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

「我也曾想擁有某些動物,以前常覺得動物園有鯨頭鸛該有多好。但轉念一想又覺得殘忍,應該拒絕物種歧視。」有著大大的喙、呆萌的表情與大頭的鯨頭鸛,是彭仁隆最喜愛的動物,一提及牠便藏不住喜悅,滔滔不絕地分享著。

「你不得不說,動物有某種魔力,會讓人想要接近、甚至擁有牠。」

撰稿|朱翊瑄   編輯|蘇于寬   設計|陳億瑞

追求動物福祉的實踐家

一談起動物總是充滿活力,從小熱愛動物的彭仁隆,曾做出許多瘋狂事蹟。國小、國中時常一個人揹著帳篷到南山溪四處採集昆蟲,帶回家做成標本;曾在台北市立動物園的蝴蝶館的植栽上尋找蟲卵,甚至偷偷將幼蟲帶回家飼養,「小時候不覺得殘忍,只想擁有牠,當時最大心願就是到動物園上班。」

二十幾年後,彭仁隆果真放棄了出版社的高薪,決定實現自己的心願。時光荏苒,現於台北市立動物園擔任研究員已十多年,並同時於台灣大學教授動物福祉科學。

00即便在動物園,目前為管理職務的彭仁隆工作上少有與動物近距離接觸機會。圖為與他園的鳳頭鸚鵡。(照片提供|彭仁隆)

 

道德層面來看,養寵物可能比利用經濟動物好,但絕對是比動物園更糟的一種商業模式。

談起動物園經常面臨的道德挑戰,彭仁隆毫不猶豫地拋出觀點,圈養以提供人類蛋白質的經濟動物與專門創造出來作為人類精神陪伴的寵物,就有比動物園圈養野生動物來得好嗎?過去彭仁隆曾飼養大白熊犬,為了讓牠有120坪大的院子奔跑而搬至深坑的偏遠山區,「卻發現牠始終只在乎我回家後那30分鐘的玩耍陪伴」一旦彭仁隆去看電視、寫論文或進行其他生活日常時,大白熊非但不會自己去玩耍,反而只會枯燥地發呆。

寵物不同於野生動物,經過數千年的育種、馴化後能跟人相處,也代表特別依賴人類,因此要花很多時間陪伴牠,不然就沒辦法達到牠的需求。」自知無法給予足夠陪伴的彭仁隆,情願給大白熊更合適的生活,多年前便幫牠尋覓更好的飼主,轉送給擁有一大片農場的民宿老闆,因為那裡有每天往來的遊客,讓喜愛跟人互動的大白熊可以天天忙得不亦樂乎,自己也下定決心——從此不再飼養寵物。

01左一Amy,左二kuma為彭仁隆的愛犬們,在民宿農場度過快樂的時光後,已相繼在十年前離開。(照片提供|彭仁隆)

 

這是屬於人的動物園,還是動物的?

 

身為苗栗人的彭仁隆在新竹出生,新竹動物園彷彿他的第二個老家,改建前樣貌仍記憶猶新,「當時門票才五元,還是投幣式、直接搖桿入園,展示上皆為一個籠子緊接著一個籠子,相當傳統。」看著重新開幕後,寬廣的參觀步道與現代化設計,作為老遊客的彭仁隆相當有感。 

城市動物園必須在有限的空間提供好的遊客服務,如廁所數量、無障礙空間、好的餐飲等,相對就會壓縮動物的空間,但偏偏許多城市動物園為了滿足遊客又經常展示過多的動物。「新竹動物園這點做得非常好,我必須讚美它讓動物種類、數量變得真的很少,但遊客似乎沒有注意到!」彭仁隆分享,園中參觀視角也運用了許多現代化手法,例如混養區所設計的地下走廊,可讓遊客用窺視方式看到較多動物自然行為,而不帶給動物太多壓迫,是國外動物園經常採用的方式,非常聰明的設計

IMG 2826重新開幕後的新竹動物園,在參觀動線上運用許多創意與巧思,讓遊客可以從意想不到的角度偷看動物。圖中即為混養區的地下走道,鴕鳥正被觀賞卻渾然不知。



整體的美感與設計很優秀,但最大的缺點就是它不是一個給動物的動物園。他們對於動物的需求,考量的太少了。

彭仁隆直言,對比園區多處使用的建材、設計、裝飾以及無障礙設施、餐廳增設等,不難推測新竹動物園的改建預算與心思幾乎皆花在遊客身上,包含提升遊客便利性、參觀動線、整體觀感等。而動物們卻住在和以前一模一樣的空間,例如紅毛猩猩、孟加拉虎與馬來熊三區的展示場和過去的差異僅是讓動物可以走到下層、增加少量棲木,環境卻仍非常單調。

他可以設計假樹,上面做吊床或棲架讓動物攀爬,甚至是種大量的樹;或是做很多洞穴、提供巢材讓動物築巢,但幾乎沒有。」從動物的角度考量,彭仁隆認為新竹動物園多數展區皆是以人的思維進行改建,並未達到對動物本體的福利提升。


IMG 2895孟加拉虎展區和過去並無太大差異,相較之下遊客多了地下走廊的玻璃觀景窗、無障礙電梯等更好的參觀體驗。
 

IMG 2793新竹動物園的內舍外觀設計,彭仁隆認為雖別具特色,但看似僅有一個小小透氣窗,忽略了對動物來說光線不足與夏天悶熱等問題,也顯現較多心思皆僅考量遊客觀感。

 

彭仁隆認為,除了展區豐富化不足,未適切考量各動物天性與行為的圈養環境也是一大問題。 

長臂猿90%以上的時間都應該在樹上,所以當牠多半在地面時,不是動物本身有問題,就是場地出了問題。」彭仁隆強調,樹棲型的長臂猿需要大量的樹木與遮蔽,現況園內的長臂猿島顯然只顧慮了遊客的視覺,樹上也沒有足夠空間提供動物長時間棲息與活動,導致長臂猿僅能在地面尋求安全感。再者,島周圍的假山使用了大量的水泥仿岩,容易成為環境中的熱源,島上又毫無遮蔽,一旦入夏,一定會面臨長臂猿過熱想跑回內舍的狀況。 

此外,園內的大紅鶴展區顯然也不適合牠們,空間太小之外,僅有一小窪水池且無循環,水窪的坡度又相當陡。「對於長腳動物來講,牠需要很緩的斜坡才走得下去,所以紅鶴根本都沒下到水裡,時間久是會對動物造成身心影響的。」彭仁隆憂心嘆道,多數展區設計明顯缺乏對動物飼養管理的經驗與專業,忽略照顧動物最基本的需求。

IMG 2864新竹園區的長臂猿島,可以明顯觀察到擅長攀爬、擺盪的灰長臂猿卻不上樹。大多時間都待在地面,懶洋洋的躺在木板上抓著癢。

 

IMG 2838屬於水鳥的大紅鶴多半會棲息在湖泊、淺灘或沼澤區,並於水中覓食。拍攝當天卻並看到任何一隻紅鶴走入水中。



新竹市立動物園 灰長臂猿活動影片(網友影片)


從影片中可以觀察到新竹動物園展區中灰長臂猿待在樹上的時間並不長,反而不斷在地面奔走,或幾度想進入內舍(右邊建築物的圓形出入口)。
 

台北市立動物園 白手長臂猿活動影片


影片為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白手長臂猿展區,可以發現只要樹木間的空間足夠,長臂猿幾乎不會下去地面,多半都於樹上活動與休息。

 

好的動物園是屬於動物的,只是剛好可以讓人來欣賞。」

彭仁隆直率地說,台北市立動物園現況也是一座屬於人的動物園,但至少每個動物展場皆盡力思考動物的需求,給予合適的圈養環境。「快樂與福祉其實都是很自我的感受,動物福祉一直都沒有、也很難被科學的衡量,它有些科學標準,但仍須視個體而定。

他強調,就像每個人在生活中能感受到的快樂程度不同,動物亦然。當在檢視動物園中任一動物的福利時,必須具備對該物種足夠的生物與行為知識,以及對個體的了解才能做出合適的判斷與決策;無論是動物園的管理者或是檢視動物園的民眾或團體,衡量動物福祉時都應避免僅用人類的標準思考。只有從動物的角度出發,盡力滿足每隻動物生活所需,才能成就一座屬於動物的動物園。


動物福祉是什麼?

動物福祉是在探討個體對於環境的感受。圈養動物時,環境中的條件與變因都可能帶給每隻動物不同影響,即使有短期壓迫,只要動物能夠克服並回到平常的表現,就沒有問題;若轉變為長期壓力,讓動物出現長時間的負面行為與心理狀態時,代表動物福祉已受影響,可能造成動物的身心負擔。

繼續閱讀|【他來逛動物園02】人造野性已然,動物園價值何在?——專訪動物園學專家彭仁隆(下)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