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仔細留意動物新聞,不難發現有隻海豚反覆登上新聞版面,甚至被冠上「全世界最孤獨的海豚」之名——牠是Honey,一隻年幼時被捕捉至日本犬吠埼水族館做圈養展演、帶給無數人歡笑的海豚。

然而,2018年隨著犬吠埼水族館的倒閉,牠被獨留在水族館中,直到2020年3月29日凌晨死亡,這整整兩年多的時間,業者消極且擺爛任其待在老舊殘破且水質骯髒的池子中被病痛糾纏、烈日直曬致死。

而在Honey悲劇產生後,今年日本仍有水族館相繼倒閉,當中被圈養的海豚也步入同樣的命運——目前仍不知未來會落腳何處。在一場場精彩絕倫的鯨豚表演秀下,你可曾想過這些鯨豚是如何來到水族館?又面臨了什麼樣的命運嗎?

透過Honey的故事,一探你所不知的真實圈養產業鍊!


撰稿|陳信安      編輯|蘇于寬      設計|顏吟竹

你知道鯨豚悲歌不斷上演嗎?

2020年3月29日,一隻寬吻海豚病逝於已經倒閉的水族館中,牠的名字是Honey。

牠的死,也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大家開始紛紛痛罵水族館業者的無良、呼籲抵制、不要前往有鯨豚展演的水族館觀看。

然而,Honey的故事並不是唯一一例,在整個日本鯨豚捕捉、買賣、圈養的完整產業鏈下,類似的情形是不斷地再重複發生。

懷孕被捕,來到水族館的準媽媽

Honey同樣是來自血色海灣被相中、被捕獲的鯨豚⋯⋯

2005年2月,原本在廣闊大海與家族自由生活的Honey,被日本和歌山太地町漁船驅趕至海灣內;年輕的牠被水族館的相館人員相中,指定要活體捕捉,而沒被選中的家族成員卻慘遭殺害,成為了人們的食用肉品。

沒有人知道當時Honey已經懷孕了,並在送往日本千葉縣銚子市的犬吠埼水族館後幾個月產下一子。顯示出日本鯨豚圈養產業缺乏對於這些被挑選動物的完善健康管理,也點出另一項殘酷事實——

若Honey沒有被選中,牠與肚中海豚寶寶下場也是成為食用肉品。

選與不選,對牠們而言都是悲劇收場。

曲終人散,只剩牠被犧牲留下

而早在Honey來到犬吠埼水族館之前,這裡已有一隻生活超過十年的雌性海豚Bee,自此牠與Honey、Marin(Honey的兒子)一同在狹小的水池內生活。

不幸的是,Marin在2016年於水池中去世,根據日本非營利組織《動物解放團體LIB》2017年的實地勘察,犬吠埼水族館內的水池水質骯髒,甚至呈現綠色,海豚們只能忍受並日復一日在這樣的水池中為遊客們表演。

儘管經過動保團體與民眾的爭取下水質稍有所改善,但同年12月Bee就旋即離世了,僅剩下Honey獨自在水池生活。

另一方面,隨著日本311大地震核災後,面向太平洋的犬吠埼水族館遊客驟減,並於2018年1月底因營運不善而倒閉,而水族館中的生物卻未有一個妥善的安置,形同遭棄養。

而孤獨被滯留的Honey過了兩年後死亡,死前卻是過著我們難以想像的艱苦生活。

兩年來過著形同囚禁與凌遲的生活

在水族館倒閉後,儘管館方仍定時有人員來餵食Honey,但因Honey所居住的水池年老失修,周圍的金屬絲網多腐蝕且嚴重生鏽,而鏽蝕可能也流入水池中;另一方面,水池並無任何地方可遮陰,Honey也因失去浮力調節,在水面上載浮載沉。

獸醫Heather Rally便指出,從Honey的照片及影像來看,失去浮力協調能力的海豚可能患有潛在的嚴重疾病,再加上背部噴氣孔附近部位因難以浸入水中,長期下來已出現多道曬傷而產生的龜裂傷痕、皮膚病變。

儘管獸醫振聲呼籲應趕快進行治療,但館方並沒有採納,持續放任Honey獨自待在水池中,整整兩年多都毫無作為;甚至千葉縣政府也在Honey死訊後表示,每月都有探訪一次了解狀況,解釋「最近的動物管理狀況並沒有問題。」

太地町——Honey悲劇起源的兇手

回顧海哺類動物圈養在1950-1970年代達到高峰,大量的水族館開設,有著鯨豚圈養、展示與表演的需求。

而這些鯨豚從何而來?不外乎野外捕捉,於是以鯨豚為首的獵捕產業就產生了,日本太地町也是其中之一。

早年的太地町為一座土地貧脊的小島,僅能透過海洋獵捕而維生、換取農業等必須生活物資,但隨著人們對於鯨豚的需求,太地町已轉變為蓬勃發展鯨豚相關產業鍊。

舉例來說,每年的海豚獵捕季從當年9月初至隔年2月底,以挑選活體鯨豚進行圈養販售為主要目的,只要海象許可就會出海找鯨豚,一旦相中合適的鯨豚便會進行活體捕捉,太地町內更有許多海洋圍欄,作為這些個體的「暫時存放」地點;常有超過100隻,多時甚至高達200隻的鯨豚被圈養,作為源源不絕的「現貨」可供銷售水族相關業者。

是誰助長了太地町產業茁壯發展?

太地町地區會將鯨豚類動物視為振興當地經濟的生財工具,也是源自世界各地未曾間斷的購買需求。

根據日本非營利組織《動物解放團體LIB》的調查,自2000年至2015年,累計自太地町一共賣出近300隻的鯨豚,銷往12個國家或地區。

而台灣也曾經是購買的一員,花蓮的遠雄海洋公園自2002年開館以來,分別在2002、2004年、2005年三度從太地町買入了15隻海豚,甚至到了2012年仍本預計再購入8隻,只是遭農委會駁回該項申請。

近年隨著中國持續興建一座座的水族館、海洋公園,對於鯨豚圈養的需求未減,根據中國媒體《中新網》的報導,2019年位於西藏的「西寧海洋世界」從日本進口6隻寬吻海豚,單隻海豚的價格高達15萬美元。中國鯨類保護聯盟也推估,未來中國圈養鯨豚的數量很可能攀至近千隻。

如此龐大的商機,促使太地町地區透過前和歌山縣的國會議員二階俊博的引薦,與中國的水族館組織簽署了為期五年近1500萬美元的海豚合約。

反鯨豚圈養,反其道而行的太地町

儘管世界各地近年對於動物福利的重視,以及了解到圈養、捕捉對鯨豚產生的問題後,開始有反對捕捉、圈養展演的呼聲與積極作為。

像是鯨豚捕捉的逐漸退場,或透過科技研發機器海豚,期望透過科技改革來取代活體圈養、制定法律來禁止圈養或嚴格限制圈養標準,納入動物福利考量等等。

加拿大於2019通過法案禁止鯨豚圈養與繁殖,成為完全禁止的第6個國家;而目前已陸續有很多國家制定嚴格圈養標準,納入動物福利考量,像是盧森堡、英國、挪威等。

但太地町仍十分堅持與保護鯨豚獵捕,甚至期望發揚光大。

甚至持續鼓勵食用可能含高濃度重金屬毒素的鯨豚肉,聲明對於兒童發育沒有明顯影響,甚至有自信地聲明可以向全世界發揚光大。

大你不該再去水族館看鯨豚的理由

在Honey悲歌後,今年3月位於大阪的《みさき公園》也宣布倒閉,館內水族館的8隻海豚也步上了Honey的後塵,截至目前為止仍不知落腳何處。

或許正因永遠有源源不絕的鯨豚商機,儘管悲劇不斷的發生也未讓相關的水族經營者學會反省,更不放棄因鯨豚圈養、展演所獲得的商機。每年太地町因海豚獵捕季所獲取的活體鯨豚販售,被後是無數死亡海豚的疊加。

日本神奈川縣的《京急油壺海洋公園(京急油壺マリンパーク)》業者便表示:「若要持續舉行具有吸引遊客能力的海豚表演,從太地町引進海豚是必須的。」

而圈養也會對鯨豚產生生理或心理上的疾病,包含因展演而導致的背鰭衰竭、吻部器官傷害,甚至因群眾噪音使感知能力受損;心理上也會產生緊迫、刻板行為等。

這也正是你不應該再去水族館看鯨豚的原因,沒有消費者的需求,就沒有相關產業的供給。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看更多窩窩懶人包

Image is not available
#野生動物懶人包
Image is not available

竟石虎是亟需保育的瀕危物種?還是阻擋開發的兇手? 生活在淺山地區的這群石虎,又面臨什麼樣的生存危機?

Image is not available
#經濟動物懶人包
Image is not available

身為台灣人,可知道你一年吃的海鮮量,超越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嗎?! 哪些該吃哪些不該吃分清楚了嗎?

Image is not available
#環境系列懶人包
Image is not available

今天你又無意間產生了多少廚餘呢?數不清楚,就讓閻羅王幫你清算一場,今年走春就走廚餘地獄這一輪!

previous arrow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next arrow
Slider

喜歡窩窩的報導與設計嗎?歡迎訂閱支持我們。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