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稱霸歐、亞、非三大洲的歐亞水獺,曾幾何時,隨著棲地受汙染及破壞,人類非法獵捕等威脅,被IUCN列入近危物種,台灣也只剩下約200隻,阿獺的同族們早在1980年代就從台灣本島銷聲匿跡,現在只棲息在金門,穿梭於湖庫、溪溝、下水道、農塘、風水池之間,日日過著危機四伏的生活。


撰稿|何怡君    插畫|林昕慧

出發,尋找新家!

每一隻歐亞水獺2歲成年時,都要離開照顧牠的媽媽、兄弟姊妹,尋覓自己的新厝,阿獺也不例外!牢記媽媽2年來教導牠的每一項技能、一起走過的路,展開獨自的旅程,前方有7個關卡正等著牠。

晴空萬里的夜晚,阿獺兩歲了!這是牠身為歐亞水獺的成年大日子,媽媽、手足為牠慶祝,吹完蠟燭後,阿獺將展開獨立成家的旅程。
每一隻歐亞水獺2歲成年時,都要離開照顧牠的媽媽、兄弟姊妹,尋覓自己的新厝,阿獺也不例外!牢記媽媽2年來教導牠的每一項技能、一起走過的路,展開獨自的旅程,前方有7個關卡正等著牠。

剛出發,就卡關⋯⋯

金門的河道處處可見攔水堰、涵洞等人工設施,幾乎全部的河岸整治都採水泥包覆底部、兩側的三面光設計,人們不斷與水爭地,擋了水路後,再用厚重的水泥將水圍堵,避免氾濫成災。包括水獺在內的水中生物,移動、覓食、棲息、交配都遇困難,每天一出門,都是一場障礙挑戰賽。

阿獺一出家門,外面的水路聳立著沒見過的水泥高牆,又硬又大又高,前方原本暢通的水道,現在也變成一個狹窄的涵洞通道,乍看之下,苗條的牠應可通行,可是洞口太高了,牠怎麼努力也爬上不去,才出發就卡關!

金門的河道處處可見攔水堰、涵洞等人工設施,幾乎全部的河岸整治都採水泥包覆底部、兩側的三面光設計,人們不斷與水爭地,擋了水路後,再用厚重的水泥將水圍堵,避免氾濫成災。包括水獺在內的水中生物,移動、覓食、棲息、交配都遇困難,每天一出門,都是一場障礙挑戰賽。

放我一條生路

金門多處水域綠油油的一片,優養化藻類、布袋蓮增生,過去為了淨化水質引入外來種布袋蓮,現在每年春季降雨後密布水體之上,還有棄置垃圾、廢棄漁網具漂浮,以及與河道緊鄰的住家、農戶排放廢水,畜牧場倒入餵食牲畜的廢棄酒糟,放牧的牛隻四處排放牛糞,水獺身處骯髒惡臭的環境,並不時遭遇阻擋、纏繞的威脅。

阿獺游了一陣,眼前突然綠壓壓的一片,放眼望去,全都是這不知名的傢伙,阿獺向下再游深一點,想找路繼續前進,卻被這些傢伙的腿團團纏住,牠嘗試了幾次,發現根本繞不過去......

金門多處水域綠油油的一片,優養化藻類、布袋蓮增生,過去為了淨化水質引入外來種布袋蓮,現在每年春季降雨後密布水體之上,還有棄置垃圾、廢棄漁網具漂浮,以及與河道緊鄰的住家、農戶排放廢水,畜牧場倒入餵食牲畜的廢棄酒糟,放牧的牛隻四處排放牛糞,水獺身處骯髒惡臭的環境,並不時遭遇阻擋、纏繞的威脅。

有病嗎你?!

適合阿獺的棲身之處,也是犬貓相中之地。與水獺接觸的遊蕩犬貓大軍,除了流浪貓狗,還有「放風」的家狗、家貓,爭奪地盤、食物,並且因同屬食肉目動物,狂犬病、犬貓小病毒、貓瘟等與水獺能互通有無,儘管還未有感染案例,但石虎已有相關研究證明,專家學者嚴正以待,疾病一來恐怕大規模遭殃,一舉看不見明天的月亮!

阿獺發現一個河道沒有水泥封印,水邊的植被也很茂盛,是入新厝的寶地!但牠一從水面探頭,一群河邊的龐然大物就向牠衝來,大聲狂叫。孤身一「獺」遇上狗群,牠噗通一聲鑽回水裡,趕緊逃跑~
適合阿獺的棲身之處,也是犬貓相中之地。與水獺接觸的遊蕩犬貓大軍,除了流浪貓狗,還有「放風」的家狗、家貓,爭奪地盤、食物,並且因同屬食肉目動物,狂犬病、犬貓小病毒、貓瘟等與水獺能互通有無,儘管還未有感染案例,但石虎已有相關研究證明,專家學者嚴正以待,疾病一來恐怕大規模遭殃,一舉看不見明天的月亮!

我該往哪走?

金門降雨量偏低,全年蒸發量是降雨量近1.5倍,年平均降雨量不到全台平均的一半,近年更受極端氣候影響,不是突然下暴雨就是一滴水都不下,年年上演消失的湖庫、消失的溪溝等。另外,金門的經濟作物——高粱在九月是用水量最大的抽穗期,農民就近抽水灌溉,靠近農地的溪流與排水常在一到兩週被抽乾,水域水量不安定,水獺走陸路遭路殺的風險也提高。

阿獺依稀記得媽媽帶牠來過這裡,那時水路暢通,媽媽教牠抓魚,牠們吃得好飽。但現在四處都無水,地踩起來乾禿禿的,旁邊還有高高的水泥牆,阿獺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金門降雨量偏低,全年蒸發量是降雨量近1.5倍,年平均降雨量不到全台平均的一半,近年更受極端氣候影響,不是突然下暴雨就是一滴水都不下,年年上演消失的湖庫、消失的溪溝等。另外,金門的經濟作物——高粱在九月是用水量最大的抽穗期,農民就近抽水灌溉,靠近農地的溪流與排水常在一到兩週被抽乾,水域水量不安定,水獺走陸路遭路殺的風險也提高。

不想與你廝殺!

金門全島153平方公里,不到台北市的3分之2,形狀類似狗骨頭——東西兩側長、中間狹窄,能容納的水獺數量十分有限,島上的水域不相通,一旦遇到缺水或人為破壞,棲地更加零碎,尤其東部個體密度最高,雄獺一旦相遇,按天性捍衛領地,不時展開內鬥廝殺,讓為數不多的群體數量又受折損,小族群在小島面對艱困的生存之戰。

一陣煙雲飄來,風雲變色,一個壯碩的身影浮現,牠的眼神充滿殺氣,臉長得跟阿獺一模一樣,是敵人還是朋友?原來是另一隻雄獺。同族的雄性一向王不見王,對方一陣叫囂後,阿獺嚇得逃跑。
金門全島153平方公里,不到台北市的3分之2,形狀類似狗骨頭——東西兩側長、中間狹窄,能容納的水獺數量十分有限,島上的水域不相通,一旦遇到缺水或人為破壞,棲地更加零碎,尤其東部個體密度最高,雄獺一旦相遇,按天性捍衛領地,不時展開內鬥廝殺,讓為數不多的群體數量又受折損,小族群在小島面對艱困的生存之戰。

我能怎麼小心?

金門的道路密度為全台之冠,有橫貫島嶼的主要幹道,也有穿梭農地間的小徑。水獺出沒的水道緊鄰水泥道路,當慣用的水路因棲地破碎、缺水問題等不暢通,或在尋覓配偶、繁殖的高峰期都更可能走上陸路,運氣好是安全的草叢、密林或村落,運氣不好就是危機四伏的車道。一輛車呼嘯而過,水獺承受大力撞擊,口鼻出血、骨頭斷裂,一條獺生就此殞落。

阿獺與雄獺的對決不戰而降,牠被追著跑,跑上一個坡後,出現一群很亮又很吵的暴衝金剛,雄獺被撞上,流血倒下。阿獺眼看另一個暴衝金剛衝來,牠全力跑到一旁的樹叢,躲過一劫。
金門的道路密度為全台之冠,有橫貫島嶼的主要幹道,也有穿梭農地間的小徑。水獺出沒的水道緊鄰水泥道路,當慣用的水路因棲地破碎、缺水問題等不暢通,或在尋覓配偶、繁殖的高峰期都更可能走上陸路,運氣好是安全的草叢、密林或村落,運氣不好就是危機四伏的車道。一輛車呼嘯而過,水獺承受大力撞擊,口鼻出血、骨頭斷裂,一條獺生就此殞落。

哪裡才是我的家?

金門受建設開發影響,棲地遭破壞不復在或施工帶來擾動,都足以讓水獺失去家園。個體數量最密集的東半島,因過往開發比西部少,近年積極爭取大型開發案,開發中、待開發的計畫數量多過西半島。儘管水獺不是脆弱物種,從出生就生活在水泥化、緊鄰人類的非天然環境,但若工程不留餘地,牠們也很難好好活下去。

阿獺經過一個地方,地上有一根根管子還有磚塊,河道沒有半滴水,半邊的土坡都變成水泥牆,一旁的植被也被剷掉大半。一個水獺媽媽帶著孩子,牠們的家遭毀,昨天棲地還長那樣,今天可能就變了樣......
金門受建設開發影響,棲地遭破壞不復在或施工帶來擾動,都足以讓水獺失去家園。個體數量最密集的東半島,因過往開發比西部少,近年積極爭取大型開發案,開發中、待開發的計畫數量多過西半島。儘管水獺不是脆弱物種,從出生就生活在水泥化、緊鄰人類的非天然環境,但若工程不留餘地,牠們也很難好好活下去。

維持表面的和平?

金門儘管人獺生活零距離,但因水獺晝伏夜出的習性,與人們的日常生活也沒有什麼交集,多數民眾對水獺很無感。當金門持續建設開發、發展觀光,若要為水獺留存一席生存空間,努力提升牠們的存在感,進而在政策、工程、日常生活多想一點,牠們才能擁有一個值得期待的未來。

出發之前,阿獺從不認為這會是一趟容易的旅程,然而實際走一遭,卻比牠想像的還要更加艱困,血條都耗盡了,仍然沒有找到合適的新家。與人共居不在阿獺的未來藍圖裡,但牠似乎也沒有其他選擇。

金門儘管人獺生活零距離,但因水獺晝伏夜出的習性,與人們的日常生活也沒有什麼交集,多數民眾對水獺很無感。當金門持續建設開發、發展觀光,若要為水獺留存一席生存空間,努力提升牠們的存在感,進而在政策、工程、日常生活多想一點,牠們才能擁有一個值得期待的未來。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看更多窩窩懶人包

Image is not available
#野生動物懶人包
Image is not available

竟石虎是亟需保育的瀕危物種?還是阻擋開發的兇手? 生活在淺山地區的這群石虎,又面臨什麼樣的生存危機?

Image is not available
#經濟動物懶人包
Image is not available

身為台灣人,可知道你一年吃的海鮮量,超越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嗎?! 哪些該吃哪些不該吃分清楚了嗎?

Image is not available
#環境系列懶人包
Image is not available

今天你又無意間產生了多少廚餘呢?數不清楚,就讓閻羅王幫你清算一場,今年走春就走廚餘地獄這一輪!

previous arrow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next arrow
Slider

喜歡窩窩的報導與設計嗎?歡迎訂閱支持我們。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