猩猩要蜂蜜水、長鼻浣熊覺得水煮蛋比吐司還要好吃!」謝明穎津津有味地一一介紹每位同學的喜好。

 

第三堂課:實戰練習、持續互動最重要!

都有基本概念後,就是實戰練習了!以園內孔雀為例,過去經常有搶食問題,謝明穎便以「定位」訓練教飼育員們引導動物。「比方說這隻孔雀只認A飼育員的三角形牌子,另一隻孔雀只認B飼育員的圓形牌子,而當兩位飼育員交換位置後,孔雀們仍可以自己找到認識的圖案。」定位訓練,目標是將共同飼養的動物們分開,方便移籠與健檢等園內作業,同時也解決了搶食問題。

「同處一個空間一定會搶食,但當只有在這牌子前面才能吃到東西時牠就不會走了。飼育員們一開始也覺得怎麼可能認得圖形,後來發現真的可以!」謝明穎笑著回想,在實戰練習前半信半疑的飼育員們,實際完成訓練後都感到不可思議,也相當有成就感。

訓練時一切都是採正向溝通,即使動物沒有按照預期完成指令,當下不做反應就好。在課程結束後,仍會讓動物把訓餌吃光光,不會限制食物,因為動物開心最重要。

謝明穎授課目標,是教會飼育員訓練動物,因此除了課堂間示範與實際操作,飼育員也會有回家作業,需每週上傳訓練影片,即使謝明穎人不在新竹動物園,依然可從雲端掌握訓練狀況。「不管他們做對做錯都沒關係,但至少要持續去互動。」謝明穎強調,訓練中最重要的是人與動物建立良好關係,成功的快或慢都無妨,視每隻動物能適應的步伐而定。

5隨著指令走到柵欄的另一邊,河馬樂樂終於獲得牠最喜愛的燕麥紅蘿蔔!

6看河馬樂樂吃得津津有味,謝明穎與飼育員也相當開心!

 

 

飼育員與動物們的關係,重新開機

「大哥來囉!我數一、二、三,三的時候才可以餵牠喔!」謝明穎一手拿著棉花棒準備採集伊蘭羚羊鼻腔裡的分泌物,飼育員大哥則一手拿著食物。第一次因不熟練進行的亂七八糟,鼻屎沒挖到食物卻被吃光光,大哥自己也笑得東倒西歪。

謝明穎分享,伊蘭羚羊的飼育員原先是位較不苟言笑的大哥,但透過訓練過程的互動,也漸漸接受訓練沒有想像中嚴肅,而是一件開心的事情「我盡可能把事情簡單化,因為他們沒有先成功的話,就不會想要做更多。」訓練動物跟訓練人是一樣的,必須要先讓飼育員們覺得這件事情很好玩。

隨著每一次課程中動物的進步,證明謝明穎的用心沒有白費。「每個月我回到園內,都會先請飼育員們做一次目前訓練的程度,他們自己都玩得很開心,不知道我在旁邊看,還偷錄影。都玩到我說欸欸,別再餵了,剩下的食物今天還要學新的行為!」謝明穎笑著說,孟加拉虎的轉變讓他最為驚艷,飼育員叫牠站立就站立、下來就下來、開嘴就開嘴,甚至已經可以緊貼籠邊讓飼育員撈出尾巴,嘗試做抽血的動作。

這些都遠遠超越課程預期,但最珍貴的,還是觀察到飼育員們的改變——「訓練,是一個讓雙方都會有回饋的東西。」

謝明穎溫暖地說著,飼育員們對動物的關心變多了、連結變強了,彼此之間悄悄地產生了化學變化,人與動物的關係,彷彿重新開機。

7謝明穎正為飼育員們示範訓練的技巧,經過上課後的孟加拉虎進步神速,正在配合「開嘴」指令,以利未來讓獸醫師們檢查口腔!(照片提供|謝明穎,攝於新竹動物園再生計畫期間)

 

 

下課後,動物園的每一天仍充滿挑戰

隨著新竹動物園開幕,兩年課程也告一段落。「其實我們希望最好可讓動物不用麻醉就能抽血,但目前尚未達成。」謝明穎直言,後續仍要看園方是否有持續訓練計畫的需求,動物才有進步機會,而這兩年間所打下的學習基礎,未來再繼續也會上手的更快。

動物園如同一個小型的人獸國度,並非所有動物都能在施工期間遷出或找到暫時安居的所在。謝明穎初到園區時工程早已開始進行,說動物訓練課程不被工程影響是不可能的,整整一年期間都有重型機械在運作,其中大多時間待在水池中的河馬受影響最大,重型機械的巨響從地面傳過去,造成牠在訓練過程中相當緊迫,一看到人影就閃躲,幾乎無法進行訓練。

「當時因機械都已經進來了、東西已經在拆了、在蓋了、動物已經在敏感了,再做減敏訓練不會有太大成效。」謝明穎表示,其實只要機械移走就沒事了,觀察開幕後,採訪當天河馬樂樂就老神在在的躺著曬太陽,旁邊圍滿吵鬧的遊客也不在乎,泰然自若。

8新竹動物園重新開園後,終於不再有重型機械的噪音巨響,河馬樂樂悠閒的躺在池邊曬太陽。

 

9對身為食肉目動物的馬來熊來說,尚未進駐豐富化設施的展區沒事好作,只好躺著耍廢了。(攝於2020年1月底,新竹動物園)

 

再次走訪改建後的新竹動物園,謝明穎觀察目前環境對部分動物天性來說,仍不足夠,例如馬來熊與老虎的展區過於單調,長臂猿島的展區設計無法滿足其需要在樹木間擺盪的需求等。 

「每個展區都有優缺點,沒有好不好,只有適合不適合動物,有沒有改善的空間這樣,像是老虎跟馬來熊區不可能再變大,能改善的幅度不多那就只能增加豐富化的條件。」增加環境中的豐富性、例如樹木、可躲藏的棲架;或是進行餵食豐富化、動物訓練等都是能增加動物生活福利、滿足天性的好方法。

「豐富化會比較花時間、精力、頭腦,但是它是需要做的。」

飼育員與動物們下課了,但動物園中的生活與挑戰仍一天天持續著。圈養環境中的動物們是否能擁有更好的生活福利,仍仰賴人的決策與選擇。期許未來訓練課程能持續進行,為飼育員與動物們繼續注入活力與熱情。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