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問我石虎會不會偷吃雞這件事,會,野外的自動相機也確實有拍到這樣子的畫面。」陳美汀博士坦言。

 

2 44194532760 o

雞舍衝突,從何而起?

石虎主要的棲地為淺山、丘陵地區,而在石虎族群數量目前最穩定的地區——苗栗縣,淺山地區的農舍後大多搭建成小型的養雞場,規模從數隻到數百隻都有,雞舍的結構通常相當陽春,簡單的木條或圍網搭建;雞隻大多可以自由跑動,「放山跑」是這些雞最大的賣點。也因此,石虎只要靠近,很輕易便可接觸、捕捉到雞隻。然而,石虎這樣的獵食行為,卻造成雞農的損失與不滿,連帶形成衝突。

對於石虎而言,並沒有「所有權」的概念,只要牠能夠獵捕到的就是食物,無論是在野地的田鼠或是雞舍裡的雞,其實都是一樣的概念。但對於雞農而言,因財產損失就可能引起不滿的情緒,甚至使用捕獸鋏、毒餌或誘捕籠企圖捕捉到這些吃雞的小偷。

自動相機拍攝到石虎進入雞舍、捕捉雞的畫面。(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石虎研究計劃拍攝)

 

雞舍衝突,有很嚴重嗎?


姜博仁博士表示,目前雖然沒有確切的統計數據證明每年有幾隻石虎因雞舍衝突而受傷或喪命,但確實有些資料能提供參考。像是過去研究團隊在執行林務局石虎保育計畫時進行苗栗地區家戶訪調,三十多戶雞舍中,高達三分之一坦承透過各種方式捕捉、傷害石虎。而苗栗地區的雞舍數量至少上百戶,推算起來每年因雞舍衝突而喪命的石虎高達20-50隻,甚至比平均每年被發現因路殺死亡的個體數量還多。

而根據陳美汀在苗栗地區推行石虎保育的經驗,也從當地居民口中聽聞很多雞隻受危害的案例,經過架設自動相機確認後,有些其實並非石虎,而是狗、老鼠等動物,但石虎會偷吃雞的觀念卻早已深植於當地居民心中,也演變成毒害石虎或放置獸鋏的契機。

 

4因獸鋏而受傷、需要救援的石虎。

 

5陳美汀博士繫放追蹤的個體之一,2008/4/2被發現中獸鋏身亡

 

 

擅自捕捉、傷害保育類野生動物,難道沒有觸犯法律嗎?

 

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第十八條規定,未經許可騷擾、虐待、獵捕、宰殺或利用保育類野生動物者,可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罰金。另外,獸鋏、毒餌與網具皆屬於第十九條禁止使用於獵捕野生動物的工具。 

然而,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第二十一條規定:

保育類野生動物有危害農林作物、家禽、家畜或水產養殖,在緊急情況下,未及報請主管機關處理者,得以主管機關核定之人道方式予以獵捕或宰殺以防治危害。

這樣的狀況下,就排除了上述條文所規範。 

根據林務局保育組夏榮生組長說明,目前林務局並未明文列出何謂「緊急狀況」和「人道方式」,因此現行法規下,若確實有雞隻的損害,雞農使用獸鋏、毒餌或其他方式捕獵石虎其實都並未違反規定,目前也沒有因不符合規範而遭開罰的案例。 

站在石虎保育的立場,面對石虎族群的快速消逝,不免會覺得野保法在此類事件上有些未盡保育之責,尤其在「緊急狀況」和「人道方式」的判定上,或許相關單位能更積極藉由案例的累積來建立一套標準,避免野生動物遭獸鋏、毒餌等方式宰殺。

 


6

 

 

重罰或許有威嚇效果,但未必能解決問題。

 

法規的威嚇確實能發揮效果,但絕非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若只依賴法規,甚至可能出現反效果。陳美汀也坦言,即便知道石虎的保育迫在眉睫,目前其實沒有很積極從罰則部分著手,除了舉證上的困難之外,也擔心使用懲罰的方式反而會加深衝突。 

對居民來說,他的財產損失是確實的,如果因為傷害石虎遭到懲罰,有些人可能會更討厭石虎,如果他私底下做一些傷害石虎的事,其實沒辦法阻止。

我們做保育的人是不可能隨時隨地在這個地方保護到每一隻野生動物。

 

 


7

意識到雞舍衝突演變的報復行為對於石虎造成嚴重威脅後,幾個研究團隊*紛紛開始思考、利用有限的資源與經費,試圖找出降低衝突的頻率、減少石虎遭受危害的方式。除了法規之外,目前推動雞舍危害防治的方式大致可以分為「降低雞農的報復心理」、「主動阻隔石虎與雞接觸」與「被動降低石虎吃雞的可能」等方向,同時搭配法規宣導軟硬兼施。

*台灣石虎保育協會陳美汀博士團隊、野聲環境生態顧問有限公司姜博仁博士團隊、特生中心團隊、林務局新竹林管處支持計畫

 

8淺山地區的雞舍,飼養規模大多在數十隻左右,主要為自用和贈送親友。

 

 

目前推動的解決方式包含:

1. 降低雞農的報復心理

  • 架設自動相機,確認吃雞的兇手究竟是誰。
  • 提供賠償,補助其資材改造雞舍。
  • 透過宣導與教育,讓農民理解石虎的習性與保育價值。
  • 針對主動通報的雞農,主動協助其後續雞舍危害友善防治。

2. 主動阻隔石虎與雞接觸

  • 架設圍網,透過完整、嚴密的格網讓石虎無法進入雞舍內捕捉雞隻。
  • 夜晚將雞關進室內,完全阻隔石虎與雞的接觸機會。

3. 被動降低石虎吃雞的可能

  • 雞舍點燈,避免石虎在夜晚時靠近捕捉雞隻。
  • 聲音驅趕裝置,避免石虎靠近。
  • 在雞的屍體放置苦味劑,讓石虎留下負面印象從此不再靠近。
  • 雞舍周圍保留空地,避免雞舍與山林直接相鄰。

 


9

10

11

 

實際執行上的困難

目前,雖然透過各種方式投入,也確實看到一些成效,但實際執行上仍充滿許多困難與挑戰。最大的困難在於,相較於路殺血淋淋地呈現在眼前,能夠引起民眾、媒體甚至政府單位的注意;雞舍衝突造成的石虎受傷、死亡目前還未受到大眾的重視,也因此能夠用於危害防治制的經費、資源與人力都相當不足,目前推動的改造都僅能作為示範性質,仍無法大規模推動。

此外,目前採取的防治措施最確實有效的便是透過圍網隔絕石虎與雞的接觸,或是將雞關進室內。但對於雞農來說,一方面可能覺得雞舍改造麻煩而缺乏意願;另一方面,若將雞隻關進龍舍內,就缺乏放山的意義,因此意願可能也不高。

陳美汀表示:「要解決石虎吃雞的問題,會需要很長期的努力,並且必須不斷透過宣導、教育,讓居民認同石虎保育、自發願意和野生動物長期共存,這才是維持長期且正向循環的方式。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相關文章

拯救石虎爺吃雞衝突,從雞舍改造開始守護棲地 拯救石虎爺吃雞衝突,從雞舍改造開始守護棲地
感謝每一位參與窩窩和台灣石虎保育協會合作募資的夥伴們,藉由各位的共襄盛舉《拯救臺灣石虎:吃雞.毒殺.衝突化解——全民募資計畫》,...

羅奕儒
作者: 羅奕儒
一步一腳印,正在慢慢摸索自己的方向。喜歡邊旅行邊觀察各地的人與動物,樂觀地相信總有一天人與動物能找到和諧共存之道。

報導

專題分類